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砸金蛋的人——记南大经济学院86级校友沈军军的创业历程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1-01-19浏览次数:12

 
 
 
 
喜欢砸金蛋的人
——记南大经济学院86级校友沈军军的创业历程
文惠/文
 
 
 
 
在上世纪90年代初毕业的南大文科学子当中,毕业后做干部的多,选择在大企业工作的多,在毕业后头三年里就选择自己创业的少而又少。在南京大学苏州籍校友当中,还真有一位偏偏不走寻常路的人,在毕业第三年就舍弃了当时收入不菲的国企“铁饭碗”,在风云翻滚的企业界“砸金蛋”,在历经了十几年反复品味了进出口箱包生意的酸甜甘苦辣后,不惑之年又成为教育事业的项目投资人,并打出了顺利的新开局。他就是——南京大学86级经济学院的校友沈军军。
虽然沈军军不是身过亿万的富豪,但他却以内心源源不断的热切追求活跃在社会的中坚阶层,在他的身上,大胆开创的行动能力和把握局势的敏感度以及难能可贵的自省力都成了他在企业界不断追求的内在动力。幸运的是虽然历经了诸多波折,但在他面对扑朔迷离的商海项目抡起大锤义无反顾的砸下去后,出现的是金花四溅……
 
商海的灵活应变
得益于文科思维方式
 
“大学里训练出的文科思维给我最大的得益就是善于在大背景下作决策,因为你不可能在万事俱备的条件下再去推进某个项目,在把握住要点前提下的“模糊哲学”,其实能让自己的做事风格更圆融。”
1986年沈军军从苏州市第十中学文科班毕业,当年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南京大学,学的是当时时髦的国际贸易专业。那时改革开放还不过8年,社会对于经济发展的热切渴望使得各个高校的国际贸易专业成为了前所未有的大热门。
沈军军回忆当时进大学第一堂课,班主任就说“来这个专业的都是好学生”,在他这个班级当中绝大多数同学都相当认真的学习,沈军军笑言“自己当时在学习上属于不太认真,但看着周围人都很努力又把学习的劲给逼上去”的那类学生。
虽然在毕业后的十几年打拼岁月里,专业课程的知识在头脑中清晰留存的并不多,但沈军军自己认为在大学4年当中真正让自己得益的是当时饱读的许多西方哲学思想流派的书籍和参加大学辩论队的经历。
他坦言:“当时的大量阅读让我对社会事物有了辨析力,我不轻易信同某个观点,甚至自己会不由自主的对出现在眼前的观点、思潮、流派持怀疑的态度,但这个确实是更加促进了我的思考。大学里训练出的文科思维给我最大的得益就是善于在大背景下作决策,因为你不可能在万事俱备的条件下再去推进某个项目,在把握住要点前提下的“模糊哲学”,其实能让自己的做事风格更圆融。所谓的商道其实是一个模糊的进程方式,也就是在一片混沌中推进自己的项目计划。如果仅仅去追求‘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的细节思维,那也许就很难在市场的大海里前进足够远。”
而大学辩论队的经历,则让他能很快的把握对方讲话的主旨,这项训练让沈军军在商业谈判中获益匪浅。
 
放弃金饭碗
愣是砸出人生第一桶金
 
交了辞职报告,那一刻心中陡然有了一种“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的快意。在第一次办厂失败,沈军军琢磨出,作为一个成熟的企业管理者,对自己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也就是自己适合做什么,不适合做什么。
在大学毕业后,沈军军回到苏州分配到一家大型进出口公司做进出口销售。当时公司按常规安排他协助老业务员工作,但很短的时间他便独立为公司开发出了箱包和西乐器两个新的出口品种,可以说第一年业绩就很突出。但由于个性太强,沈军军虽然业务能力突出,但并没有得到领导的重视。是凤凰就迟早要飞出巢的。在一次为了出国招揽业务机会的争取失败后,沈军军毅然交了辞职报告,他回忆在那一刻心中陡然有了一种“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的快意。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后,沈军军争取到了家族里印尼华裔亲戚的投资款决定去扬州办厂,做箱包制造出口业务。但在真正办企业时,沈军军才发现办企业和做进出口业务销售是很大不同的两回事。做销售着重在于对客户的把握和维护,而做企业则更考量人的决策管理水平和能力。当时的沈军军没有任何企业管理经验,在企业管理第一线任何细节都是亲力亲为,不肯放松,就这样在与同仁的观点分歧发生后,厂里的技术骨干离开了,沈军军的第一次办厂经历也失败了。
但他并没有灰心,在他看来所受的挫折正如所谓的“斜风细雨不须归”,只要找出问题的症结就可以重头来过。一年后沈军军把扬州的箱包厂迁到苏州,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教训,他琢磨出,作为一个成熟的企业管理者,对自己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也就是自己适合做什么,不适合做什么。在把握了企业大方向的前提下,要尽量让其他人参与共同管理,发挥积极性。也许是人们常说的缘分,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沈军军认识了自己事业上风雨同舟的忠实伴侣,后来成了他的夫人。从此,在夫唱妇随同心协力的努力下,顺水顺舟,苏州的箱包厂业务蒸蒸日上,经济效益十分显著,工人数量也从二三十人扩大到了400多人。此时,经过多年摸爬滚打,他更加成熟冷静了。在2008年金融危机全面爆发以前,沈军军就认定自己所从事了十几年的箱包厂业务并非“朝阳产业”,他敏锐地觉察到随着人民币升值和国内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这类业务未来更需要往东南亚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方转移。目前他正着手到海外印尼再办一个箱包厂,充分利用那里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以及亲属为印尼华侨,在当地有大量人脉关系的有利条件,开辟新天地。扛住了金融危机的影响,目前箱包业务也逐渐恢复了订单,但思维活跃善于把握潮流勇于开拓的沈军军在不惑之年早已寻找并成功培育了下一个商界的“金蛋”。
 
