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求学记

发布者:jfx发布时间:2021-09-06浏览次数:116

1991年9月6日清晨,在哥哥胡三雨的陪伴下,我带着父母亲给的800元钱,踏上了赴南京的求学之路(这些在我写的《回忆我的父亲》和女儿写的《致父亲》 “愿圆于勤南大府,父兄与伴金陵路” 中已经叙述)!

我们兄弟俩先在老家河南省固始县徐集乡白羊村胡门楼的公路旁等候,搭上一辆徐集乡政府开往固始县城的机动三轮车(比牛车、马车、拖拉机快多了),大约行驶35公里的砂石路,到了固始县城长途汽车站。那时,还没有开通固始——南京的长途客车。

大约上午十二点,终于搭上了一辆过路客车(信阳开往南京,从固始县长途汽车站经过,每位乘客的车费可能是30元),车里站满了人,客车一路上走走停停,我们一直站着,大约下午六点,客车行驶了220公里,终于站到合肥长途汽车站。或许是上大学的兴奋,我前一天没有休息好,再加上一路颠簸,我一路晕车,五味杂陈。

由于在合肥长途汽车站下了很多人,我们终于有了座位,可以坐了下来。

那时,宁合高速公路(南京浦口——合肥东)刚刚开通,可恶的司机和乘务员又加收每位乘客1元钱的高速公路通行费。

客车从合肥长途汽车站出发,又大约行驶200公里,终于到了南京中央门汽车站,已经是夜里十点了,学校接站师生已经撤岗休息,我们初到南京,也不知道怎么走才能到学校,就在汽车站门前的广场上,花2元钱租了两条灯草席,在广场上睡下。估计第二天早上五点,又花1毛钱买了一碗水,洗洗脸,又草草地吃了早饭。

大约上午八点,等来了学校派来的客车和师生,总算到了学校!

上午办完入学手续,在南园生活区的四舍515室安顿好(我的宿舍物品编号是911367,至今仍然保存当年的茶缸)。515室是北面,我们一直住了四年(这四年中,每到冬天,我就把被子和衣服拿到对面的530室晾晒)!

我和哥哥在食堂吃了午饭。午饭后,哥哥陪我到中山路和汉口路交叉口东南角附近的一家国营商店,花了8.01元买了一双拖鞋(至今已保存30年,留着纪念)。

本来想留哥哥在学校宿舍住一夜,但是,哥哥执意要走。他说先去中央门长途汽车站买一张第二天早上回固始的车票,然后在汽车站门前的广场上再租一条灯草席睡一夜,等候第二天早上回固始。我送哥哥到学校附近的中山路公交站,我们兄弟就这样分别了!

离开家前,父母担心800元钱被盗(那时车站附近的小偷确实很多、很猖狂),母亲特意把钱分成两份,用两块布包着,放在我穿的鞋的鞋垫下面。由于一路摩擦,到学校后,一张50元钱磨损的厉害,花不掉,我到新街口的工商银行,想换一张新的,工商银行工作人员非让学校的所在系的办公室开一张证明不可,我往返几趟,才搞定此事!50元钱,失而复得!激动之心,溢于言表!

走进北园教学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欢迎新同学”!其次是“今天你以南大为荣,明天南大以你为荣”!

30年过去了,我还一直以南大是我的母校为荣!然而,由于位低、人微、言轻,从来没有让南大以我为荣!惭愧!惭愧!!!

30年来,老家到县城的砂石路早已建成了柏油路,交通工具发生了巨大变化!从胡门楼至县城,至少有三种交通方式:公交车、出租车、私家车,再也不用坐机动三轮车了。从固始县城长途汽车站至南京中央门老汽车站,有直达的长途班车(全程360公里的高速公路,预计5个小时),也可以到固始县城南部30公里处的段集火车站坐宁西铁路(南京—西安)的火车,还可以到固始县东南的六安高铁站、金寨高铁站坐武汉—合肥—南京的高铁。

说不定未来的某一天,合西高铁(合肥——西安)经过固始,在县城南部设站,350公里,1个多小时就可以从固始到南京!

再畅想一下,未来某一天,在固始修建一处通用机场,1个小时内,就可以从固始到南京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