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京大学到库比蒂诺——记物理系79级校友仲正中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4-02-21浏览次数:72

仲正中,1963年生,1983年获得南京大学物理系无线电物理专业学士学位,1987年赴美留学,获得美国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硕士、博士学位。1995年起在美国密执安州的光学成像系统公司从事液晶显示器研发,其间获得“具有集成滤色片的超大开口率TFT-LCD”等多项专利技术。1998年进入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库比蒂诺的苹果公司,从事显示器与触摸屏研发工作。现任苹果公司资深处长,拥有苹果公司最高技术职称——杰出工程师。

当他坐在你面前笑着侃侃而谈时,你绝对不会想到他是一个又一个“苹果神话”的缔造者之一。而他,始终带着宽厚的微笑,断断续续回忆起自己在南大读书,赴美求学,最终落脚在库比蒂诺的经历。

大学生活  苦中作乐

仲正中在1979年考入南京大学物理系的时候只有16周岁。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非常响亮的一句口号,在当时的宣传里也涌现着诸如陈景润、杨振宁等科学家的事迹。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数理化成为非常重要的科目,也成为当时的热门专业,南京大学物理系也因而汇集了来自各地的优秀学子。1979年正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第三年,在经历了往届生占多数的前两届考生以后,南大物理系终于迎来了一群从高中直升大学、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孩子,他们的年龄大多都在16-18周岁之间。“当时年纪小,上课的时候也不遵守纪律,经常被老师批评。”仲正中回忆当时的情景,笑着说。

现任苹果公司资深处长的仲正中常常出差,也有不少回国的机会,每次物理系79级校友聚会他都会参加,与当年的同学们和老师都保持着联系。在他眼里,现在的南大鼓楼校区还基本保持着当年他刚进校时的样子。“北园和南园的样子还都在,尤其是北园。虽然现在多了一些其它建筑,但基本格局都没有变。”北园与南园承载着他三十多年前入校时的记忆。

进校时,他发现学校条件比他想象中还要艰苦。一开始他们住在南园12舍,后来搬到4舍;宿舍很简陋,七八人一间屋,上下铺。食堂饭菜也很是简朴,青菜五分钱一份,刚开始食堂里甚至没有凳子可以供人坐下来吃饭。“那时候刚刚改革开放,学校外面的小饭店都开始慢慢发展起来。”他记得很清楚,当时校门外有家小馄饨店,大家常去那里吃辣油馄饨,算是“开开小灶”。那时候班里同学来自不同背景的家庭,有农村来的,也有城市来的,谁家经济条件好一些,有自行车、收录机,也会和大家共用,同学之间都很团结友爱。“不过我们那时候学校基本上是禁止谈恋爱的。”仲正中回忆说,刚刚改革开放,中学里男女同学相互都不说话,进了大学以后辅导员管得严,再加上大家年纪小,学习也很紧张,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事情。“到大学毕业的时候我们班几乎都没有恋爱过的。”

仲正中在大学期间是个读书认真的学生,主要精力都放在读书上,课外活动并不是很多。但他也很喜欢在体育课的时候打打排球和乒乓球,早晨也会出去跑步。“有时候跟同学一起到外面转转,看看电影什么的。那时候刚刚改革开放,有很多好电影,国内国外的都有。”他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常常组织同学参加活动,去爬紫金山或者到南京周边游玩。对他来说,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家一起坐火车去镇江,上车时车厢门特别拥挤,男生就先挤上车去,把车窗打开,把女生从窗口拉上车。“现在听起来或许很难想象,很可笑,但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的。虽然交通条件很差,但大家都觉得很开心。”

进入苹果  无心插柳

当全球无数人为iPhone和iPad屏幕的超清显示和便捷操作而倾倒时,没有多少人会想到,这一改变了现代通讯、娱乐乃至生活方式的科技创新,来自仲正中参与领导的团队,而他在1998年进入苹果公司时,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一待就是十多年。

1983年大学刚毕业,仲正中留校成为一名助教。80年代初,无论是国家还是思想,都处于刚刚开放的时期,“大家都有一股冲劲,很有朝气。”他说。随着思想的开放,跳舞渐渐流行起来,同样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出国留学热”。刚一毕业就留校的仲正中只有20周岁,用他的话来说,他还很年轻,还可以经历更多的事情。于是他也投入了留学的热潮,自费申请了美国的凯斯西储大学。

