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锤百炼为图强,感恩母校永牢记——物理系1958级校友返校欢庆入学60周年聚会侧记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9-04-10浏览次数:321

2018年9月1日是我们物理系1958级校友入学60周年纪念日,这一年也是我们毕业55周年。年初,有校友在上海小聚时,基于入学60周年是个吉祥的日子,希望今年能够再回母校团聚一次。后来,这一动议获得了众多校友的支持,而且大家的要求都很迫切。5月初,要求再次聚会的愿望得到了在南大留校工作同学们的热烈响应,随后几经电话商谈,一致决定聚会日期定于10月13日和14日两天。在南大,我们成立了老年志愿者小组负责聚会的筹备工作。不久,上海的童格后同学和南京的程世枢同学提出,他们愿意出资赞助此次活动,并提出,因为同学们年龄较大(大于78岁),希望在活动过程中落实安全措施,以及尽可能请家属陪同前来等。
        10月13日下午2:30,同学们陆续走进鼓楼校区北园大门,奚秀芬和蒋仁国两位女同学分别由家人陪同坐着轮椅也来了,大家抬头看到了校园大道上方挂出的大字标语:“热烈欢迎物理系1958级校友返校欢庆入学60周年”,感到分外亲切。3点整,同学们在知行楼门前,受到了物理学院党委书记黄奇的热烈欢迎。接着,大家合影留念,并步入一楼会议厅开会。在会上,黄奇书记首先代表物理学院党委和行政热烈欢迎校友们前来母校聚会,并向大家介绍了物理学院近年来在教学、科研、人才培养等工作中所取得的成绩,还谈了如何提高教学质量等想法。大家对他的讲话报以热烈的掌声。
        最后,大家自由发言。同学们深为物理学院近年来所取得的成绩而感到欢欣鼓舞,共同祝愿母院在各项工作中取得更大的成绩。此外,在发言中还回忆了五年的大学生活和人生走过的道路,有老同学朗诵了自己创作的诗歌。腿脚不便的蒋仁国同学专门制作了80个漂亮的红蜻蜓钥匙扣作为礼物送给了大家,令人感动。主持人张世远同学在最后的发言中,代表大家向物理学院领导表示衷心感谢。同时,也向南京大学校友总会为我们落实安排聚会会场、制作欢迎标语牌、提供会场服务并向我们全体校友赠送了校庆纪念邮册等深表衷心的感谢。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我们是在1958年9月1日入学的。那一年物理系入学的同学共有266人,人员由以下三部分人组成,其中大部分是高考成绩优秀的应届高中毕业生,其次是从各条战线上选拔来的表现突出而又年长的调干生,第三部分是少数从省内重点中学选拔的免试入学应届高中毕业生。调干生们约有20-30人,平均年龄比应届生要大5-10岁,他们在学习上遇到的困难比应届生要大得多,然而,他们学习目的明确,学习态度更为刻苦,是大家学习的榜样。
        回想我们在校学习的那五年,正是全国人民希望迅速改变落后面貌的年代。一方面,政治运动(群众运动)不断,冲击着正常的教学秩序;另一方面,同学们又要排除各种干扰,沉下心来踏实学习。入学当年,我们便遇到两件大事。一件是我们党制定了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即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举国上下为了尽快改变落后面貌,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高潮。另一件事是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提出了新的教育方针,即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培养德、知、体全面发展的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我们清楚地记得当年我们上的第一课就是生产劳动课,上课的课堂是位于鼓楼校区西园(即今天的唐仲英楼和低温楼所在地)的校办工厂。当时,物理系的老师们根据国家需要在那里建起了喇叭厂、滚珠厂和铁氧体永磁材料厂等工厂,我们物理系的同学每天三班倒在这些工厂里上班。这一堂生产劳动课持续了50天整。看到自己生产的产品畅销全国各地,不用说心里有多么高兴,同时在实践中我们也确实学到了许多与物理学有关的基本知识。那时,同学们身穿被各种粉尘颜色沾污的劳动服在校园里走来走去,形成一道道亮丽的风景线。
        1958-1959年也是“大跃进”的年代,举国上下先后掀起了许多群众运动。我们还记得,在南京的小红山上,我们曾挑灯夜战,参加自建土高炉的炼铁劳动;在南京大学的栖霞山农场,我们曾干过不少种地、养鸭等农活;在紫金山上,我们曾挥舞竹竿彩旗,驱赶麻雀(当年曾与苍蝇、蚊子、老鼠一起被错误定为四害之一,后来先后被臭虫及蟑螂替代)一整天,与南京市广大市民一起,为除四害活动出力;在南大南园八舍周围,我们每天傍晚挥舞着内壁涂有肥皂水的脸盆去消灭蚊子,每天上报被杀死的蚊子数目。顺便指出,这一灭蚊效果还挺显著,记得当年南京的夏天很热,在寝室根本无法入睡,不少男同学会拿着草席铺在八舍南面的水泥地上,居然也可以安然入睡一整夜而未被蚊子叮咬。
        大约入学一年多以后,郭影秋校长在全校大会上号召同学们安心学习,“坐下来、钻进去”,做又红又专的好学生。自此,同学们终于安心地走进课堂,学校教学逐步走上正轨。然而,由于“大跃进”、“反右倾”等错误以及遇上自然灾害等原因导致我国进入三年困难时期(1959-1962),因粮食缺乏造成了全国范围的严重饥荒现象。在学校里,粮食开始定量供应,伙食质量下降很多,同学们有较长时间吃不到肉,以至于有同学提出了“何时才能再吃到红烧肉”的疑问。那时候,一瓶辣酱成为每个人的下饭菜。生活虽然艰苦,然而同学之间互相帮助和照顾却蔚然成风。每个人常以孟子的话激励自己或互相勉励:“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孟子告子下》)。当时,学校经常做形势报告会,解答疑难困惑问题。记得有一次,学校党委专门邀请了当时的江苏省委书记江渭清同志来校作国际国内形势报告。艰苦的生活和繁重的学习重担并没有压垮我们,相反,通过同学之间在学习和生活上的互相帮助和照顾,加深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克服了种种困难,锤炼了我们的坚强意志。从1962年下半年起,国内形势明显好转,同学们开始安心地投入毕业论文工作,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1963年6月,大家愉快地结束了毕业论文答辩,顺利完成了长达五年的学习任务,7月互相告别,走上了各自的工作岗位。
        看如今,感恩情正浓。
        这次聚会是我们毕业离校后组织的第五次聚会。我们第一次相聚是在1993年5月,正值毕业30周年,从全国各地来了160位校友;第二次聚会是在2002年,大家参加了在南京五台山体育场举办的百年校庆盛典,与会者共116人;第三次聚会在2008年10月,纪念入学50周年,返校欢聚者98人,我们第一天开纪念会,第二天上午驱车到南京大学仙林校区参观,随后在草场门登船沿秦淮河溯流而上到夫子庙游玩;第四次聚会有105人参加,在2013年10月举行,以纪念从母校毕业50周年,会后我们驱车到句容宝华山景区游览。每次聚会,老同学们边游览边交谈,反响热烈,自始至终欢声笑语不断。本次聚会,外地来宁校友有34人;在南京工作的校友有31人,共65人,另有15名亲属陪同,参会校友人数约占60年前入学人数的四分之一。在老同学交谈中,大家普遍怀念五年的大学生活,感恩母校对自己的培养,感恩老师对自己的谆谆教导和无私的知识传授。在我们的老同学里,绝大多数人所从事的工作分别与国防工业和教育事业有关,几十年来,他们为我国国防建设和人才培养倾注了毕生的精力,做出了很大贡献。聚会主持人张世远同学在会上朗诵了自创诗歌《入学六十周年聚会有感》,总结了我们入学60年中走过的人生道路:

