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是南大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9-04-12浏览次数:28

2018年10月19日,我应邀到母校南京大学,参加毕业50周年庆典。经历了世纪聚会,盛况空前。置身母校,触景生情,抚今追昔,感慨系之。写下闲章一篇,以作纪念。
       从南大毕业五十年,久别重逢,最忆是当年。1963年我梦想成真,考取南京大学。9月新生报到翌日,匡亚明校长带着物理系的几位老教授,到三舍楼前接见我系新生。只几分钟的见面会,魏荣爵等知名的老教授以及匡校长本人,都成了我心中的偶像。这突然的邂逅,令我肃然起敬。
       接着,有一位高年级的学姐带我们游玄武湖。全年级新生二百多人,列队走在中央路上,阵容倒也不小。回头互相看看,不由哈哈大笑,一群大学生怎么变成小学生了呢?后来才知道,这是南大的传统。序幕展开之后,便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大学生活。

       第一年的生活是橙色的。在橙色的记忆里,有第一次“南草扶手椅”听课的讶异,程教授巧妙讲解物理难题,“南草”济济一堂肃然静气。忘不了刚入学时的懵懂幼稚,忘不了第一次参加考试的紧张!
       大二的生活是绿色的,青春旺盛得像棵拔节的树。正如一首歌中所唱:“沿着校园熟悉的小路,清晨来到银杏树下读书。初升的太阳照在我脸上,也照着身边这棵小树。亲爱的伙伴,亲爱的小树,和我共享阳光雨露。让我们记住这美好时光,直到长成参天大树!”
       不记得具体日期,大操场南头,南大校园平地起高楼。我们课余到过工地搬砖头,课堂从“南草”搬到新教学楼。梁教授的理论力学课,推演功夫超深厚,欧阳老师讲热力学,浅出又深透。
       大三的生活是蓝色的。我能静思书山的路有多远,也能区分所学课程喜不喜欢。
       三年级上学期课外活动我摔坏了腿,辅导员翁老师立刻叫上三轮车带我上医院。三年级下学期下乡搞“四清”,我腿脚不便也想跟队去锻炼,辅导员尹老师颇费心,把我插到条件好的毕业生连。青葱岁月真美好,芳华总是太短暂。大三下学期,1966年夏天,“文革”的红火爆燃,烧遍全国。南大校园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五年的学业三年就中断。雏燕折翅,仰望蓝天泪涟涟!大学毕业季挪到了冬天,实地到长江大桥工地劳动,算是毕业纪念。
       天寒地冻,草草毕业,默默走人,莫说流年不顺命运多舛。由军宣队领导的三结合小组,研究毕业方案以及讨论毕业生分配。后来听到被结合的老师声声慨叹:“68届的分配方案啊,简直不堪入目!小厂、职校、铁道、乡村、矿山……,哪有重点大学毕业生应去的科研院所!”恰同学少年,芳华纷飞把全国各地撒遍。毕业,是个沉重的动词;毕业,是一个让人一生难忘的名词;若干年后,它不属于难忘,也不属于永远,而是记录了我们成长的一段回忆……
       不思量自难忘,我与南大颇有缘。从事高教工作几十年,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幸遇江苏省电大组织全省电大教师教研活动。省电大曾请过母校物理系教授梁昆淼、徐龙道等名师搞专题讲座。从南大毕业后时隔二十多年,我有幸再次聆听几位名师开讲座。有过教书经历,与学生时代在课堂上听新课相比,反差很大,收获颇多。回忆每年听过的讲座,都精彩纷呈,感人肺腑,令人醍醐灌顶。
       喜看今朝,母校日新月异宏图展,悠久的历史、浓厚的学术氛围,名师大牛汇聚、优秀学子争一流。是形象和实力兼备的知名学府。鬓霜方知人老,几度梦里回南园。今秋适逢物理系68届毕业五十年庆典,我重回南大把梦圆。
       南大是艘载有我们青春的船。
       忘不了攀满青藤的北大楼,忘不了塔楼上的红星闪。
       感谢南大,感谢恩师和校长。
       百位同学回校归属感温暖,心中有句话,最忆是南大!

  作者1966年留影

                                                                                                             (文/韩娟丽)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