投身教育 多种经营 成功转型
 
在不惑之年考虑转型,除了项目的利益性以外,社会效益考量得更多了。转型教育事业,更多的也是来自发自内心的社会责任感。我意识到,对未来的下一代来说,教育实在是太重要了。
 
其实早在2003、2004年,沈军军就开始关注高科技项目了。他当时的想法是把箱包业务仍然不放松,将其赚取的利润投入到高科技行业中。但由朋友介绍引荐的好几个项目,到最后还是很难落实。一度他看到了苏州的房地产升值,沈军军甚至考虑是否要把钱投到商铺上去。但在他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关于投资效益和社会效益双结合的理念,终于新的机遇来到了眼前。
从2005年开始,苏州的新开楼盘大规模扩张,和新建小区配套的教育成了稀缺资源。面对市场巨大的需求和资源的短缺,沈军军想把在教育界相当有口碑的南师大幼儿园教育品牌引入到苏州来,于是他以1千万元的资金注册了苏州工业园区启步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在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东岸办起了一所高起点、高质量的南京师范大学幼儿园。更让沈军军充满信心的是,在办学前,他请来了北京的两位教育专家担任幼儿园管理。其中高级顾问刘永曾是《中国教育报》原副总编,早年担任过多所中学的校长,曾在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工作过,有着长期基础教育以及管理的丰富经验,是资深的学者型教育专家;担任苏州工业园区南师大幼儿园园长的于雁则是位经验丰富的教育家,她曾是教育学院的老师,有着丰富的一线教育管理经验。刘永曾、于雁夫妇凭着对教育事业的满腔爱心和对故土苏州的热爱,在幼儿园里投入了大量精力,精心耕耘、精心管理,在短短一年中,让苏州工业园区南师大幼儿园走上了高标准的教育轨道,迅速在幼儿家长中建立起了良好的口碑,生源数量也从原来的80多名幼儿扩大到280余名,迅速成为苏州幼儿教育中的特色园、品牌园。
在苏州工业园区南师大幼儿园3500平方米的空间里,设立了各类大型活动区域、游戏角色区域、美工房和早期教育专用教室;在宽敞的教育区里,幼儿园教育工作者用心奉献给孩子,让孩子感受爱、拥有爱、传递爱,在爱的双向交流中快乐、健康的成长;以体验积极情感,培养文明习惯,开发多元智能为支点,为幼儿一生的发展打好基础。在这所幼儿园里,每个孩子都能具有爱心、热心、孝心、诚心、信心等积极情感,都能养成礼貌、卫生、阅读、自己事自己做、有错就改等文明习惯,都能获得听、说、读、画、思、唱、跳、演、弹、拉等多元智能。老师们和幼儿园管理者在国内外先进的教育思想指导下,有效地挖掘幼儿的潜能,提高整体素质,全面而和谐地发展。也许在若干年后有的科学家、作家、航天员就是从这个金色的摇篮中走出来的呢。
在成功创办苏州工业园区南师大幼儿园后,沈军军将教育办学的视角拓展到了苏州大市范围,在他看来,在不惑之年考虑转型,社会效益考量的更多了。投身于教育事业,更多的是发自他内心的社会责任感。“我意识到,对下一代来说,教育实在是太重要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他们是希望的明天!”他如是说。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