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流年——数学系数学专业1973级毕业40周年聚会撷英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8-01-09浏览次数:20

同学分别整整四十年,这是值得回忆、珍惜和纪念的。
       刚巧,前几天读到一篇潘向黎写的美文,里面有这样一段话,“生命是一幅拼图,由许多小拼块组而成。人总是想争取有更多更好的拼块,好将自己的人生拼出美好的图案。但是在我们成长、奋斗的过程中,有一些拼块遗落了。有的散落在岁月的某个角落——谁都不能再到达的角落,永远无法回到我们生命的版图上;有的则在某一个故人手里——没有他们手里的那块小拼块,我们的生命其实是不完整的。寻找那些小拼块,然后将其放回生命原本的位置上,让生命少一些空虚和遗憾,这也许就是重逢的意义。”
       看后,感慨良多。大学生活的这个小拼块,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最值得珍重和珍藏的。有同学说,在友情、亲情和爱情中,友情中的战友情和同学情是最真诚的,没有第三。
       我们这个班,是在一个特殊年代进校的。1973年9月,我们从全国各地来到南京大学。在校学习3年半,其间经历了好多事。最值得令我们骄傲的是,1976年3月,以南京大学数学系学生为主体的在校学生,登高一呼,喊出了“无数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打下的江山,我们也一定要用鲜血和生命来捍卫!”“要警惕赫鲁晓夫式的个人野心家和阴谋家,篡夺党和国家的领导权!”,在全国率先发起反对“四人帮”的斗争。我们从早到晚去南京火车站,在南来北往的火车上刷标上大标语;我们到梅园新村,我们到雨花台,悼念周总理和革命先烈……。为此,我们有的年轻老师和同学被追查,甚至被抓进监狱。那次的“南京事件”直接引发了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四·五”革命行动,为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起到了鼓与呼的作用,尽到了我们自己的绵薄力量。
       1977年1月,我们完成学习任务毕业。那时叫毕业分配,听组织安排,分配到哪里就去哪里,没有一丁点讨价还价。我们班除少数留在学校和南京市,绝大多数同学回到原来工作的地方从事基层教育工作。自从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虽有少数同学其间晤过面,但很少。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大家都负有一定责任或一个方面的工作,抽不开身。这些年来,同学们都陆续退休了,相聚的愿望与日俱增。应该说,是新媒体、微信帮了大忙。2016年10月,我先后与两位老同学添加了微信。在同学们的督促和共同努力下,我们用一个月时间,把全班40位同学的信息全部搞得清清楚楚,除了一位同学因身体原因留在下一级,还剩39位同学。有的同学毕业后就一直音信皆无,有几位同学的信息,都是通过公安部门的户籍帮忙才找到的。岁月无情,非常遗憾的是,已经有4位同学英年早逝,陈胜标同学是在1989年因病去世,迄今已经快30年了。

2016年12月31日,我们全班同学在网络时空里实现了大团圆,甭提当时大家的高兴劲啦。找到同学后,我们先建了一个老同学群,通过微信天天交流。现在,每天早晨5点钟,就有人开始打招呼问好了。已是古稀之年的靳初晓同学说,“我自加入咱们这个群后,退休生活更丰富,更有乐趣了,更有新知识,新见闻,新视野……”。我们的辅导员,80岁的周树棠老师和佟文廷老师也加入到群里。我们经常还有师生唱和的诗词歌赋,也时不时会有一些趣味数学题供大家消遣开心。
       毕业四十年聚会,同学们期待已久。在澳大利亚的余存伏同学,在3月份就预订了回国的机票,宋志杰同学和罗学霞同学到国外儿女家,也都是提前回国。还有几位同学是因为家人生病,买了票退票,退了票看到家人稍有好转,再买票与会。除了有4位同学因病确实无法到场,其余31位同学全部来啦。计算数学专业的2位女同学,听说我们班同学聚会,专程从扬州赶过来与同宿舍的老同学见面,济济一堂,好不快乐。正如泽华同学说的,四十年没有聚会,一旦行动起来,真像火山爆发一样热烈。
       为了这次聚会,由老同学赵勇搜集同学们的老照片,精心制作了“记忆流年四十载”的配音电子相册,从“进校时的俊男靓女”、“我们这个班”、“开门办学”、到“在伟人去世的日子里”、“时间都到哪里去了”、“天伦之乐”等,尽情展现我们的四十年。当大家在座谈会上静心观看这本纪实影集时,时而鸦雀无声,时而开怀大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纪念活动的第一个内容是漫步校园,回忆那些年我们走过的每一条路,每一栋房子。好多老同学在八舍楼前驻足良久。当年,八舍一楼全部住的是数学系的男生,二楼以上是全校的女生。除开始进校时,我们班男同学短暂几天住在二舍,后来一直住在南园的八舍一楼。我到今天也不明白,为什么学校偏偏让我们数学系的男同学住在八舍一楼,做护花使者呢?那个年代,我们都很纯、很可爱,像今天的矿泉水,无杂质,无杂念。三年半时间,男女生相安无事,一点绯闻都没有。若在当下,那还了得……

