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南大学子的故事――追忆同学文友王兴仁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04-09-24浏览次数:4


    在“五二○”五台山体育场内,几万名南大学子的欢呼声中,独独缺了你的身影。当59级南大中文系学生聚会在汉府饭店时,同学们却不止一次地提到你的名字。你,就是南大学子、我的同学、好友王兴仁。

    打从59年一入学不久,同学们就喜欢喊你“王老大”了。我原以为,这是因为出生于徐州铜山的你生性木讷,性情憨厚,俨然一副苏北农家子弟的样子。后来才知道,实在是因为你在班里四位王姓同学中排行老大的缘故。
    同窗5年中,你给大家最突出的印象便是痴迷文学,热衷创作。就在我等同学对文学尚处于朦胧状态之际,你已开始了文学创作。早在大学阶段,你就撰文参与关于历史剧的讨论,写过一篇颇有份量的论文。之后又受田汉写《十三陵畅想曲》的影响,创作了一个科幻畅想曲。
    记得三年困难时期,我们班级集体步行到南郊湖熟镇劳动,归宁返校时因交通不畅滞留于镇上达数小时,返校后你有感而发写了一篇题为《馄饨饭》的散文,贴于班级墙报上,其中写道“馄饨皮薄如纸,状似待飞的小鸟”。结果却与张象桐所写的一篇关于水蛇的散文一道被点名批判有影射之嫌。这可说是对你痴迷文学、热衷创作的一声棒喝,我想,或许也会在你的心底里布下第一道阴影。
    幸好,你木讷憨厚的外表之下,并不缺乏坚强与韧性。这第一声的棒喝与阴影并不能改变你对文学的痴迷之心。可以说,在大学五年读书生涯中,你从未像某些人那样把精力与时间用于整人与追逐爱情,而把全部心神都付于了读书与写作。
    谁都知道,你是我班在大学读书期间读书最用功、写作最勤奋的学生之一。大学毕业时你被分配到北京某戏剧研究与创作的单位也便十分合情合理了。只可惜,你的热情与才能尚未得到释放,便被“文革”之火烧得消失殆尽了。
    然而埋在心底的那颗文学的种子并未干枯,一有机会便又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了。“文革”之后,你不顾家事的烦恼,身心的疲惫,再次拿起了那枝丢弃已久的文笔,开始了义无反顾的几乎是玩命似的写作。你写了几十万字的文学评论;年过不惑之后,更把精力用于历史小说的创作,于是,你有了描述黄帝战蚩尤的《黄魂》,有了《陈圆圆传奇》,有了表现楚汉相争的《大争霸》,以及古典名著的通俗故事等几百万字的作品。
    大约是因为出身与个性的相近,也因为我俩都在从事相同的文学工作,近几年来,尽管相距甚远,但心灵却是相通的。每每读到你寄赠的长篇新作时,我既为你高兴,也为你担忧,尤其是在得知你为写作所累患了心脏病之后。记得前几年我们在南京相聚时,我不止一次地提醒你:年过花甲后,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玩命似地写作了。
    可在你眼里,写作仿佛就是生命。带着沉重的病体,你仍然固守在自己的斗室里,抽着劣质烟,喝着烈性酒,马不停蹄地写,夜不能寐地写。以至在去年秋冬的一个深夜里,你终于轰然倒下了。说你是为文学而生,为创作而逝,只怕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你走了,天际的一颗文学星辰遽然殒落了。你却把无穷的思念留给了你的家人,留给了爱你念你的老同学。以至在百年校庆之际,我们这些老同学不由地常常在心里发出一次次深情的呼唤:兴仁,你在哪里?
