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1983年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4-06-06浏览次数:10

1983年是农历癸亥年(猪年)。1983年发生了许多事情,中央电视台举办了首届春节联欢晚会,美国总统里根制定“星球大战”计划。1983年出生的名人特多,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中国女艺人韩雪、黄圣依,日本著名女优苍井空,中国男子羽毛球运动员林丹、110米栏世界冠军刘翔。1983年国家还作出《关于严厉打击严重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严惩抢劫、强奸、盗窃等犯罪行为,简称严打行动,很多人仅仅摸了一下女人的屁股就被枪毙了。

不查资料我们不会想起1983年发生的这些被记录的事情,更不会想起那些没有被记录的事情。但1983年对我们来说是难忘的。那年7月我们参加了高考,考了语文、数学、物理、化学、英语、政治和生物(占50分)。我们这一代似乎不像现在的学生一样有压力,高考录取率仅3%,考不上大学是正常的,考上大学是运气。我们的运气都不错,都考上了大学,都被南京大学化学系录取。

1983年9月20-21日,是南京大学的新生报到日,南园非常热闹,每个系的老师和老生在热情地迎接新生。当年我父亲在马鞍山钢铁厂工作,父亲生我时已经40多岁,本该早几年就退休了,因怕我考不上大学,可以顶替他去马鞍山钢铁厂工作。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后,父亲立即办理了退休手续,我姐夫送我到南大报道,再去马鞍山接我父亲回老家。那时条件差,生活用品均由家里带到学校。姐夫用扁担挑了两麻袋我的生活用品,包括四季的衣服、鞋子、被褥、蚊帐等一应俱全。我拎一只皮箱,里面是学习用品和一个学期的生活费。

初到南京,同学们首先被这座古城的人文历史和城市风貌吸引。紧张的高考压力终于释放,忙碌的大学学习还没有开始,放松游玩金陵古城是同学们入学初的主要活动。入学不久的星期天,韩宗仁、姬流和我三位同学结伴去雨花台游玩。解放前夕,许多先烈牺牲在此,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与事实相符的方面。被大家误解的一面是,以为雨花台盛产雨花石。我们三人去雨花台的主要目的是挖雨花石。在雨花台周围挖了两个小时石头,一粒雨花石也未曾见到,失望之情难以言表。三位新同学默默地走在返回学校的路上。途径南京去马鞍山的铁路时,一辆火车迎面开来,韩宗仁忽然紧紧抓住我的手,激动地喊道:“看,蒋华良,火车!火车!我终于看到火车啦!”我的手被他捏的生疼,心生同情与理解,与我1976年乘火车去上海的心情是一样的。出生广州高干家庭的姬流一脸不解:“不就是火车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入学之初同学们因家庭出生引起的差别十分明显。大学四年的磨合,同学感情日益深厚,如今,同学的情谊犹如封存了30年的老酒,岂一个“淳”字了得。

到了元旦,每个班要多搞活动庆祝。那时的学生穷,不可能上馆子吃一顿。有机班根据班长陈晓春的建议,全体同学在一起包汤圆、煮汤圆、吃汤圆,以此庆祝1984年的元旦。记得这一切活动均是在我们班女生宿舍完成的。那时风气好,男生随便出入女生宿舍,曾几何时,男生不能随便出入女生宿舍了,再后来男生根本进不了女生宿舍了。元旦后不久,南京下了几十年少见的大雪。积雪压断了校园里好多树枝,学校还动员学生到紫金山抢救树木。姬流第一次见到雪,非常激动,我们一起在校园转了半天,发现南大的雪景真美。在美丽的雪景中迎来了期末考试。那时的南大真是一个校风、学风、什么风都好的大学,老中央大学“自由之精神”的遗风还有一点存在,表现在多个方面,例如课可以不上,但考试不能不及格。又如期末考试的时间跨度特长,至少一个半月,考完一门,至少等一个礼拜再考第二门。因此,不上课的学生花一个礼拜时间现学现考,还能考及格。

在积雪中,放寒假了,大部分同学怀着喜悦的心情回家过年,与家人团聚。

这便是我记忆中的1983年。

    (化学系1983级有机班  蒋华良)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