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只如初相见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5-07-17浏览次数:51

初夏五月,正是石榴花开的季节,和30年前一样,南京大学生物系1985级的28位同学又一次聚集在北园西南楼前。这次聚会,缘起一个多月前“85生物微信群”的建立,尽管聚会准备时间已然十分仓促,但是同学们仍然群情激昂,集结号一响,纷纷响应。陆勤、杨平、梁伟文和刘虹同学甚至不远万里,从美国、加拿大赶回来参加这次盛会。

30年光阴荏苒、岁月如歌,不能改变的是我们同学之间的友谊和对母校的情怀。5月22日下午,当同学们风尘仆仆从全国(世界)各地汇聚在汉口路的新纪元大酒店报到后,都迫不及待地走向南园北园,去寻找一个个曾经熟悉却已陌生的角落。次日清晨,大家一起来到南芳园餐厅,回味当年熟悉的馄饨和汤包。早餐毕,开始了校园徒步走和拍照。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的青葱岁月,欢乐在同学们的脸上洋溢,泪水不时在眼眶打转。迎着初夏的微风,大家一边走,一边聊,一边用镜头记录下每一个瞬间。“这是二舍!”“这是大学生俱乐部!”“这里原来是学生会!”……仿佛时光穿越到30年前,感慨中饱含多少甜美的记忆。

终于来到当年生物系所在的西南楼前,同学们饱含深情,驻足凝望。我们的辅导员朱晓梅老师事先为大家准备好了学士服,大家一起拍照留影,弥补了当年毕业时没有穿学士服的小遗憾。正在知行楼开会的张异宾书记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和同学们合影留念,并勉励同学们一如既往地关心母校发展,多为母校加快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献计献策。

午餐仍然选择在南园餐厅,熟悉的菜肴,不一样的味道,也体现了30年来的巨变。大家不约而同地回忆起当年简陋的住宿条件和仅有的几种美味,都感慨物质条件越来越好的今天,人的精气神却难以达到当初的水平。说明当前的教育也有一定的盲区和误区,大学要培养大师,回答好“钱学森之问”,还任重道远。
午饭后同学们乘车来到仙林校区,在校区主干道旁,认捐了一棵法国梧桐,算是在极其有限的筹备时间内,给母校一点微薄的礼物。随后在生命科学学院卢山书记的引导下,我们参观了仙林校区的新生命科学学院大楼,了解了生命科学学院近年的发展概况。在生科院的会议室,举办了简单的茶话会。伴随着《那些花儿》的背景音乐,为此次聚会特别制作的回顾短片缓缓播放,当年同学们学习、生活、娱乐的老照片一一呈现,令人激动。卢书记是低我们两届的小师弟,他饶有兴味地回忆起和我们一起居住、学习、生活时的趣闻轶事,表达了对每一位从南大生科院走出去的学子深深的牵挂和祝福。学生会主席曾澄洲同学也即席发言,言语中饱含了对当年老师倾心教诲的诚挚感谢和对学校不断发展进步的由衷祝贺。

聚会在晚宴中达到高潮,酝酿了两个月的情感,浓缩了30年的友谊,都在一瞬间迸发。席间,同学们畅叙离别之情,倾诉人生际遇,交流事业心得,切磋育儿经验……多少豪情和柔情,尽付杯酒和泪水。30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间,但对每个人来说,却是人生近三分之一的时光。30载的时光,把我们从青春羞涩的少年推到持重练达的中年。我们每个人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国家和人民辛勤奉献,同时也收获着幸福和快乐。这样的交流是一种财富,这样的聚会是一种幸福,我们都期待着下一次和更多同学的欢聚!
    (文/徐旭东)

附:词作两首

菩萨蛮

人生到处逢离别,

天边四顾云山叠。

记得酒深红,

转头卅载空。

长江东逝水,

可是相思泪?

珍重主人心,

歌深情更深。

(宫剑)

采桑子

归来探遍经游处,

欲走还留。

欲走还留,

何日重携旧侣游?

笙歌唱罢人消散,

今又新愁。

今又新愁,

肯信青春逝水流!

(徐旭东)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