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50周年同班同学聚会感言

发布者:许晴亮发布时间:2016-09-01浏览次数:179


南京大学1960级经济地理专业班同学于1965年毕业,2002年母校百年校庆时曾举办同学返校聚会。到2015年,适逢毕业50周年,白头翁们再次重逢,当感慨系之。

  

1960年,

背着行囊进校园,

北大楼前手挽手,①

三十张陌生而笑着的脸,

围成一个新的小集体,

——南大60级经济地理班,

人数虽少亦可称为“兄弟连”。

老戚老孟与老陆,

小庄小施和小李,

天之南,

海之北,

语言欠懂血难融,②

五年相伴一家同。

  

笑意尚留连,

眉梢忽垂低,

三年自然灾害在眼前。

有人预言,

二十年难尝猪肉鲜。

能不思变?

不听天!

抡镐挥锄,

校园变菜田,

你担水,

他浇地,

农场耕牧我抢先,

一年餐桌大变样,

和全国人民一起走出一线天。

  

美帝狠,

苏修逼,

不信邪,

意志坚,

稳坐课堂,

学好知识,

欲为祖国强盛出把力。

实习更专心,

牛刀小试为明天。

农业搞规划,

要建粮棉新基地,

人马直抵徐(州)、淮(安)、盐(城)。

草原牧业当翻身,

内蒙要建草库仑,③

跨骏马,

风吹草低学驰骋。

山地搞综合,

立体开发为根本,

黔东南是好典型,

凯里山上学能人。④

教授带队分三处,

学得真经齐归宁,

毕业季来临。

  

意气风发表决心,

祖国大地任我行。

星散问何处?

萋萋满别情,

执手更伤心。

“文化大革命”

何处人安宁?

拨乱又反正,

多亏邓小平,

人心倍儿爽,

思念更殷殷。

  

2002年,

百年迎校庆,

乘东风,

首聚在金陵。

昔日青年装,

相叹华发生,

握手又拥抱,

双眼泪晶晶,

酸甜苦辣道不尽,

每闻佳绩共品茗。

教育科研公务员,

各自岗位争贡献。

勤勉履职民为天,

贪腐不沾边。

桃李枝头沉甸甸,

汗滴禾下犹灌园。

规划城乡出巨变,

赖尔如椽写新篇。⑤

连云港合肥又北京,

聚会每次添精神,

谈笑声中除旧岁,

不觉都作古稀吟。

  

老戚挥手下决定,⑥

毕业50年,

怀旧母校行,

今日再聚喜盈盈。

夕阳无限好,

何异朝日升,

移步换景中华美,

阳关道上正芳菲。

往事俱成灰,

只道眼前令人醉,

携手再过500年,

今朝有酒共举杯。

  

注释

①北大楼为民国时所建,是南京大学标志性建筑。

②按古代滴血认亲的说法,不是一家人血不可能相融在一起。

③用不同的围篱方式将草原逐块地围起来,在保护和科学管理的基础上,提高草场生产力,以保障放牧和饲草的供给。草库仑是牧民在草原建设中的一项创举。

④凯里是黔东南首府。

⑤我们60级经济地理班同学进校时是30人,基本上都是党团员,党员就有5位。毕业后的工作单位主要是教育、科研和政府机关三大类。在高校和政府机关的约各占2/5,科研院所的约为1/5;作为公务员,有一位官至厅级,还听说是全厅人员投票选出来的,其他人为处长、局长等,都勤政为民,廉洁奉公,无一成为苍蝇、老虎。在学校的都辛勤耕耘,教书育人,教学科研双丰收。在科研单位的也都埋头苦干,凡出自他们手笔的城乡经济规划,均给当地发展带来起色或飞跃。我班在高校和科研院所工作的同学,没有一个与学术腐败挂上钩。

毕业50周年,环座皆白发,遥想当年,正青春年少,唏嘘岁月留痕,忆来谊长情深。最后半天座谈,皆言犹未尽,令人感慨良多,永志难忘。

参与此次聚会的班上同学有戚维良、孟礼春、龚琴宝(女)、李荣生、田德旺,唐发华、张勳寿、苏红、裴家常、庄林德、蒋同景、张光中、陶万华、庄仁兴、李德富和施盘星(按年龄大小顺序排列)等16人,还有9位夫人和同级邻班同学董维荣也参加了这次聚会活动。

黄炳康、陶崇元、吴德和、陆传义和缪晋亚等5人因病因事未能到场。

徐品农和徐宗长2人长期生病,不便行走出远门。

徐易(华侨)、刘保恩、徐煜兴、刘春荣和周国平5人多年联系不上。

陈水生、李效蟾、刘聪、程克美、王广明和陆崇山等6人已经作古。

此名单,包括上一年级因病留至我班的同学和我班因病留至下一年级的同学。

(6)戚维良是班上的“长兄”,老党员(中学时入党),是同学公认的“大哥大”。

(李德富)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