六十年前初相识,五载同窗攻物理。
       千锤百炼为图强,振兴中华志不移。

真经随身奔东西,安邦育人齐发力。
       十年动乱遭浩劫,回天无力陷迷离。

改革开放遇良机,献身四化创新奇。
       夕阳情深话当年,感恩母校永牢记。

10月13日晚上,我们在南芳园聚餐。餐后,回到南苑宾馆住地又继续畅谈到深夜。第二天9:15,我们驱车前往南京牛首山风景区游览。为了确保旅途安全,我们特邀了刘剑等两位年轻的研究生和校医院的杨医生同行。他们一路上对我们老同学关怀备至,令人感动。牛首山是中国佛教名山,文化底蕴深厚,是佛教牛头禅宗的开教处和发祥地。在今年重阳节即将到来之际,我们登上山顶,气势雄伟的佛顶宫,金碧辉煌的地宫和禅境大观、明代建造的弘觉寺塔和新建的九级四面佛顶塔相为呼应,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难能可贵的是年近90岁的奚秀芬老同学坐着轮椅在众多校友和亲属的帮助下登上了山顶。站在山顶平台,远眺周围群山,南京的秀丽风景令我们陶醉,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的感受。第一次前来游览的上海老同学薛德凤说:“十分壮观,值得一看!”表示今后一定还要带着家人再来游览。
        短暂的第五次聚会结束了,大家互相深情道别,互祝健康、长寿,并共同祝愿母校在加快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建设上创造新的辉煌!

    (文/张世远)


附:

重返学堂有感

当年,同进南园,年轻力壮,英姿飒爽。
今朝,重返学堂,脸有斑纹,白发苍苍。
六十年,光阴在时间长河中飞速流淌,
几经了欢笑,又几度迷茫。
欢笑时不疯狂,迷茫中有希望,
只要心态平稳,才能身体健康,
让我们,老当益壮,
多盼望南大做大做强,百花齐放,
多祝愿母校争攀高峰,永铸辉煌!
(陆达人2018.10.13于南大)

  

暮歌·重回母校有感

我喜欢将暮未暮的原野,
在这时分,所有的色彩都已沉静,
而黑夜却尚未来临。
看!山岗上的那丝郁绿里,
还透着最后一缕激情。
我也喜欢将暮未暮的人生,
在这时分,所有的故事都已成型,
而结尾却尚未来临。
听!在那宽宏的胸膛中,
依然传来轻微的怦跳声。
我深情地再作一次回首,
静静地追寻着已成往事的烟云,
在诗情画意般的夕阳和晚霞中,
寻找着那颗曾经奔腾、至今尚在脉动的心。
(薛德凤)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