    参加百年校庆大会归来,我眼前常常浮现起你的身影、笑貌。透过你的身影、笑貌,我好像这才对校史展览会前的“诚朴雄伟,励学敦行”的八个大字有了一些理解,多了几分敬意。你不愧为南大的学子,你值得我们对你长久的思念。 一个南大学子的故事
――追忆同学文友王兴仁
    在“五二○”五台山体育场内,几万名南大学子的欢呼声中,独独缺了你的身影。当59级南大中文系学生聚会在汉府饭店时,同学们却不止一次地提到你的名字。你,就是南大学子、我的同学、好友王兴仁。
    打从59年一入学不久,同学们就喜欢喊你“王老大”了。我原以为,这是因为出生于徐州铜山的你生性木讷,性情憨厚,俨然一副苏北农家子弟的样子。后来才知道,实在是因为你在班里四位王姓同学中排行老大的缘故。
    同窗5年中,你给大家最突出的印象便是痴迷文学,热衷创作。就在我等同学对文学尚处于朦胧状态之际,你已开始了文学创作。早在大学阶段,你就撰文参与关于历史剧的讨论,写过一篇颇有份量的论文。之后又受田汉写《十三陵畅想曲》的影响,创作了一个科幻畅想曲。
    记得三年困难时期,我们班级集体步行到南郊湖熟镇劳动,归宁返校时因交通不畅滞留于镇上达数小时,返校后你有感而发写了一篇题为《馄饨饭》的散文,贴于班级墙报上,其中写道“馄饨皮薄如纸,状似待飞的小鸟”。结果却与张象桐所写的一篇关于水蛇的散文一道被点名批判有影射之嫌。这可说是对你痴迷文学、热衷创作的一声棒喝,我想,或许也会在你的心底里布下第一道阴影。
    幸好,你木讷憨厚的外表之下,并不缺乏坚强与韧性。这第一声的棒喝与阴影并不能改变你对文学的痴迷之心。可以说,在大学五年读书生涯中,你从未像某些人那样把精力与时间用于整人与追逐爱情,而把全部心神都付于了读书与写作。
    谁都知道,你是我班在大学读书期间读书最用功、写作最勤奋的学生之一。大学毕业时你被分配到北京某戏剧研究与创作的单位也便十分合情合理了。只可惜,你的热情与才能尚未得到释放,便被“文革”之火烧得消失殆尽了。
    然而埋在心底的那颗文学的种子并未干枯,一有机会便又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了。“文革”之后,你不顾家事的烦恼,身心的疲惫,再次拿起了那枝丢弃已久的文笔,开始了义无反顾的几乎是玩命似的写作。你写了几十万字的文学评论;年过不惑之后,更把精力用于历史小说的创作,于是,你有了描述黄帝战蚩尤的《黄魂》,有了《陈圆圆传奇》,有了表现楚汉相争的《大争霸》,以及古典名著的通俗故事等几百万字的作品。
    大约是因为出身与个性的相近,也因为我俩都在从事相同的文学工作,近几年来,尽管相距甚远,但心灵却是相通的。每每读到你寄赠的长篇新作时,我既为你高兴,也为你担忧,尤其是在得知你为写作所累患了心脏病之后。记得前几年我们在南京相聚时,我不止一次地提醒你:年过花甲后,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玩命似地写作了。
    可在你眼里,写作仿佛就是生命。带着沉重的病体,你仍然固守在自己的斗室里,抽着劣质烟,喝着烈性酒,马不停蹄地写,夜不能寐地写。以至在去年秋冬的一个深夜里,你终于轰然倒下了。说你是为文学而生,为创作而逝,只怕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你走了,天际的一颗文学星辰遽然殒落了。你却把无穷的思念留给了你的家人,留给了爱你念你的老同学。以至在百年校庆之际,我们这些老同学不由地常常在心里发出一次次深情的呼唤:兴仁,你在哪里?
    参加百年校庆大会归来,我眼前常常浮现起你的身影、笑貌。透过你的身影、笑貌,我好像这才对校史展览会前的“诚朴雄伟,励学敦行”的八个大字有了一些理解,多了几分敬意。你不愧为南大的学子,你值得我们对你长久的思念。 (徐兆淮)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