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生

发布者:admin发布时间:2020-03-27浏览次数:499

“三好生”,一般是指品德好、学习好、身体好的学生。我虽然上小学一年级时就得到学校的奖状;后来上初中,高中时也几次得到过“三好生”和“优秀生”的奖状;但这里我是借用“三好生”这个词,是说我是有“好的校友”“好的老师”和“好的学校”的“三个好”的学生。记得当年收到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我和家里人都很高兴;南京大学是全国重点大学,南京大学的好,众人皆知。前年依“江南好”词牌格律学写了首《南京好》的词。全词共三段:

南京好,虎踞且龙蹯。学子豪情红胜火,师生同盼青超蓝。能不忆南园?

南京忆,最忆是樱洲。开甲研发原子弹,冯端位错属教头。何日可重游?

南京忆,次忆朝天宫。学弟高唱丝竹夜,学妹轻舞赛芙蓉。百岁更相逢!

其中虚写南京好,实写南大好;词中程开甲是国家已故核武专家,原曾是南京大学教授;冯端是南大物理学系固体物理学教授,一颗小行星以他的名字命名。

我们物理系的老师非常好,不仅是有程开甲、魏荣爵、冯端、闵乃本等物理学系著名教授,我们班级的潘元胜老师,宁新宝老师也是“博导”;特别令人难以忘怀的我们的女辅导员马玉章老师,她是原化学系老师,救火时端火盆冲出化学楼,防止了一次化学品爆炸的巨大事故,应当是位“女英雄”!记得当我母亲从老家去我大哥处接孙子和孙女回家,途经南京时,马老师为不影响我正常上课,自掏腰包招待了母亲一顿午饭。只是可惜,不久前才听说马老师已仙逝。我们还有许多好的老师,记得教我们英语课的老师是位从印尼归国的华侨,他不但教我们英语,还教我们用英语唱歌,现在这可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那时对于我们而言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还记得老校长匡亚明在我们上晚自修时悄悄走到教室里看望我们的学习情况,……。感谢老师们的谆谆教导,我会永远珍惜这份师生情谊。

说到好校友,那真是多了。1965年刚到南大时许多同学一时也记不清楚。但我们的6班班长吴尤章同学和许多班干部,都是心地善良随和的好人。班上年底搞活动,要我唱歌。我上小学时就曾演过戏,还“男扮女装”当“小媳妇”;我12岁上初一时被老师选中当了学生会的“文娱部长”,在老师的指导下演了“龙灯舞”的“主角”。所以,那次在班上唱歌我也不怯场,大大方方地唱了一首《我和班长》的老歌:“班长拉琴我唱歌,歌声朗朗像小河,先唱咱家乡风光好,再唱那……”,我的南腔北调的普通话和丢三落四的歌词还得到大家许多鼓励的掌声。有时晚自习回宿舍的路上,我胡乱哼哼几句西藏民歌曲调,班上的刘有来团支部书记却说“听了你的歌就想跳舞!”夸张啦。还记得我常与班上的学习委员徐公田同学到图书馆自习,里面鸦雀无声,若要讲话只能“耳语”。公田同学在上中学时就得过“航模标兵”荣誉称号,他还有出色的表演才能:记得有一次他与五班一位同学合作表演,使我第一次看到了“双簧”。工作后他在上海还写了许多中学物理辅导教材,可能是我们班同学里写书最多的一个吧。

还记得1965年我们入学不久就参加了国庆大游行。我和班上几个同学被选为彩旗方阵的“旗手”,十一那天我们从汉口路向西经青岛路到新街口的展阅台前,一个个精神抖擞!只是返回途中一阵大雨把我们淋成了“落汤鸡”,还把新借老师的白衬衫弄脏了;学校怕我们受凉还特地烧了姜汤给我们喝。正像曹声清同学所说:“国庆游行好像就在昨天,那时年轻,开心得不得了!”。

姚国顺和程思久同学也是我的同窗好友。前者特长拉二胡,在校文娱队,曾与声学专业的郭金龙同学(他高我们一级)一起排练。姚国顺家在南京,常在周末带我们去大行宫、紫金山、玄武湖、栖霞山和雨花台玩。程思久老家东海县,那里特产水晶;他曾在校广播站做兼职播音,他的诗词写的好;我这两年还从他寄给我的《中华诗词基础知识》里学到许多的有用的知识。

在我们根据国家部署去湖南常德桃源县的河洑镇南大中南分校(654工地)后,我们边学习,边进行建校劳动。一次我们去运红砖,那砖厂离沅江边不远,我快步跑到江边眺望,看到了一江之隔风景如画美丽的“桃源”。那是我今生看到的最美的自然风景,虽然仅是一瞥,但是她就定格为我心中永远的桃源!我行走在河洑乡间溪水边的小路上,嘴里唱着“大雁落脚的地方,草莓花儿香,春风吹得那冰雪化罗,溪水淙淙淌……”有时坐在山坡上油茶树下读书。虽然我们暂时住的是“干打垒”(湖南从稻田里挖出的大方泥块风干后做成的土“砖”,然后再砌成的房子),但还是感到无限的快乐。那时分校组织合唱《654工程之歌》,我也是合唱队员之一。每当我站在山坡上唱起:“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来到了654工地……”一股为祖国兴旺而学习,为祖国建设而努力的豪情油然而生。

2018年春天,当年部分同学曾经再访湖南桃源原南大654分校,我虽然未去,但我的心也与他们同行。我的思念,化作了下面的诗:

我爱桃源花,我爱河洑溪;

我的同学情,融入洞庭里。


我爱常德山,我爱陬市米;

我的青春歌,流到沅江里。


我爱秦淮水,我爱燕子矶;

我的南大忆,写进诗词里。


我爱母亲河,我爱故乡地;

我的中国梦,镶在奋斗里。

毕业后,同学们虽然各奔东西,但都各自努力。庆祝母校成立百年时班上许多同学回去,自是特别激动,百感交集,万千言语藏心中,两行热泪挂双颊。心中都想要为南大争光!

    (文/吴宗祥)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