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首届美学高端战略峰会”在南京举行 ——以“学术会讲”推动美学界学术共同体形成

发布者:jfx发布时间:2020-10-14浏览次数:10

“首届美学高端战略峰会”会议现场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 近日,南京大学美学与文化传播研究中心和厦门大学中文系联合主办的“首届美学高端战略峰会”在南京举行。来自国内10余所高校和科研机构的30余位学者与会,从实践美学、生命美学、超越美学、新实践美学、生活美学、身体美学等视角,围绕中国现代美学建构等中国当代美学研究的前沿问题展开深入研讨。

倡导美学界形成良性学术对话机制

在开幕式上,南京大学美学与文化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潘知常,中华美学学会会长、深圳大学人文学院院长高建平致辞,厦门大学中文系主任代迅主持开幕式。

南京大学美学与文化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潘知常致辞

潘知常在致辞中谈到举办此次学术会议的初衷。他表示,首先,百年中国现代美学“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局面令人欣慰。但是,各个主要流派的欢聚一堂、华山论剑却从未有过。因此,我们十分期待这一“零的突破”,十分期待美学各个研究领域领军人物的“以仁心说,以学心听,以公心辨”。其次,希望通过“学术会讲”的方式,促进美学界学术共同体的进一步形成以及真正意义上的学术对话关系的形成。

“在当下,新语境对美学发展提出新的要求,如现代和后现代的艺术出现带来阐释需求,新媒介改变美和艺术的存在方式,新科技促进审美研究新手段的产生等。”高建平针对美学研究如何发展提出几点建议:“第一,加强问题意识,淡化派别意识。美学是我们的共同事业,我们需要‘和而不同’。美学基本问题研究通过争鸣才能得到进步。第二,美学研究是一个巨大的世界。西方美学史、当代西方美学、中国古代美学、中国现当代美学等近年来有很大的成就,是我们进行理论研究的基础。在当代美学理论研究中,针对实践、经验、活动、身体的美学研究也构成系列。还有认知美学、生理-心理美学、神经美学,以及从政治、伦理、社会、语言、符号、文艺、艺术等角度研究美学都很重要。来自天南海北的学者为美学发展聚到一起,各抒己见,但不要强加于人,这应是我们共同的期望。第三,当前有一种倾向,美学界出现新一轮的故步自封。我们要发展自己的美学,但需要国际对话。我们要倡导双循环,既要走出去,又要引进来。中国的书要译成外文,外国的书也要译成中文,更重要的是,要思考和吸收一些学术的观点和见解。中国美学要在对话中发展。”

多视角阐释中国当代美学

会上,实践美学、生命美学、超越美学、新实践美学、生活美学、身体美学的学者从不同视角阐释他们对美学的理解。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碧辉以“实践美学:从现代到后现代”为题发言。她表示,实践美学不是把“美”当作人的静态属性去剖析、追问,不是把“美学”当作现成的学科去建构,而是真正从人类生存发展的根基、本源去探寻“美”何以可能,“美学”何以可能。它开启了一个开放式的学科建构方法论,使美学从康德式先验性的心理结构中的一环落实为历史性、经验性的人类生存本体中的一环,一个动态发展的本体论学科。从而,它结束了古典美学的时代,开启了美学的现代形态。她认为,今日的哲学和美学的任务就是寻找、发现由历史所形成的人类文化-心理结构,如何从工具本体到心理本体,自觉地塑造能与异常发达的外在物质文化相对应的人类内在的心理-精神文明,将教育学、美学推向前沿。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张玉能介绍了新实践美学的概念、哲学基础、产生背景、发展状况,以及新实践对实践美学和中国当代美学的推进。他表示,新实践美学的哲学基础是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唯物主义的整体,它应该包含着实践本体论、实践认识论、实践方法论、实践价值论等部分。他表示,要建构新实践美学的各个方面体系,把新实践美学的观点贯穿到整体艺术中,并试图从新实践美学的角度来阐述身体美学、生活美学、符号美学、认知美学等研究,使它们在新实践美学中融合起来。

