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南大人,终生南大情——怀念敖德逵校友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8-01-09浏览次数:64

2017年9月2日,年仅46岁的黑龙江大庆油田高级工程师敖德逵因突发脑溢血不幸去世。敖德逵是毕业于南京大学地科系的2006级研究生。
       消息在“南大校友摄影爱好者”微信群发布后,群里顿时炸开了锅,几天前还在一起愉快交流的南大校友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年轻且有才华的群主会突然离世。
       2016年1月5日,敖德逵曾应南大校友的邀请,来到“南京大学校友创投联盟-自媒体群”,开设了题为“我的摄影经验”的讲座,重点讲述了他对摄影的理解,对各类摄影书籍和器材的看法,以及摄影题材、拍摄和选片技巧等方面内容,受到了广大南大摄影爱好者的热烈欢迎。
       敖德逵随后创建了“南大校友摄影爱好者”群,爱好摄影的校友们从此有了新的平台,平时互相切磋交流,情同手足,群成员最多时达到300多人。
       然而,转瞬间,桑田沧海、生死相隔。
       死者已矣,大家的心情异常悲痛,纷纷通过各种方式寄托哀思。有的把敖德逵校友生前拍的摄影作品转发到群里,有的把他生前写的文章转发到群里,有的表示要资助敖德逵校友的女儿上学……
       一向热心为校友服务的中文系1987级段丽娜师姐,组建了10人的悼念工作组群,我是工作组成员之一。工作组委派我赴大庆给熬德逵校友送行,我感到责任非常重大。
       9月4日下午1点左右,我从南京禄口机场坐飞机抵达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然后乘坐机场大巴赶赴大庆。事先已经联系好,和敖德逵校友同在一个单位工作的孙善超校友前来车站接我。
       刚下飞机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大雨,大巴快到大庆的时候,雨停了下来。我开始仔细端详这座在教科书上非常著名的城市:天空是那么的蓝,点缀着朵朵白云,一片片玉米地就像一个个大粮仓,一个个油井像士兵一样守卫在祖国的北疆。
       开车前来接我的孙善超校友和敖德逵校友是南大研究生同班同学。孙善超告诉我,就他所知,在大庆工作的南大校友有十几个人。这么多南大校友在大庆油田工作,实在让我没有想到。我感到异常荣幸和骄傲,在这个铁人王进喜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有我们南大人在继续战斗,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孙善超校友先把我带到敖德逵家中,处于极度悲伤中的敖德逵的妻子和妹妹接待了我。从他妻子的口中,我知道了他是一名模范丈夫,也是一名模范父亲,更是一名模范儿子。敖德逵的父亲因患脑血栓卧病在床十余年,但敖德逵始终事无巨细地服侍老人,在此期间将两个弟弟分别送进了武汉大学和同济大学读书。敖德逵的父亲前年去世,母亲紧接着在去年逝世,没想到今年他自己也追随二老而去,撇下了他深爱着的妻子和女儿。
       凭借在摄影方面精湛的技术,憨厚踏实的为人,敖德逵在被评为大庆油田高级工程师的同时,也成为中国国家地理专栏作家,国内最大中文摄影网站“色影无忌”自然风光版主,广州POCO摄影网版主。他的一生虽然短暂,但是对父母至孝,对妻女至情,对兄弟至义,对事业至忠。
       当天晚上,南京大学黑龙江校友会秘书长王宗华也坐火车从哈尔滨赶到大庆为敖德逵送行。得知敖德逵的家庭情况,得知他的女儿还在读高中,“南大校友摄影爱好者”群里,分处世界各地各届的校友纷纷自发地向敖德逵妻子捐款或以其他方式致哀。据后来敖德逵妻子告知,在短短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摄影群南大校友一共捐款24052元,捐款只限在摄影群里熟悉敖得逵的校友中进行,款项直接捐给了敖得逵的妻子。
       次日,我和敖德逵的家人、同学、同事一起,送敖德逵校友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参加完追悼活动后,我便返回了南京。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间有爱,遇患难见真情。虽然这些南大校友以前并不相知相识,但是当一个校友遇到困难,世界各地的校友纷纷伸出援手,这是一种怎样的校友感情,体现了怎样的南大精神?我想起了当年大学入学时看到的那句话:今日我以南大为荣,明日南大以我为荣。

    (文/1999级工商管理系 刘刚)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