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身在南大的物理华年 ——记物理系79级校友张志东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4-02-21浏览次数:55

张志东,1963年6月生,1983年物理系本科毕业并考入中国科学院金属研究所,师从中科院庄育智院士和吴昌衡、孙校开研究员,1989年获得工学博士学位,1995年担任中科院金属研究所磁性和磁性材料研究室主任,2000年1月至2004年12月担任英国物理:凝聚态物理顾问编委。2002年1月至2011年11月任中科院国际材料物理中心主任。现任沈阳材料科学国家(联合)实验室磁性材料及磁学研究部主任,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在磁学和磁性材料领域,在轻稀土巨磁致伸缩材料的合成、磁性纳米胶囊的制备、磁性薄膜的磁性交换耦合和量子阱效应研究、纳米复合稀土永磁材料的制备和机制研究、巨磁电阻材料的制备、磁制冷材料、玻色-爱因斯坦凝聚态理论、三维伊辛模型精确解的猜想等方面取得研究进展,在Nature, Phys. Rev. Lett., Adv. Mater., Appl. Phys. Lett., Phys. Rev. B, J. Phys., J. Appl. Phys.等国际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500余篇,被国际同行引用4000余篇次。被邀请在国际学术刊物撰写有关稀土亚稳相、薄膜和超晶格中自旋波、双量子阱中的量子干涉效应、磁性纳米胶囊、新型稀土化合物、玻色-爱因斯坦凝聚态理论、统计物理等方面的专题综述12篇。荣获国家、中科院、辽宁省多项奖励。

从1983到2013,是10000个日日夜夜流转逝去;

从南京到沈阳,是1000公里的风景易换;

从新甲楼到中科院,铁架床不再,盖满红章的借书证不再,同寝伙伴不再,梧桐叶大道不再。

物换星移,时空更改,唯有追求未变,对物理的执着未变。

追忆南大生活

1979年,16岁的张志东作为应届生考入南京大学物理学系。因为之前两年高考制度的推行让许多人能够重返大学校园,到1979年,许多大学的新生中应届生的比例已经超过了往届生,很多大一新生都是十六七岁便踏入了大学校门,南大79物理系的新生构成也是如此。16岁还是比较活泼爱玩的年纪,又没有太多中学时代的课业束缚,相比于之前成熟稳重、目标明确又能够吃苦的往届生,79级的大一新生显得“闹腾”不少,又加上一些同学缺少独立生活的经验,面对这样年轻的100余人,当时的大学老师一开始还是怀有担忧的。回首今日,昔年的毛头小子们已经长成为各领域的领军人才,于他们而言,在南京大学读书的四年不单是求学寻知的四年,也是结识朋友、开拓眼界的四年。回忆四年校园生活,鼓楼南园的生活让张志东印象最为深刻。

“我们大学时不像现在孩子有网络、有游戏,那时候周末南京所有的山我们都会试着去爬。紫金山可能爬过五次,青龙山、黄龙山、牛首山、狮子山这些都爬遍了。”张志东主要的课外兴趣之一,就是和好友一起爬山。每逢周末,大家会买些吃的,坐公交车向南京城边儿上走,他甚至记得,当时常备“干粮”之一——糯米饭包油条的香甜。“我们会坐公交车一直到终点站,下了车还要继续向山脚那边走,目标就是山顶,爬上山顶后围坐一圈吃饭……那真的是段挺快乐的日子。”除了爬山之外,打篮球、看电影也是30年前大学生很喜欢的活动。“那时候鼓楼校区周边有很多电影院,票价多是几毛钱,电影会放文革后新拍的以及进口的,还有电影院(好像叫百花电影院)专门放老电影(文革前和解放前的),这些都是我们常去的地方。”

当时物理系79级男生住在新甲楼,即现在的鼓楼校区4舍,八人一间上下铺。在同学的印象中,张志东是一个爱看小说、喜好文学的文艺青年。虽然“喜好看小说并且非常有效率”成为了大家对他的评价,但对于他本人来讲,在南大读书期间浏览大量小说的理由其实非常简单。“原来(中学时候)在家里不是很有机会接触太多小说,尤其是国外名著,而南大图书馆非常全,一看有这么多书,当然很高兴。那时候学生使用借书证,敲蓝色戳是本专业的书,红色戳是借小说,最后我的借书证上红戳儿要比蓝戳多很多。”

