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二十年回首当年

发布者:jfx发布时间:2020-03-27浏览次数:271

无论哪种方式去回忆,都觉得有点难以开头。整整二十年了,一直以为青春就在昨日,就像一觉醒来,一切都在梦里。掰了手指才知道已经是当年年龄的两倍了!

拎着行李懵懂踏入浦口校门,穿着如今看来土到掉渣的衣服,却是半生最燃的四年的开始。

那时候是没有手机的,每天都坐在教室里,等着生活委员带回一大摞信件中能有自己的信,然后利用各种时间在信纸上写上毫无文采的流水账给自己的同学,这就是通信。想想如今的孩子们,丰富的通信手段却少了那种翘首以盼信件的喜悦。

学姐第一句话说的就是:数学系就不要想着有时间坐草地上风花雪月了,好好做做那个吉米多维奇的书。

然后就开始了雾里看花般的数学系大学四年生活。

数学分析基本没有懂过,线性代数里学到的那点皮毛到现在上程序设计课的时候还会给学生掰扯掰扯。概率论大概是所有数学课里学得最差的一门。虽然后来的泛函分析、常微、偏微、数值计算、数据库、FORTRAN、C、Dos、数据结构、操作系统、汇编语言……在脑子里所剩无几,但总算也是浸淫了四年数学的人,如今还是被人称赞是有数学思维的人。

那时的386还是486现在都是古董了,但那时为了两个小时的程序课,至少折腾1小时机器的感觉还有印象。更是为了能一睹仙剑灵儿和月如的爱情,硬是买了一台多媒体机,然后花了1个星期才让李逍遥找到上后山的路……

大一看了一堆言情,大四看了一堆武侠。捧着借来的小说时何曾想过会有个晋江会有人把想象中的小说里的故事全视觉化拍成了电视。当时挤在那个小宿舍里打80分,某人拿了8个K的时候,何曾想过我们也会有二十年毕业聚会的时候。

每天小山坡上4块钱一碗面条,愣是让我胖了十几斤。后来应急灯下熬夜学习的认真又让自己瘦回新低。

浦口校门口那条泥泞的路来回走过多少趟,就为了能早点赶上鼓扬线回老家。汉口路上的美食小店早已换了一波又一波,但那时刚回到鼓楼校区时候,那种猛然从桃源回到人间的慌乱持续了一段时间的。

和同学舍友一起上课去,迷失在八角楼里,一起下课,冲向食堂等开门。

所有的快乐不快乐,二十年之后再去看,似乎真的已经跟梦一样不真实。

二十年足够沉淀一些事情和感觉了。

如今再坐到一起,用回忆消除距离,用熟悉的笑容重拾情谊。然后继续等待下一个二十年。


    (文/1995级数学 张洁)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