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里和心中的郭影秋校长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6-10-13浏览次数:14


我眼里和心中的郭影秋校长


    近年来先后在报刊上读到几篇缅怀郭影秋校长(1909-1985)的文章,文中追念郭校长1963年调任北京以后,尤其是文革期间在人民大学的往事,以及后来辗转病榻种种,读来十分难过,所述的一些景况无论如何都无法与我心中的南京大学郭校长的器宇轩昂的形象相联系,无尽的怀念乃涌上心头。
    1960年高考,我被南京大学气象学院录取,后来气象学院单另成立,我们这批学生却留在南大上课,戴了3年南京大学校徽,直到4年级、5年级才去了南京气象学院。记得入学报到是在9月初,那天是星期六,只见南园接待新生的大同学神情兴奋地交头议论,下午郭校长要作报告如何如何。一位先来报到的新同学颇为知情地说,只要是郭校长讲话,大同学都会忙不迭地拿上笔记本就跑。我很觉得新鲜,一项例行的周六下午的政治学习,何以有如此强大的吸引力?后来逐渐明白,这一则是郭校长的演说口才,听报告就是听演讲,是一种高等的精神享受,再则是对郭校长崇高人品的由衷敬佩。
    郭校长极富讲演口才,富有磁性的声音娓娓道来,俨如父辈的谆谆教导。当时是三年困难时期,郭校长大讲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讲奋发图强,听得一个个耳热心跳,恨不得回到宿舍就头悬梁锥刺股,苦读以待报国。郭校长更多的讲题是关于理想和操守,勉励学生自强、自重。记得在三八节对女生的专门演讲中干脆说,大学期间不要谈恋爱、不准结婚,完全是严父的口气,说得高年级、低年级的大、小女生脸热心跳。他语言生动,有一次讲到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道理,说他在伏案工作时,听到他儿子在一旁看书,时不时地吸溜鼻涕,一下下、呼溜呼溜,郭校长说你去把它濞掉,不就一下子彻底解决了吗,这又不难!三言两语意会神传,引得轰堂大笑。他常常用他自己的经历举例来讲,令人倍感亲切。记得他曾讲起他自幼家贫,如何在他的伯父――一位教堂的管理人员――的资助下勉力念书的往事,全堂鸦雀无声,我们都听入神了。这样的报告会通常在星期六下午举行,如果是在冬日,5点钟就天色昏暗了,礼堂灯开了,是昏黄昏黄的,舞台上由郭校长的稿费捐赠的紫红色丝绒幕布,厚重又温馨,只听得郭校长浑厚的嗓音在礼堂的廊柱间回荡,追求美好理想、高尚情操的哲理如醍醐灌顶,男学生、女学生都陶醉了。饥荒年月食不果腹,南京的冬天又不供暖,室外冷飕飕,礼堂里却热血上涌,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胸怀大志、摩拳擦掌。郭校长昭示的哲理和青年男女呼出的热气飞快地融和、升腾,形成一团凝聚,鼓舞着人心,夜幕降临谁也不想离去。郭校长是多才的,曾在讲演动情时来一段京戏开唱,连带身段比划,唱的是打渔杀家中肖恩的一段西皮,“父女打渔在河下,家贫哪怕人笑咱,桂英儿……”这是斥责当时“苏修”逼债之不义,郭校长一派正义凛然,英雄气慨倘佯乎天地间。
    学生们也有惹郭校长生气的事。1962年五十周年校庆之夕,郭校长风雅十足,自已破费请老教授们在礼堂听苏州评弹。礼堂是原金陵大学的礼拜堂,实在只有几百个座位,学生们哪见过这等风雅盛举呀!礼堂被包围了,门口是层层人墙,嚷嚷着要求进去,设法钻进去或挤进去,更有手脚便捷者,攀墙登上高高的窗口,想一睹那莺声燕语之芳颜,于是丝竹管弦之清韵终为嘈杂人声所扰,吴侬软语哪听得成呢?后来郭校长作报告时说,他气得一宿没睡着,一闻此言,全堂乖乖地大气也不敢出了。
    郭校长仪表堂堂,方正的“国”字脸,不必开言自然令人肃生敬意。1960年的冬天是最艰难的,“飞机包菜”(南京人称圆白菜为包菜,困难时期的圆白菜大多只长墨绿的硬叶而无包心,人称“飞机包菜”)加酱油汤,熬得一个个都快馋疯了。1960年的除夕,校方尽了很大的努力,弄来鸡鸭鱼肉要搞一次大会餐,这可是空前盛事呀。经上上下下缜密研究布置,各系按班级分成桌,每桌有桌长,由桌长主持推选出干净的脸盆去领菜,当此大任的脸盆多半出自女生宿舍,男生的一般不得入围。此番盛举热闹非凡,下午五时大餐厅的楼上楼下、东厅西厅,欢声笑语,肉香菜香熏得人醉,桃花上脸,馋虫出咽,可是众人都恭候如仪等待郭校长的驾临。来了、来了!郭校长率领一班校领导从中央楼梯走上来了,嗬呀,那郭校长简直光彩照人呀,他穿一袭藏青呢大衣,两排黄灿灿的铜钮扣,映衬他白皙整洁的面容,益发神采飞扬,年轻的学子们几乎要五体投地了,崇敬和愉悦夹裹着饭香、菜香,快快活活地、一股脑地被咽进肚里去,那可是毕生难忘的一餐呀。回宿舍谈起来,一位同学说:哎呀,郭校长过来了,一举手,简直跟大将军一样!
