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校友会|一封二十八年前的来信|祝母校118岁华诞

发布者:jfx发布时间:2020-05-22浏览次数:44

江南大学分会

恭祝母校118周年生日


转眼间,又是五月,母校迎来了建校118周年校庆。无锡校友会江南大学分会的校友代表们组织拍摄了一支参加“云校庆”活动的祝福视频,共庆母校118周年华诞。


江南大学分会于2011年成立,主要由在江南大学工作的南大校友组成,他们分布在学校的各个院系和部门,从江南大学党委书记朱庆葆教授,到各个学院领导、教师,以及学校的行政部门,都有南大人的身影。南大和江大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江大的南大校友秉承南大精神在江大踏实工作,展现出南大人的风采。


无锡校友会江南大学分会的全体校友们祝母校118周岁生日快乐!



02

“心中的纪念”



-- 一封二十八年前写给母校的信


作为一名南大毕业生,我每次遇上“520”,心里就总会多些牵挂,多些涟漪。为了表达对母校的一往情深,今天与大家分享一桩跟校庆有关的往事。


右图是自己六年前(2014年5月12日)的某日志。日志里的照片则是二十八年前的一封书信。


六年前的日志中是这样加注的:


这封信二十二年前写于当时留学所在的日本金泽大学研究生院。


二十二年后,在一个曾经认为绝对不可能的地方意外地发现了这薄薄的5页纸,叹光阴荏苒,人生如幻...


文章落款正好是5月12日,所以今天特意拉出来晒一把。


照片里的那封信,是这样写的:

 

- 写在母校建校90周年前夕


每年的五月二十日都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母校-南京大学的生日。然而今年的这一天越发的不平常了,那个无论是在人流中还是在旷野中总萦绕着我的、母亲般亲切的学校,迎来了建校九十周年的吉庆。作为一个早年曾生活在她身旁的孩子,随着这一天的渐渐到来,我的心越来越被她攫紧,向她贴近。


南京的五月,该是初夏的惠风和畅,五月的校园,该是喜庆的欢笑声沸扬。我忘不了自己方悟人生时在母校度过的那四年时光,忘不了恩师们给我的无数教诲和慈爱,也忘不了参加母校八十周年校庆时经历的第一次洗礼。


十年前,母校是在吹遍神州的科学春风中迎来她80周年校庆日的。在五台山体育馆,全校师生为她举行了隆重而热烈的庆祝会。身为学生艺术团的一员,我记不得为此而付出的辛劳,而当我们置身于体育馆中央,对着万人高唱《前进吧,南大!》时的情景却永久地留在了我心中。望着对面来自海内外的著名学者嘉宾,聆听着阵阵掌声打断的匡亚明老校长的讲话,我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庄严与豪迈。就从那时起,我领受了母校的传统与荣耀,开始正正经经地想做一个南大人了。


有人曾这样说过:在记忆的长河中,总有撕不掉的日历。的确,每逢校庆的时候,我总会捡起这些怎么也丢不下的忘却,咀嚼着、回味着。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在远离祖国的地方,我又操起了书本,开始了新的学生生活。尽管父母妻儿牵走了我大半个心,可有这么几件事又使我体验到了母校的感召力。


我的日籍导师是个严格的学者。这一年来我在他面前活泛不足、拘谨有余,没事儿的时候总躲着他。然而有一次我却仗着胆子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素昧平生,您却自愿当了我的保证人,还自掏腰包亲自去名古屋为我办理入境手续?他的回答十分快捷:“你不是南京大学毕业的吗?Kenneth Hsu(许靖华)教授就毕业于南大,他是位非常优秀的地质学家”。吓,原来如此!我的脸上一阵发烧。我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件事上自己狠狠地沾了一下母校的光。


就读和工作于金泽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与学者加起来不下一百人。在前几天的一次聚会上,一位来自华东师大的访问学者当得知我毕业于南京大学时,嘴里道出一连串的“李さんすごい、エリートだ”。当着众多人的面我又是一阵脸红。见此他连忙说道他本人是研究中国教育史的,最近在留意中科院新增选的学部委员的情况。在他一项未完成的统计中,12.8%的新委员毕业于自己的母校,仅次于北京大学(16%)而居第二位。所以他说我应该有十分的优越感。听了这番话,我脸上的烧还未退去,心里又泛起一阵热潮。


还是在不久前,在一次学术讨论会上,一位副教授递给我一沓中文版的《第四纪研究》,说这是他去年去北京开会时中国同行们送给他的,现在转送给我。在国外我还是第一次读到国内出版的学术刊物,我连忙打开书页,噢!一连串我熟知的老师的名字跃现在我眼前。霎时,一种奇妙的亲切感油然而生,冲开了心扉,冲开了记忆的闸门,于是我再一次体验到了自己与母校之间这种说不清、割不断的血缘关系,我终于明白了在这一生一世中无论我在哪儿,我的根却总扎在南大那片沃土上。


随着时间和岁月的流逝,母校的身影在自己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母校留给自己的记忆也越来越遥远。然而,母校在自己心中所占的分量却越来越重。再回首,恍然如梦,再回首,我心依旧。我不知道何时才能重返故园,也不知道何日才能与先生和同学们相聚。但是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宁愿随便在校园里找个角落,听着别人的欢笑、感受着别人的喜悦,也就心满意足了。


异国五月的风依旧清凉。念着祖国、念着亲人、念着母校90年间赢来的辉煌,我的心早就飞向远方。母校请你记住,在你最端庄、最美丽的那一天,你的游子将斟一杯美酒、着一身盛装在遥远的海外与你同贺彪彰。


愿母校意气风发!

愿老师们永葆青春!!

愿我昔日的、和目前正在母校刻苦学习的同学们更上一层楼!!!


 八四届地貌毕业生 李健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二日 夜

于日本国立金泽大学大学院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