陕西师范大学资深教授尤西林以“实践美学与当代美学”为题发言。他表示,在20世纪思想史中,实践哲学和实践美学兴起并成为主流。有必要回到实践哲学去反观实践美学

深圳大学教授王晓华谈到了“实践美学与中国身体美学的内生逻辑”。他表示,中国身体美学与西方身体美学存在差异性。中国的身体美学有本土文化渊源,存在本土文化的内部互动。随后他阐述了中国身体美学的发端,并通过中国学者对广义美学身体的概念探讨了中国身体美学的命名与嬗变。他提出,中国身体美学力图推动美学研究“回到身体-主体”。

潘知常以“生命美学:‘以生命为视界’”为题发言,他对生命美学进行了详细的阐述:生命美学关注的是生命。生命美学强调“自然界生成为人”以及“我审美故我在”,审美活动是生命的必然与必须。生命美学的特殊路径体现在三个方面,即“生命视界”“情感为本”和“境界取向”,所以叫做情本境界论的生命美学,这是生命美学的纵向结构。生命美学的横向结构则是审美哲学+审美形而上学+审美救赎诗学,它们是生命美学的特殊内容。而生命美学的纵向与横向之间的十字交叉的核心则是:“成人之美”。

厦门大学教授杨春时对“主体间性超越论美学”进行阐述。他表示,“主体间性超越论美学”不是无人美学,也不是对西方理论的模仿,而是创造。比如,“主体间性超越论美学”对存在的规定,对存在的本真性和同一性的规定,具有根本的创造性;对审美的主体间性的规定和对审美的超越性的规定,均继承和超越了西方美学。

东北大学教授宋伟探讨了生命美学的范式转换与理论限度。理论范式辨析的基础问题是理论思维方式的转换。基本的理论范式存在一致性,即本体论的基本范式。当代美学的思维方式依旧是传统的本体论与认识论,但是与20世纪50、60年代的区别是隐含着对范式的突破。从后形而上学来说,新的范式即将突破旧有范式,但是根本的本体论与认识论还是蕴含其中,无法完全剥离。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刘悦笛表示,“美是生活”乃当代美学逻辑起点。“生活美学”建构的基本诉求包括以下几点:一是作为哲学美学,美学理论本身的系统化当然是首要的;二是作为本土的美学,如何将这种美学回归古典美学当中,才能得以系统化的呈现;三是作为体用不二的美学,如何在生活当中普及,回归生活引领生活。总之,关键是美学可不可以化入生活,所以才成为生活的美学。生活的美学也应是美学的生活!美学恰是一种幸福之学,由古至今的中国人,皆善于从生理、情感到文化的各个层级上,去发现生活之美,享受“生活之乐”。

三峡大学教授章辉肯定了超越美学与生命美学的贡献,并从两方面分享了他的看法:基于超越美学是否关注现代人生存的角度,超越美学具备学术和理论价值;从海德格尔的思想出发,人在意识到必死的客观现实之后,进而在审美哲学中寻找一种个人的安逸。这种自由是一种愉悦的体验。

厦门大学教授代迅探讨了尼采缺席对中国当代美学教科书的影响。他表示,首先,中国当代美学要走出德国古典美学的影响。其次,理性主义要超越非理性的抽象思维,理论本身是对现世的解释方式,且理论本身带有虚构性。第三,中国当代美学没有体系,话语方式比理论命题更加重要。最后,中西双方的话语体系可以进行流动。

展开对美学基本研究问题研讨

与会学者围绕中国美学史研究、中国文学批评的奇正互补等美学具体问题研究展开深入研讨。

“中国现代美学研究对中国老百姓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吴炫认为:“美学理论建构要建立在对前人思想理论的尊重、审视与改造之上。我的‘穿越’文学观和否定主义美学,都强调要落在中国文化现实经验中具有可操作性。”他希望各位美学专家审视自己的概念,让老百姓能够在生活中实践各种美学理念,那才是有价值的美学。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成纪表示,中国美学史研究亟待重新历史化。中国美学史既是美学的又是历史的,我们应当把它放在美学学科内部,还是把它放到历史学科内部?若是拿现在的美学理论到历史中去寻章摘句,那做的就是一种虚假的美学史,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的理论提供论证。他认为,真正意义上的美学史应是历史的组成部分,而不应是美学的组成部分。