    学生们对郭校长的爱戴发自肺腑,记得我班一位同学匆忙跑进教室得意地宣称:“刚才我在汉口路碰见郭校长了,我赶紧跑过去,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嘿嘿,郭校长对我点了点头…”郭校长又是平易近人的,寒假里回不了家的远地学生并不多,学生会往往组织一些娱乐游艺活动,一天晚上我们几个同学相约去玩,看到冷清的餐厅的一角放着棋桌,面对我们的是一位学生会干事,对座则是一位老人的背影,待我走到棋盘侧面时,才认出那就是我们敬爱的郭校长,他抬头微微笑了一下,招招手示意我们观棋,又低头捉摸棋局去了。
    郭校长治校有方,我们入校时正赶上推行“老教授上第一线”,一大批学养深厚的教授担任基础课教学,记得有冯端教授给我们讲授电动力学课,梁昆淼教授讲力学和数理方程等,精彩极了。如此亲身领教名师风采,实乃幸事。
    1963年春天郭校长要调任人民大学的消息不胫而走,南大校园一片哗然。哇,郭校长可不能走呀!天真幼稚的同学们竟然以为发起挽留的倡议便可奏效,还真的在南园的宣传窗里贴出了几份挽留信。到后来,挽留的呼声降调了,变成了“挽留郭校长过了5?20 校庆再走”,记得有一张整幅的大纸写了这句话,贴在一块大木板上,立在南园门口,每天上、下课经过那里我都要多看几眼。后来才知道当时郭校长已悄然赴京了,我顿感万分失落,心里空空的。郭校长离去,还留下一桩美谈,说是在收拾郭校长旧居时,见到一叠过期的食品配给券被整齐地放置一边,这是三年困难时期对高级干部的额外照顾。从那个时期过来的人都知道这自动放弃的深厚含意,闻者默然了。
    北京的南大毕业生很多,文革开始时有人要揪斗“执行资反路线”的工作组长郭影秋,消息传出,南大的校友火速集结,誓死保卫,中央气象局和农科院距人民大学很近,行动早,跑得也快,64届的周庭英就是背着吃奶的儿子飞快赶去“保卫”的。文革中,人大的造反派编印了两本《大字报选》,内容是郭影秋的“黑信”和“黑诗词”,我的男友陆龙骅见到如获至宝,连忙送与我读。哎呀,真令我爱不释手了,何等精妙的“黑”诗词呀,读来铿锵有致、荡气回肠。我尤爱那首立马河边的自叹“学剑未成书误了,立尽黄昏,心如绞”,仿佛郭校长讲述他投笔从戎的声音又在耳边回荡,一员儒将兼学者对自己倾心的历史研究如此之挚着和眷恋,何罪之有!!说起来也是奇缘,这《大字报选》竟然让我们这些学生得以一探郭校长的高雅情愫,更增我的敬慕之意,这实乃“大批判者”们始料未及吧。在文革的漫长、灰暗、枯燥的岁月里,能读到如此精妙优雅的文字,实在是难得的文化享受。这两本“绝妙好文”我珍藏至今。
    南大的学生对郭校长的感情是很深的,天南海北,无论是舟车旅途抑或会堂馆所,但凡校友相遇,哪怕是初识,只要说起是那段时期的南大学生,那谈天说地的话题自然就归于“郭校长”了。记忆的闸门一打开,敬仰、爱戴、钦佩、眷恋之情就畅快流淌吧!我在北京市政协认识了生物系63级的苏苹委员和历史系65级的王安耕委员,后来在全国政协又结识了张福炎、李烈荣等更多的委员校友,这样的体验屡试不爽。在外出视察途中,每每聊起昔日的南大,谈到我们敬爱的郭校长,便不由地心驰神往,来一番人类高尚情操的浸洗。更令人惊讶的是郭校长的崇高威望远非只在南大师生中,军队、乡下凡涉足之处无不如此。我听气象系61届的毛如柏老大哥讲他的奇特经历,简直就是现代版的“拍案惊奇”。毛学长毕业时只身勇赴西藏,其事迹受郭校长一再嘉许,然而他却在搭乘卡车进藏的途中把粮票弄丢了,这在那饥荒年月可不得了哇!好在他身上揣着大学毕业证,当他拿着证书去找解放军求助时,奇迹出现了――毛学长绘声绘色地说,当那位首长翻开毕业证红本本,看见“校长郭影秋”几个大字赫然乎其上,便高兴地大叫起来:“嗨!郭影秋――我们的老政委,没问题――管饭!”就这样,南大的优秀弟子便备受礼遇,一路由兵站供应吃喝长途跋涉直抵拉萨。   
    文革后期,听说郭校长不幸患了骨癌住进医院,我们心中暗暗为他默祷,后来从广播里听到讣告,又在报纸上读到郭校长的遗嘱,不开追悼会、将积蓄交党费、不让子女受照顾等等,心想,这是他的一贯作风啊。
    郭校长的教诲,我终身受益;郭校长的风范,我毕生景仰。     
    (张德二  原文刊于《人民政协报》2004年11月11日“春秋”专栏 ,本刊转载时作者做了部分修改 )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