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为江西人民抗旱而牺牲的勇士李鹏同学

发布者:jfx发布时间:2021-07-12浏览次数:182


2021年3月2日上午,突闻噩耗:同学李鹏在支援江西人民抗旱时不幸牺牲。我们十分震惊,悲如潮涌。查到新华社报道:“3月1日15时19分,一架人工影响天气作业飞机在执行增雨任务过程中,不幸在江西省吉安县浬田镇上湖村坠毁,机上5人全部殉职。”

震惊和悲痛袭来,伤感和惋惜也越来越浓。回想大学共读往事,一切如昨历历在目,借着纷乱的思绪,记下一些零星回忆,与同窗好友作个无声的道别。

李鹏同学是黑龙江省呼玛县人,2001年考入南京大学大气科学系,2005年毕业。成绩优异,曾获奖学金,综合素质好,通俄语,被黑龙江省气象局相中,聘入,从事人工影响天气工作。

鹏哥身材高壮厚实,中气充沛,声如洪钟,在校时绰号胖子,室友说第一眼见到他时,担心他进寝室门会卡住。南京浦口的冬天寒风刺骨,大伙被窝里蹲还嫌冷,他却在公共水房冲冷水澡,慢吞吞的样子,还不时张望窗外雪景,我见了好几次。后来有人说,胖子哪知澡堂在哪,浦口、鼓楼他都不知,他大学四年就没去过澡堂,春夏秋冬都在水房使冷水。

鹏哥爽朗热心,有口皆碑。入校不久班级组织爬栖霞山,也是促进同学交流的意思。初到山下还齐整,等女生们到半山腰时,男生们却多半不见了,遥望上面是星星点点的独行客,下面是三五成群的嬉闹者,班委们喊半天“别走散了”也没用,周围几个男生只是沉默的护花使者,不好意思跟女生说笑,女生们坐石头上扇风喝水,使者们就不远不近停下来东张西望。这时鹏哥从后面冒出来,一边喘气一边大呼“我来我来”,大伙还不知道他要来什么,只见他一把捞过好几个女生的大背包,挂了个满身就走,“到上面等你们”。女生们到了上面,等了半天,终于见到他气喘吁吁上来了,于是七手八脚一番慰问犒劳,要跟他合影,他憨笑着一边擦汗一边摆手“不行不行,不好看,注意影响”。于是不费一文成了最受欢迎的男士,被我们嫉妒了一个学期。


鹏哥细心体贴堪称君子,有名段流传。测体重时,女生们想保密个人数据,他有意无意之间移形换位,恰好阻断外来视线,保障数据安全,非止一次两次。宿舍就寝时,他怕鼾声扰人入眠,就黑暗里端坐着,等舍友聊完入梦,他再躺下。然而风云难测、现实常违,舍友热聊之际,明月别枝之时,往往未见闪电,却闻惊雷,原来是他坐着入梦了,一个歪坐着打鼾的君子。

鹏哥还有个绰号是“肉肉”,可见其憨厚温和。相识二十年,未见与人红过脸发过火,被“欺负”基本不还手。偶尔他也气势如虹,一定要还手,声明不战出个胜负不算完,于是各占一机,联网开战,他搬着一把AK或51,雄赳赳往前冲……20秒被KO,完。

鹏哥有才名在外。英语课上,女老师见他不带课本,坐在后排,一脸傻笑,叫他起来回答问题。他慌忙站起,四顾求助,无果,忸怩半天,突然像接通了电源,噼里啪啦蹦出一大段流利动听的弹舌音,声音又大,真如长江滚滚,满座皆惊却又茫然不得要领。老师笑一笑说,是俄语,俄语不错,问题答错了,上课别走神。

忍着眼泪回忆往事,往事中却尽是欢乐,鹏哥带给我们的都是欢乐。

毕业之后,同学们天各一方。

偶尔网聊,鹏哥说常驻大兴安岭防火灭火,距家八百多公里,夏天回家需十小时,冬天需两天,大雪封山时就只能思念了。又说闺女小,他陪伴少,家里多靠媳妇维持,感觉对不住。有同学出差哈尔滨,得知鹏哥近些年来业务精熟,被单位委以重任,常赴省外支援,助力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保障军运会、国庆阅兵等。