扬州大学教授姚文放谈到当代美育的后现代转向,他表示,20世纪中国美育思想开始由“求分化”向“去分化”转变。作为一种新型的美学范式,“超越传统美学的美学”具有很高的美育理论的成色,从“第三王国”走向了“日常生活”。“日常生活”并非是通常的用法,而是一个带有很强哲学意味的特指概念。

高建平以“‘第五派现象’批判与当代美学基本问题研究”为题发言,他认为,学术语境的变化、学术风气的错位和派别的运作带来了诸多弊端。当代中国美学研究对“第五派”呈现出逃避趋势。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袁济喜以“中国文学批评的奇正互补”为题发言,他提出,中国文学批评发端于先秦百家争鸣之中,批评与反批评是当时的突出现象。中国文学批评史上,一些重大问题均涉及价值观。中国文学所涉及的根本问题是人性问题。

南开大学教授薛富兴围绕“普遍意识与反思意识对中国美学史的研究”进行讨论。他认为中国美学史研究的两条路径是特殊性路径和普遍性路径。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张晶提出,从美学的角度借助哲学的背景建构美学命题的内涵是一个值得探究的方向,可以从命题的再展示问题、命题的发展史和命题本身的体系化三个角度对命题研究加以推进。

厦门大学教授俞兆平介绍了邓以蛰艺术美学的独特建构。他认为,邓以蛰在中国现代美学的草创时期,融合诸种西方美学观念,并以东方学人的情怀介入,构建出一个独立自存的体系。

浙江大学教授王杰以提出,当代艺术的理论批评是当代美学的基本任务。中国当代艺术的政治价值是通过改变人们的情感结构而改变社会;在审美资本主义时代,审美价值具有优先性;信仰价值是悲剧人文主义可以在价值重建中有所贡献。

中南民族大学教授彭修银谈到他对于“东方美学何为‘美学’话语”的理解。他提出,“美学”话语必须要按照美学的研究方式来看问题。

除了大会发言之外,会议主办方还安排了圆桌会讲。在圆桌会讲现场,30余位学者以“学术会讲”方式自由辩论,就美学前沿问题进行了直接的交流和辩论。潘知常说:“所谓‘学术会讲’,朱熹称之为‘会友讲学’,张栻称之为‘会见讲论’。公元1167年朱熹、张栻的岳麓之会以及公元1175年的朱熹、陆九渊的鹅湖之会,‘问难扬榷,有奇共赏,有疑共析’,更已经成为千古佳话。而今天,我们的学术会讲则可以称之为:‘秦淮之会’,‘问难扬榷,有奇共赏,有疑共析’。与会学者表示,此次会议具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出席会议的是当代美学前沿的代表人物,包括自成体系的各派元老,也有创立新说的新秀,具有很大的代表性。第二,本次会议的议题具有前沿性,主要集中于当代各派理论的交流和讨论,充分展示了新时期以来中国美学的丰硕成果。第三,本次会议不仅展示了各位美学家的学术成果,也表现出良好的学术风度。

杨春时在大会议闭幕词中表示,中国美学研究已经走出了追随苏联或追随西方的历史阶段,开始了继承发扬中国美学传统,与西方美学对话,并且有所创造的新阶段。当代中国美学的发展有几点历史经验值得汲取。首先,开展学术论争是美学发展的重要契机。学术研究不能闭关自守,也不能和平共处,更不能定于一尊,只有展开争论,才能推动学术发展。其次,形成学派是美学发展的重要条件。学术必须多元化,而不能一元化,没有绝对正确的理论,只有在各个学派之间的比较、交流、互补中才能达到相对的真理性。最后,希望在现有的美学格局下,形成中国自己的学统。学派要有传承,学术要有延续,形成各自的传统,这是学术发达的必要途径。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