从南园到北园,老同学们已经找不到他们当年就餐的二食堂、团委小楼、大门口的包子铺和面条店。进到北园,数学系的小楼已经成了赛珍珠纪念馆……。在魂牵梦绕的北大楼前,老同学们是做尽姿态,留影纪念。
       纪念活动的第二个聚会内容是老同学座谈会。校友总会秘书长张锁庚,代表薛海林副校长,对学长们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还赠送了建校110周年纪念邮册。他介绍了学校近年来的发展和今后的美好愿景,令老同学们倍感鼓舞。大家以母校为荣,期望母校在下一个100年取得更大荣光。数学系马进军书记,还专门到南园宾馆看望老学长,介绍了数学系的发展情况,也令老同学们感到很欣慰。
       四十年不见,大家有好多掏心窝的话要说。一个共同的感受是,这些年来,不管他们在什么岗位上,不管顺心也罢,失意也罢,从来没有懈怠过,尽职尽责,努力了,奋斗了,无怨无悔。这次大家能回到母校,都是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感谢师长的教育培养,自信没有给母校丢脸。感恩我们的国家、感恩我们的党,感恩这个时代,大家都很知足开心。我们班同学差不多都是共和国的同龄人,经历的岁月磨难多,与祖国一起成长。
       第三个聚会内容是去了仙林校区。在仙林校区大门口,在二源广场,大家举目远眺。一个突出的印象是,新校区稳重不轻浮,大雅不花哨。抚今追昔,老同学们在二源广场留下合影,期许五年以后,十年以后,二十年,三十年……,再来二源广场照相留念。
       四十年太长,几天太短。
       我们是9月22日老同学报到,23日一整天活动。24号,当一切活动都结束了,天下起大雨,一下就是几天,老天似乎也有意让老同学们多住些时日。
       我们相约:2022年,我们要纪念毕业45周年,一个都不能少……
    (文/方延明)


附1973级数学专业师生部分唱和诗


四十龙凤聚南大,
转而学成献国家。
而今退休享天伦,
又借微信忆年华。
——周树棠老师


四十年来常牵挂,
亦师亦友在其中。
微群确系好场所,
不劳举杯意已通。
——佟文廷老师


揖别校园四十年,
老师恩泽记心间,
同学情谊深似海,
天南海北总相牵。
幸得群内重相聚,
万方乐奏喜空前,
翘首盼得金陵会,
再述别情话当年。
——王秀荣


同窗相学三年半,
龙年一别四十年。
学子当年志冲天,
功名利禄藏心间。
耳顺古稀非当年,
岁月雕刻亦坦然。
同学网约在猴年,
身心康健心开颜。
恩师学友盼相见,
期待鸡年会钟山。
——宋志杰


分别四十载,   
足迹五湖四海。
增辉南大英名, 
为国为党添彩。
今日群里相聚, 
喜忆当年豪情。
昔时代海浪推载,
尔均已手牵三代。
挥泪相拥相认, 
此情增寿五十载。
——王守佩


金鸡一唱天下白,
喜迎二零一七来,
美好祝愿送大家,
身体健康福常在。
——刘玉龙


四十蓓蕾根南大,
恩师雨露绽光华,
祖国沃土春风劲,
芳华神州遍天涯。
——张树和


同学情骨肉亲, 
历经磨难遍找寻,
建群多谢有心人,
共悼同窗先逝神。
同窗诗篇令我敬,
末学无才敬顶礼。
阿弥陀佛不离口,
祈福佑友久住世。
——赵书圣


寒窗苦读三年半,
一朝分别四十年。
遥想当年凌云志,
抚今追昔亦坦然。
每逢佳节倍思亲,
标山业梅①成故人。
爱国爱家爱自己,
金鸡报晓福满园。
——方延明
① 标山业梅,是指英年早逝的陈胜标、赵晓山、王富业和梅皓四位同学。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