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后又聚首,一路风雨一路歌

——记古生物与地层学专业1965届毕业50周年聚会

发布者:黄毓发布时间:2016-03-03浏览次数:48


金色十月,阳光明媚,秋高气爽。离开50年的母校,我们回来啦。几回回梦里回南大,今天,终于如愿。熟悉的校门,8舍、11舍,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原来上课的南草房,已经被高楼取代,大操场的西面,一栋栋高楼成了新的教学区。变化虽然大,但是,我们依然感到这是我们熟悉的南大。一进校门的梧桐树,比过去粗多啦,南大的一草一木,似乎都和我们心心相连,南大,你的孩子们,我们50年后回来啦!

10月29日,是我们报到的日子。中午开始,南京的同学就开始了接待工作,在有园门庭值班。有园的门口竖立着红底黄字的欢迎牌。当第一位同学鲁杏林来到时,虽然他面对登记台背对着我们,他的声音一出就让我们守候的同学一起喊起来——“鲁杏林!”陆续,广西的同学付中平来了,江汉油田的刘岭山来了,广州的秦国权来了,上海自然博物馆的杨松年来了,宜昌的徐光洪来了,湖南长沙的张秀莲来了,深圳的徐茂钰来了。多么激动的时刻,好几个同学是五十年来第一次见面。握手,拥抱不足以表达同学手足情。我们班除了赵志清同学不幸去世,郑岳芳同学腿发生骨折,缪永盛、孙展珠夫妇因老缪生病而缺席外,全班18个同学能来的全来啦。

当年激扬文字青春年少的我们如今已是皓皓白发,我们的胸不再挺拔,我们的腿脚不再硬朗。相顾含泪,我们真切感受到什么是“把我们的青春献给祖国”。我们无悔无怨,当年,我们满怀激情离开母校,投身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如今,我们向母校汇报,我们无愧我们的时代,完成了我们应尽的使命。这一晚,每间宿舍的灯都很晚才灭,每个人都有着说不完的话,第一个返校日,第一个不眠夜。50年的离别,时间一下子就浓缩回去了,我们似乎昨天才离别,今天又见面了。宾馆变成了11舍。我们又回到了当年的寝室……

1960—1965,这是一个怎样的年代?一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一个充满革命激情的年代,那是今天的年轻人难以想象的年代。也是我们成长的年代。我们的身上深深地打着那个时代的烙印,这个时代造就了我们艰苦奋斗,坚忍不拔,以苦为乐的品格。我们18个同学毕业后各自的经历不同,所遇到的困难和挫折不同,但是,面对所有的艰难我们有着同样的回答,那就是不低头,不放弃,迎着困难上。在这种精神下,我们班出现了古生物门类专家曹美珍、徐茂钰(介形类)、赵志清(轮藻)、徐光洪(头足动物)、袁金良(三叶虫)、秦国权(南海有孔虫)、郑岳芳(疑源类和孢粉)、王志浩(牙形刺)、边立曾(藻类化石)。在找矿和野外地质上颇有建树的有张秀莲、缪永盛、蓝自淦。在石油地质方面堪称专家的有刘岭山。鲁杏林则是研究石煤的专家,他和他的同事们对华南石煤的研究对今天勘探页岩气有着重要指导意义。我们还有的同学专职从事单位行政领导和政治工作。他们是孙展珠、徐均涛和杨松年。也有的同学成为著名的科普作家,如广西的付中平同学,他满怀着对广西山山水水的爱,记叙了广西各种全国之最,例如最深的溶洞。我们特别钦佩的是长期战斗在生产一线的几位同学。例如刘岭山同学在江汉油田工作期间,年年有成果,年年当先进(指1976后至退休)入了党,提了干,对二叠系茅口组层位划分提出新认识,为实践所证实,立了功,授了奖,对二叠系长兴组生物礁的展控成矿理论颇有研究,在各卷报刊上发表论文多篇,当选湖北省五届古生物学会付理事长;又如分配到南海东部公司的秦国权同学,通过对南海100多口井井下岩心和岩屑中的有孔虫化石研究,建立了海上井下油气层划分对比的精细层序地层划分和对比方案,对南海海上油气勘探开发做出重要贡献。又如分配到湖南省地质局野外队的张秀莲同学,班上的老大姐,一位弱女子,一辈子在从事野外工作,用她骄小的身躯,为湖南省找矿事业作出贡献。蓝自淦是我们几乎失联的同学。一直到最近我们才知道他一直在福建默默无闻地从事稀土元素的提取工作,发表了不少论文并获不少奖项。

我们深深地感谢南京大学地质系,因为当时的老师是如此地敬业,一心一意搞好教学。给我们上过课的有姚文光、郭令智、候佑堂、季寿元、王德滋、周新民、罗谷风、陈武、陈旭、俞建华、张永骆、陈敏娟、夏树芳、林天瑞、张忠英、方一亭、康育义等教授,负责我们野外实习的是夏邦栋、俞鸿年等教授,那真是一个明星荟萃,个个名师的阵容啊。当时加强基本功(基本技能,基本概念,基本理论)和三条龙的教学体系(地球化学、构造地质、地层古生物)给我们打下了比较坚实的业务基础。当时的思想教育给了我们做人的准则和信念,我们年轻时候的苦和痛成为今天的精神财富。应当说我们是幸运的一代。和前辈比我们基本上没经战争,和下一代比,我们的环境不似今天的职场如此竞争激烈,虽然我们个人并不富裕,但也不愁吃穿和房子,知足常乐,健康第一是我们目前的基本心态。

30号上午,在学校校友总会的帮助下,我们在知行楼204房间开了一次师生座谈会。多年未见的老师们和我们在一起畅谈今天,回顾往事,其乐融融。康育义,夏树芳,夏邦栋老师争相赋诗,同学们倾述感恩之情。这次师生团聚给我们这次返校增添了浓浓的暖意。

30号下午,我们到仙林校区参观。我们参观了基础教学实验楼,大家又一次坐到了实验桌旁,犹如回到了当年读书的年代。在朱共山楼,陆现彩副院长带我们参观了好几个实验室,展示了先进的仪器,让我们大开眼界,了解到今天地质科学是如何向微观进军和如何向物理、化学渗透的。机理的深入探讨和大数据的相关分析成为我们这一代人所未能触及的领域。我们为新一代地质人感到庆幸,也为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未来祝福。我们同学纷纷向陆老师表示,凡是母校所希望我们做的事,我们义不容辞会尽心尽力。

第二天,也就是31号,上午在中山陵故地重游,下午在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参观,特别是参观了新建的博物馆。游览提供的是同学之间进一步交谈的平台。往事的回忆,未来的祝福构成了谈话的主题。

一次50年返校之旅很快就接近尾声。同学们感谢南京同学的张罗,并提出今后两年聚会一次,下一次的聚会地点定在南宁。大家带着依依不舍和对两年后的期待结束了这次同学聚会。

最后,同学们一致要说的是,校友总会的热情接待使我们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地科院领导亲切接见让我们感到回家的温馨。感谢学弟学妹们,谢谢啦!

最后,寥寥数言,谨以为记:

五十周年,跨越世纪,年逾古稀,母校欢聚,白发少年,欢喜不已,感恩师长,祈福南大,聚散匆匆,惜别依依,祝君安康,后会有期。


(古生物地层专业1965届同学)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