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母校,感恩南大——在地理系1958届毕业60周年庆典上的发言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8-09-12浏览次数:37

热烈欢迎学弟学妹们毕业60周年返回母校,我是从心里欢迎各位,恭祝各位健康、快乐,欢迎各位来南京、来南大。我把你们的庆祝文集从头到尾读了一遍,金庆明的序言写得真好,有感情,有文采。最后一篇高维明的“笑对人生”,写出了北京的老同学在于丽文、周舜武家过新年欢乐的聚会,也告诉我们要笑对人生,很有哲理,给人以启示。诗人赵令勋与洪昌仕对话的诗篇,传达了同学间的亲情与友情。现在我参照你们书稿中的意思,来叙述我的心声——心系母校,感恩南大。感恩南大,实际上是感恩南京大学地理系。
        四年大学生活,是人生中值得回忆的,是最快乐的时光。南京大学地理系是全国最好的(现在进南大地理系读书的孩子真是优秀)。当时南京大学是以教学为主,把全校最好的教授、最好的老师用在全校学生的培养上,老师们均全心全意全力于教书,我们作为当时南大的学生真是有福气,幸甚!幸甚!!
        我们要感谢任美锷老师、杨怀仁老师设计了最佳方案来培养我们,使我们一毕业就站在地球科学的前沿,站在地理学的前沿;使我们有雄厚的基础可以胜任工作,能在以后几十年中,工作任务性质不断变动时,可以通过自我学习,通过努力,便能适应新的环境、新的工作,能胜任新工作。
        当时的地貌班、经济地理班都有很好的地球科学基础,是用全校的力量来培养我们。我们一年级的高等数学是徐曼英老教授教的,她一面讲课一面在黑板上书写公式推算,整整一黑板、一黑板的,整齐清晰,听徐曼英老师讲数学真是一种享受。记得大学物理是原金陵大学物理系主任教的,他有浓重的苏北口音,我们都是屏住气息静听他的讲课。一年级的专业课是普通地质学、气象学,都是上下两个学期每周6-8学时的主课。气象学是著名教授么枕生、徐尔灏教的,我们70多个同学按姓氏笔划分两个班,我在么先生班上,扎实的气象学课程使我受用终生;至今遇到气象学、气候学问题,可找书自学求解。详尽的地质学,平时星期天有南京方山、青龙山、幕府山等地的课间实习;暑期有6周的宁镇山脉的区域地质实习,学会看剖面、填图、做路线调查,经济地理班的同学一样有良好的地质学基础。郭令智、肖楠森教授带我们野外地质实习。记得植物学、植物生态学、植物地理学学了3个学期,是著名学者耿柏介、仲崇信教的,暑假有4周九华山植被调查,会做植被样方调查,这对我以后的工作很有用,植被是地理环境重要的一环,常会用到。土壤学是南京农学院博学多才讲课生动的周湘泉老师教的,土壤地理学是中科院土壤所所长马溶之先生教的。马先生不按课前发的教学大纲,学期结束时还没讲到一半,但他讲课十分生动活跃,他常讲的一句话是“土壤就是地理”。他说广东热带有热带的土壤,西北沙漠有沙漠的土壤,翻译成今天的话,即土壤贮存着它生长时的地理环境,可用之恢复古环境,这是何等先进的科学思想,五十年代马先生就把这些理念告诉南大学生,南大学生真是有福气呀!
        我们地貌班学了7门地质学课程,每门课都是200多学时的大课,把基础地质学全部学了。普通地质学(孙鼐教授)、构造地质学(姚文光教授)、岩石学沉积岩石学(李学清老先生)、古生物学(陈旭老先生)、地史学(俞剑华)、中国地质(杨鸿达)、第四纪地质学(杨怀仁),这是国内各大学中首次开设第四纪地质学课程,南京农学院、南京林学院、南大生物系、地质系师生均来旁听,十分隆重。
        我们地理系有长期的野外实习,暑假全用来实习,是不放假的。记得一年级有6周地质学实习,4周地形测量实习,会测导线、引水准点,会测1:5000大比尺地形图。二年级九华山8周植物学地貌学实习。三年级分地貌、经济地理班的生产实习,地貌班在黄土高原有两个半月的生产实习。四年级有4周浙江天目山的毕业实习。四年级的毕业论文也是一个重要的学习过程。我的毕业论文是“南京的黄土”,用星期天的时间跑遍了宁镇山脉的大小山头,做了几十个黄土剖画,得出三层,下部是湿热化的棕色黄土,南大操场剖面;中部有古土壤条带的红色黄土,上元门剖面;顶部是灰色黄土,相当于北方的马兰黄土。气候变化、古季风、环境变迁等概念均用入毕业论文中。我要感谢杨先生指导我做毕业论文,告诉我黄土分层环境变化等新理念,学会做实验、粒度分析,学习独立做野外工作实验分析,学会写论文。杨先生当时对黄土的概念与几十年后中国黄土研究一样,说明杨先生当时是很先进的、超前的。
        大学四年的生活一直是丰富多彩的,地理系大合唱是牟昀智同学指挥的,曾得全校第二名。我喜欢跳高、中长跑,后改学撑杆跳高,每天都要在大操场运动两三小时,到天黑才回南园大草棚食堂吃晚饭。周末在体育馆跳舞,快三步、快四步在体育馆满场转,当时舍不得多花时间,要先去图书馆学习到九点多才去体育馆,直跳到午夜体育馆关门才回寝室。年轻时的体育活动,使身体健康,以后几十年的野外工作,船上海洋调查,再艰苦也能愉快地坚持下来;以苦为乐,几十年忙忙碌碌,我是老童生,做了22年助教,但也高高兴兴过来了。
        在南京大学受的教育的确是最好的,的确是要感恩南京大学地理系的教育。

让我再一次热烈欢迎1958届老同学,毕业60周年回校庆祝。
        让我同你们一起发出我的心声:心系母校,感恩南大。

    (朱大奎)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