民航的同学经常说他,你们搞人影的都是猛人,我们民航几十亿元的大飞机,全是尽量避开危险天气环境,你们开个气象小蜜蜂还专门钻进去,猛啊,不服不行!这种关心,大家都很明白。台风、飑线、雷暴、龙卷、过冷水层、大气湍流……这些东西背后蕴藏着怎样惊人的能量,潜藏着怎样巨大的危险,学气象的都清楚。但既然世间需要这个工作,需要用人工来影响天气,当然首先得靠近天气,得主动向险而行。而向险而行,总有一定的伤亡概率。概率再小,落到自身头上时,如何承受?这个残酷的问题,鹏哥当然想过,想过千百次,依稀有一次他嘿嘿一笑,回答说“总得有人上吧,不怕,没打仗危险,打仗不也有人上”,朴实如斯。

鹏哥牺牲的那天,上午10时54分,发了最后一条朋友圈,关于闺女学英语,是连续打卡第200天。回想起来,去年9月他在广东支援脱贫攻坚,11月去江西支援乡村振兴,年底在帮赣南老伯网上卖脐橙,还硬送给这个那个同学,而今年正月十五元宵节我问他哈尔滨冷不冷,他说在江西出差,很想念闺女,八岁了,读二年级……这个答非所问的胖子,算起来,辗转奔波上万里,出差几个月,直至牺牲的当天,一天都没间断给女儿打卡。室友们2019年曾笑他英雄一世却成了女儿奴,然也,他已经堕落得对这个挤兑都不反抗了,满脸柔笑幸福一地的样子,爱女如是。

对于人工影响天气作业,鹏哥比我们更有体悟,更清楚死神在侧,但他出征了,一次又一次,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登上作业飞机,穿越风云雷电,搏击冰霜雨雪。翱翔自军运会上空,展翅往大兴安岭火海,保障着国庆阅兵,消雹于广东贫县,播雨在江西旱田……每一次登机出航都需直面死神,每一次安全降落都是战后新生。一次又一次,带着对白发父母、翘首妻儿的思念,面对着旱田烈日,面对着火海群生,面对着冰雹压境,面对着骤雨摧城,期待着大地回春,期待着五谷丰登,做着一个又一个的选择,做了十六年。十六年如一日都是同一个回答:总得有人上吧!于是凌空而起,直上云天。

就是这样一个憨厚的胖子,一个和蔼可亲的同学、同事、好友,一个你身边这么普通的人,在这么普通的憨笑之下,却总是做着同一个惊心动魄的选择。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这究竟是怎样的一颗心?你一遍又一遍地问,然而再也得不到回答,你只能在余生里自己回味,斯人已矣!魂断蓝天!

鹏哥啊,相期二十年聚会近在眼前,浦口的日月同辉仍在,栖霞山的枫叶又红,阅江楼外逝者如斯,而今你在何方?就算你不赴同窗之约,你可听见白发爹娘呼唤儿啊回家?你可听见闺女哭喊着要爸爸?你可记得与佳人山盟海誓百年结发?你血洒长空,魂归乐土呵,山渺渺,水迢迢,岁月杳杳,天宇苍苍,今夕何夕也,不得诉衷肠!

鹏哥啊,我们的好同学!入校时那句话,我们都记得:诚朴雄伟,励学敦行,今日我以南大为荣,明日南大以我为荣。你做到了!今天我们以你为荣了!你是南京大学的骄傲,是向险而行的勇者,是血洒长空的英雄,是为民捐躯的烈士!山海茫茫,风雨如晦,人天永隔!你能听到吗?

鹏哥啊!我们的好兄弟!请勿以父母妻儿为忧,你没有辜负人民,人民也不会辜负你,必将老你之老,幼你之幼。星海茫茫幽邃,征途漫漫修远,好兄弟,永别了啊!你一路走好!人民永远感谢你!我们永远怀念你!


    (文/大气科学系2001级)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