南京大学中文系85届毕业20周年聚会侧记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6-01-09浏览次数:2


再过二十年   我们再相会
――
南京大学中文系85届毕业20周年聚会侧记

    上个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恐怕没有人不会唱那首《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没有人不曾因歌中的豪情而感动,因歌中的描绘而憧憬。不过,那时唱起“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的时候,“二十年”的概念在一颗颗年轻的心里还是很遥远的未来。不是么?谁能说清楚,二十年后的伟大祖国该有多么美,二十年后的母校该有多大的变化,二十年后的我们又收获了多少人生的精彩?
    2005年7月23日,毕业了二十年的南京大学中文系85届部分同学回母校团聚。“我们中文系81级……”,这是他们直到今天始终不变的自称,已经化为一种集体无意识,伴随在他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历程中。
    ――重回母校,自然要好好看看母校。他们兴奋地在校园里游览,走遍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因为这里每一个角落都曾留下过他们成长的故事和求知的足迹。
    他们如孩童般在已经铺设了塑胶跑道和人造草皮的操场上走了一圈又一圈,因为这里每一条跑道、每一寸草地都曾记录过他们拼搏的汗水和青春的呐喊。
    他们在“赛珍珠别墅”前流连忘返,这里是他们当年读书时中文系的办公驻地。
    他们在南园的五舍(1981年新落成时叫新乙楼,他们是第一批住户)、八舍、十一舍和南苑宾馆(当年部分同学在里面“陪住”――与外国留学生同住,时为九舍、十舍)周围踟躇徘徊,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
    爬满青藤、头戴五角星的北大楼,是古老而年轻的母校“诚朴雄伟”的永恒标志,飞檐斗拱、沉稳庄重的老图书馆,是慎独而勤勉的母校“励学敦行”的极好象征。直插云天的旗杆挺拔着铮铮傲骨,古柏掩隐的“斗鸡闸”流露着玲珑精致。看看相貌依旧的南园大学生黑板报,似乎比当年少了些文学的梦想,多了些现实的观照。看看路上步履匆匆的学弟学妹们,似乎比当年少了些传统的含蓄,多了些青春的张扬……
    记忆中的有些所在已经踪迹全无了,有些则已经面目全非了,比如“西南平”(现供一尊宝鼎的原址)、“团委学生会小楼”(现南园音乐喷泉的原址)、大门口汉口路上的馄饨店(“阿要辣油啊?”居委会大妈们的方言乡音多少年来一直在梦中萦绕)、店主叫“老魏”的北园大门口的小书店,还有教学楼、大礼堂、新图书馆、邮件房、食堂、开水房、浴室、南芳园餐厅……还有过去从未谋面的浦口新校区,所有的一切都不免让别离了二十个春夏秋冬的游子们生出无数的喟叹和感慨。
    ――重回母校,自然要拜访当年的老师们。二十年过去了,这个老师还是那么桀骜不驯,那个老师还是那么谦卑谨慎;这个老师还是那么风度翩翩,那个老师还是那么不修边幅;这个老师还是那么亲切和蔼,那个老师还是那么不苟言笑……只是,皱纹添了些,身高减了些;白发添了些,黑发减了些;书房更亮了,著述更丰了,学生更多了,名望更大了,而名利心更少了,眼镜的度数更深了……
    老师,您要多多保重啊!弟子未敢忘教诲,发奋努力报师恩!
    已经驾鹤仙游的老师,您在天堂还好吗?
    ――重回母校,难得团聚,自然格外珍惜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几乎所有参加聚会的人在聚会的三天里都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吃过一顿安稳饭,说不完的思念,道不尽的友情。告别母校前的晚会上,唱着“跟往事干杯”,心中却早已模糊了过去和现实的界限;唱着“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生不流泪”,泪水却早已潸然了脸庞、沾湿了衣襟;“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你的名字比我生命更重要”,激昂的歌声正是“今日我以南大为荣,明日南大以我为荣”的《红旗飘飘》南大版的写照!而“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的歌声再度响起时,所有人的双手早已紧紧地握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张建勤)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