“当时作为留学生,家里也没什么经济实力,到美国读书就只好看哪个教授有科研经费(research grant)。”当时美国的液晶领域有国家自然基金建立的供大学教授申请的研究经费,仲正中便进入了液晶物理研究领域,拿到了硕士学位,然后又读了博士。有源矩阵液晶(Active-Matrix LCD)技术最初用于笔记本电脑屏幕,紧接着就是台式电脑显示器,后来又慢慢发展到手机、电视,液晶产业的发展方兴未艾。“可以说我是在那个时段刚好学了对口的专业,也是有着很好的发展前景的专业。”之后,他加入美国光学成像系统公司,在那里从事薄膜晶体管驱动的液晶显示器(TFT-LCD)研发工作。

“后来那家公司因为亏损而关门了,那时候我有很多选择,苹果是其中之一,我当时还是选择了苹果。”1998年,史蒂夫·乔布斯刚刚回到苹果公司担任临时CEO不久,此前的苹果公司也到了濒临绝境的地步,仲正中对此产生过犹豫:“当时其他电脑公司,例如戴尔(Dell)、惠普(HP)等等各方面都比苹果要好,但苹果公司的创新是有传统的,所以虽然那时公司整体状况并不是很好,我还是决定加入。”

当时的仲正中并没有想在苹果公司多待,本想先在这里工作两三年,学习一些系统方面的知识,然后再回到液晶面板技术领域中。“但进了苹果以后,我发现整个人的视野都开阔了。”苹果公司独一无二的优势在于它愿意使用全世界最好的技术,它的创新性与灵活性深深感染了他。“所以我就这样留在了苹果。并不是说我想好了今后十几年苹果公司会发展得很好才去的,当时根本没有想那么远。到了苹果以后,视野开阔了,就知道自己今后想做什么了。”

南大学风  受益终生

在苹果公司的十多年来,仲正中参与领导的显示器及触摸屏团队设计出了世界第一款宽屏幕笔记本电脑,发明了第一代苹果iPhone显示器和触摸屏技术。2008年,iPhone显示器获“国际信息显示学会最佳应用奖”;2011年,iPhone4视网膜显示器获“国际信息显示学会最佳奖”,同时iPad显示器获“最佳应用奖”;2013年,iPad3显示器又获“国际信息显示学会最佳应用奖”。他本人在2009年当选国际信息显示学会院士,并担任“2013国际显示周”大会主席,这一近期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的年会是全球显示界最大的盛会,集中展现了显示领域里的最新技术成果及应用前景。

对仲正中而言,如今获得的成功与南大的求学经历密不可分。“我记得当时南大的校长是匡亚明老先生,在我们入学的时候他就给我们新生亲切讲话,鼓励我们养成南大流传的好学风、好风气。”文科出身的匡亚明校长希望理科学生也要文理科均衡发展,不能只懂公式不知人文,因此要求理科生也要学习汉语言文学,仲正中回忆道,“学校专门请了中文系的老教授给我们上古文课。”

“当时物理系也请最好的老师给我们上课。”在仲正中的记忆里,物理系教授们的风采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教授、老师们把全部心力都放在了学生身上,整个物理系、整个南大的学风都非常严谨。所以当时学到了很多,在解题、做事方面也养成了严谨缜密的风格,这对一辈子都很有帮助。”如今他供职的苹果公司是一家追求完美的公司,致力于运用最好的技术,为用户提供最完美的使用体验。“苹果的产品不能有一点瑕疵,没有年轻时打下的坚实基础,是很难达到这种高要求的。”仲正中表示,苹果公司对完美的追求与他自己在南大求学期间形成的严谨思路和尽善尽美的行事风格非常契合,“从这一点上来说,南大严谨的学风非常可贵。”

出国留学申请学校的时候,物理专业相对比较容易,到美国后,仲正中就一门心思投入进研究里。“依靠南大打下的坚实基础,在美国也发挥了自己的潜力,就觉得挺好。”他承认,那时候规划自己未来要走的道路,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些限制,实际上选择并不多。“但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选择有限,反倒能定下心来做一件事。若是现在,可能机会太多无从选择,反而很难长期坚持做好一件大事。”

在他看来,物理是一门很基础、也是包罗万象的学科,涉及数学、材料、电子甚至机械等各方面的知识。以他自己的工作来说,他所研究的显示器、触摸屏就包含着光电、材料、电子等技术,只有各方面综合才能设计、生产出终端产品。“所以不要轻看了物理。”他说,“物理的学习固然是艰苦的,就业时它也不是最热门的专业,但纵使新技术、新产品不断涌现,其中的物理原理都是不变的,只要把物理基础打好,就能做到‘手握金刚钻,不怕瓷器活’。”

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仲正中希望物理专业的学生能够在本科期间把专业基础打好,传承南大勤奋严谨的学风。“把这样一种解题做事扎实严谨的风格养成以后,一生都会受益匪浅。现在的环境与我们那时候相比变化很大,有了更多可供自由发展的空间,但大家还是应当记住南大优良的学风,坚持把每一件事都做好。”

(王治尹)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