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星陨落——沉痛悼念挚友王业宁院士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9-09-05浏览次数:314

业宁与我是抗日战争时期中1942-1945年在四川重庆市青木关国立中央大学附属中学(即今南师附中前身)高中三年的同窗好友。她美丽活泼,两眼炯炯有神,两颊上还有深深的酒窝。她读书勤奋又调皮会玩耍,她模仿好几位老师讲课时的方言与神情,学得惟妙惟肖,引得我们捧腹大笑。
       在这三年里,我们共同经历了战火纷飞,狼烟四起的抗日战争艰难岁月:我们同在泥墙茅顶的教室里专心听课;我们晨起在宿舍旁竹林里背单词、诵诗词;我们晚间在昏暗的桐油灯下做习题;我们同住在大统舱里上下双层的木床上;我们同桌共食“八宝饭”(即糙米饭中还夹杂着粺子、沙粒及老鼠屎)。
       高中三年的学习,她文理俱佳,成绩优异,年年名列前茅。
       1945年夏,我们同年毕业,同年考入中央大学。
       在这三年里曾发生过一次事件:
       当时附中的师资队伍极不稳定,教师教学质量也良莠不齐。以我们高中两年的语文老师为例,两年就换了4位老师。记得是高二下学期教语文的那位老师(我已记不起他的姓名了)中年、体胖,略显老;他课讲得不好,常常会离题发谬论,又特别喜欢朝女生看,所以我们女生就非常讨厌他。那时我们班级出墙报,没有固定的主编,由男女同学轮流担任。那一期的编辑是王业宁,我就写了一篇文章投稿,文章中含沙射影地嘲笑这位语文老师。当然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就跑到校长熊子容那里去告状。校长把王业宁叫了去,叫她说出那篇文章是谁写的;王业宁不肯说,校长便用记大过、开除等处分来威胁她,这时我们围在校长办公室外偷听的同学都为业宁捏了一把冷汗。在双方僵持不下时,我忽然想起去请班主任来当救兵。我急忙跑到他宿舍里,说明了事情的原由,陈永生老师立刻跟着我到了校长室,他把责任全部包揽下来,说墙报张贴之前,班主任本应预审一遍,这是他的失职,他应该负全责,不能处分王业宁,这样就把王业宁放出来了,我们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我首先向业宁道歉,她也原谅我。后来学校对此事也未再深究,就不了了之了。从这件事可以说明业宁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人。
       上世纪50年代初,因为我是她的老同学、好朋友,冯端则是她的同事,她深知冯端学问人品,所以又促成了我和冯端的姻缘,组织了美满的家庭。

又是机缘巧合,数十年中我们两家曾数度比邻而居,为原汉口路25号、23号,上海路148号乙楼4号、丙楼4号,以及南秀村7号10幢、11幢。
       业宁!我以有你这样一位好友而骄傲!
       南京大学、南师附中以有你这样一位女科学家为荣!
       你没有虚度此生,你在科学上结出的累累硕果将永载物理学史册!
       安息吧!业宁!我们将永远怀念你!

    (1945级 陈廉方)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