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琐忆

时间:2021-09-13浏览:291

紫霞湖野炊

江南的春天来得早。二月底,梅花山的梅花就开了。

周末我们宿舍七个男生约着四个女生去紫霞湖野炊,顺便到梅花山转转。

梅花山在紫金山下,由一个个小山包组成,山上的梅花已有半数盛开。看惯了家里的桃花、杏花,觉着梅花除了名气大、稍微娇艳一些外,其他的就那么回事儿,况且她还只开花不结果,便对赏花少了点兴趣,一个劲儿地催促他们快走,好早点去湖边剁馅包饺子,女生们笑话我就知道吃。

四个女生空着手边走边玩,一会儿要合影,一会儿要单照,照相就照相吧,还从包里翻出不同颜色、不同款式的衣服换着照。自己的两件换完了,又互相换着穿上照,真不嫌麻烦。洗出来的照片又都是黑白的,谁知道你是穿着什么衣服照的。

男生们都没闲着,我背着一囗大锅,手里提着菜板。其他人有的拿面,有的拿肉,有的拿菜,最可恨的是拿菜刀那家伙儿,看着哪根树枝不顺眼就砍上一刀,把菜刀弄得全是豁子。

好不容易出了梅花山,走到紫霞湖边。男生已经累得不想动弹了,女生却兴致正高。一看见水,一个个高兴得大声呼叫起来。蹲在水边擦脸洗脚,又互相泼水闹着玩儿。

大哥看她们闹得差不多了,就把他们都叫了过来,一一分派任务。我劲儿大,本来该去剁肉,大哥说你去和面,谁拿刀谁剁肉。这可苦了拿刀那小子,一把满是豁子的菜刀很难把肉剁透,基本上刀刀都是连刀。我这边面已和好醒过,女生们都开始擀皮了,那小子还满头大汗"咚咚"剁着肉。女生们不停地催他快点,他越急越弄不好。大哥走过去用手抓抓肉馅,说了一句:"都是连刀,接着剁!"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一个女同学拿手指捅了我一下:"你去帮他一下呗。"我走过去,接过刀走到湖边找了一块平整点的石头,撩起湖水"嚓嚓"地磨起刀来,一直把刀刃上的小豁子基本磨平,感觉差不多了,大拇指一试,有点刮手,刀磨好了。我抡刀剁肉,手起刀落,刀刀见底。再横竖排刀各剁一遍,手一抓一捻,馅也好了。

 我三下五除二把韭菜、葱、姜、蒜全剁了,大哥拿盆调好馅,女生们开始包饺子。没事干的男生找来几根树枝,我找结实一点的茅草搓成绳,绑在树枝上钓鱼,湖里的鱼真傻,居然有上钩的。等到饺子煮出来,竟然钓了七八条两寸长的小鱼。

 就着湖水把鱼收拾干净,直接丢到饺子锅里和饺子一起煮。今天的饺子真好吃,鲜鱼鲜汤,眼前是满目的青山,清净的湖水,还有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边吃边谈着理想人生和各自对现实的思考以及对未来的憧憬。

我们这群人,都是有激情有思想的,我们追求自由,追求真理。有自己的原则底线,信奉徐悲鸿的那句话: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夜幕降临,伴随着张蔷的巜月光下的迪士科》,我们放声高唱,激情跳跃,好像也没有人在乎谁唱得跑调,谁的舞姿更难看。

  夜渐浓,兴尽归。


忆南京

南京,文化兼具南北。既有北方的粗犷豪放,又有南方的细腻温柔。南京的秋天,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若在晴朗的秋日登上钟山之巅,可见旭日从山水间升起。北望长江滚滚东流,南瞰山下湖光涟漪。待到夕阳西下,在落日的余晖里,看城中万家灯火,龙蟠虎踞。若游中山陵、灵谷幽地,顿感天地之间,一股冲天浩气。

秋渐深,人亦爽。回想三十九年前,与潘先生及众同学初登紫金山,其情其景历历如昨。

菩萨蛮   秋日登钟山

紫金山下长江水,

流过多少英雄泪。

西望石头城,

日落灯已明。


他日若相遇,

白鹭可否留?

把酒酻滔滔,

再览众山小。



 永遇乐   高考

千年科举

始于隋唐

盛于当下

俊男靓女

风流倜傥

汗泪洒考场

数理文经

草屋泥路

却是龙门捷途

想当年

金钩银划

气吞万里如虎

四年南大

终捧红书

挥手洒泪归路

四十回顾

梦中犹记

东西汉口路

往事如烟

教学楼前

两行婆娑桐树

再聚首

休言老矣

尚能饮否



  作者:南京大学大气科学学院1982级校友王海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