这段看小说的时光不仅是南大生活丰富多彩的证明,对张志东的求学生涯也是意义重大。在他看来,目前中学教育过早对学生进行文理分科,其实是有其不足的,过早地将视野局限于某一种特定的思维方式之上,并不利于学生的长远发展。“作为南大的学生,应该要在文、理之间有一定的相互接触,文科生应该选修理科生的课程,而理科生也应该去了解文科科目。当然这样做的影响不一定是立竿见影的,可能你在很多年之后,才会感受到这种尝试带给你的好处。但不可否认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会让你受益匪浅。”阅读文学小说对张志东而言,并不单单是一种生活上的调剂。“一个伟大的作家,必定是深刻地观察了这个社会以及人的本性,知晓了这些不分国别和时间的、相通的东西,才会写出这样入木三分的作品。而这些描写会让你对社会、对人生有个深刻的体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宝贵的东西,而不至于被浮华、流行的东西遮蔽双眼。那些作家的观察力是非常惊人的,而你据此能分辨善恶。”虽然张志东笑称许多小说情节现在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一些内化的东西影响了他的为人处世,以及对科学的态度,他认为这于他才是最重要的影响。文科生也一样,学习一些理科知识非常有助于培养逻辑思维。一个人会不会、擅长做什么而不擅长做什么,这都是比较细节的问题,而人的整体的发展、世界观的塑造才真正决定一个人成就的大小。

张志东印象最深的一位老师,是我国的力学教学带头人、南京大学物理系的梁昆淼教授。这位被多位校友回忆和提及的学者从上世纪50年代留校任教开始,一直将精力投注于物理力学教学的最前沿。在诸多校友记忆中的“梁教授”注重仪表,上课完全不需要教案,能够以非常浅显易懂的语言向大家传授知识,融会贯通能力非常强,他建立的力学与理论力学的相互贯通的体系,对于中国早期大学物理教学改革影响重大,其精品课程“力学”、“数学物理方法”在数十年后仍为大家所提及,由他所编写的《数学物理方法》、《力学(上、下册)》已再版数次,至今仍被高校教学使用。“现在回想能够听梁老师的课,是我的幸运。”张志东说。

人生的十字路口

在南大物理系学习4年之后,1983年张志东考入中科院金属研究所。80年代大学生出国潮开始盛行,一些前沿专业的学生期望留学海外学习掌握更新更精的研究成果和研究方法。张志东虽然把握了出国求学的机会,但最终决定回国。相对于一些同学在毕业之后从事其他领域的工作,他选择在物理研究领域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了下去。他并不将这些选择的做出完全归结于必然,但也承认兴趣、性格确实会影响一个人是否适合成为研究者以及他会选择何种道路前行。他坦言自己关键是对所从事专业的热情才在相关研究领域中有所成就。

针对目前一些从事基础学科专业学习的同学在深造和工作之间的两难选择,张志东建议学弟学妹们在遵从内心选择的同时,保持一种慎重但相对放松的状态。反观其自身,在研究中也有一个慢慢偏向材料方向的过程,一些选择常常会迂回性地到达终点。人生允许尝试,而且人生也往往不是一条路走到黑的,他建议大家可以给自己多创造一些可能性去尝试,从而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道路。2011年,他为毕业的研究生写下了一段期望和感言,这段期望在今时今日他也希望能够送给求学之路上的南大学子。这段话是他对后辈们的期望,也是他自己的人生感悟——本分做人,胸怀大志,小处着手,注重过程,文理双修,坚持到底。这些关键词不仅包含了他做科学研究的态度,也概括了他为人处世的态度。他直言其实自己那辈人的选择,都是偶然或者受到当时环境影响的产物,比不了现在的大学生在选择方面有更多的自由度,虽然如此,但那些看似懵懂或者有些不明就里就走上的道路,如今看来却因个人的坚持、热情和执着而精彩充实。

虽然张志东的外表并没有南大人的标签,而言谈举止中散发的谦虚、低调温和的气质却让人分外熟悉,这是一所百年老校浸染给它的学子们的缕缕书香,是无数才华横溢的师长赠给他学生们的丝丝儒雅,更是做为一个南大人特有的诚朴之气。作为中国磁学和磁性材料领域的重要学者,张志东非常平易近人,很多与他相似领域的物理爱好者常常在他的博客上向他请教问题或者发起讨论,他的个人博客俨然成了一个小型的学术交流沙龙。因为优秀的科研成就,他为众人所知;而他对于学术研究单纯而执着的热情以及自律谦和的个人品质,也足以赢得南大学子的敬佩和推崇。

如果优秀校友往往是因为对社会的意义而成为优秀,那么他们对于一个大学的意义,则首先在于传承和发扬大学精神,并且以自身所为带动后起之秀奋进,能够在30年后拥有这样的一批校友,是南京大学的幸运,也是南京大学最宝贵的财富。

(何瑛)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