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平凡而睿智的人 ——回忆程广智同学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22-04-19浏览次数:10

广智,一个平凡而广有智慧的同学,是我们南大生物系动物专业1968届的同班同学。这么一位非常平凡的同学,也没有听说他工作后有什么突出的事迹,但求学期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使我情不自禁地拿起了鼠标。

聪明而不显山露水,是广智同学的特点之一。在我的记忆里,广智同学在校期间话语不多,态度和善,逢人微微一笑。他个头不算高,圆圆的脸,剃个平头,一副圆滚敦实而不虚浮的形象,他的微笑虽平淡却不带一丝狡黠,让人觉得踏实。

他的学习成绩,也如他的为人一样。没有人觉得他拔尖,也不觉得他特别用功。我们那个时候大多数科目只考一次,一考定局,即期终考试,少数科目加一次期中考试。只是每逢考试他就有点儿特别,北校园教学区的教室晚自习9点钟熄灯,南园宿舍9点半熄灯。走廊里的灯是通宵不熄的,但灯光很暗。每逢考试,不论是期中还是期终,考前的一两个或两三个晚上,他总要在宿舍走廊昏暗的顶灯光照下复习功课,常常奋战到半夜。这种艰苦奋斗带给他的报酬总是5分,不过这样的学习和应对考试的方式是大多数同学不习惯的,也不会有好的效果。但广智却是非常适应,而且乐此不疲。对此,很多同学都非常佩服,而我是特别的佩服。

乐于助人是广智同学的另一个特点。他家住苏州,我现在还记得他家的号码是凤凰街74号。我家住南通市,南京与南通有3条交通线。其一是乘长江轮南—南直航;另一条路是从南京乘火车至上海,转沪通江轮回通;再就是长途汽车。有年暑假我买了南京至上海的火车票,那时的规定可以有3天的签票时间。我在无锡下车玩了大半天,主要是鼋头渚。晚上在苏州站下车,找到广智的家中,在他家住了一宿。

第二天早晨,他替我准备了一辆自行车和一张苏州地图,也不与我客套,要我自己去玩。我的主要目标是虎丘,他告诉我大体的方位,从地图上看并不太远,而且可以沿着公交车站走。我记得骑自行车20来分钟就到了,自游自乐,倒也爽快。广智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为人热情,却没有虚情假意,他帮助別人,帮得实在,恰到好处。从虎丘回来,他送我到火车站,帮我送上了火车才返回。

这次游览虎丘,看到了中国的比萨斜塔——虎丘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我多次出差苏州,却没有再去过虎丘!

广智与我同宿舍,他与全班同学,包括同宿舍的同学都相处得很好。从来不曾与同学吵过架,甚至连争执都不曾有过!我们五年多的大学生涯中,有两年多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他也从不与人争论,有时间他就偷偷地看点书。现在回想起来,他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他在各方面对自己很严格,一间寝室八九个人,他是内务最佳,卫生最好的二三者之一。

那时南大的男生宿舍,一间寝室摆五张木质高低床,规定是住10个学生,根据班级的人数,一般也要住八九个,比较拥挤。南园宿舍区有一间浴室,我记得冬天是每周开一次,广智与我们一样,冬天每周冼一次澡。但他还有一个习惯,春秋冬三季不冼澡的日子,他都要冼脚冼屁股。同寝室的同学有时与他开玩笑,说他像女生,他也从来不生气。我记得我也与他开过这样的玩笑,他说成了习惯了,不冼不舒服。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5年多,毕业了。各奔东西,那一次的分配是四个面向,分配到市县或者农场,不分单位,因此,同学间几乎失去了联系。广智好像是分配到苏北的某个县,后来听说调回苏州,改行在一家精神病院做医生。从生物学到医学,虽也有专业接近的内容,毕竟隔行如隔山,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事非经过不知难啊。我在苏州出差时找过他几次,都没有找到!

2018年毕业50年在南京聚会,我没有去,广智也没去,组织聚会者说没有找到广智的信息。最近,同学群中传出消息:广智已经驾鹤西去,具体情况不详。

多好的一位同学,平平淡淡地上学,悄悄然然地工作,又不声不响地离开了人世。他努力地适应社会,也为社会作出了贡献,却不向世间过多地索取什么,也从不张扬。据同寢室张顺凤回忆,程广智是南大射击队的队员,但他从不炫耀,从不摆谱,班上不少同学都不知道。他的一生虽然平淡,却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回想。我想,像程广智这样的南大学子,一定还有很多很多。

谨以此文向已经逝去的程广智老同学老室友及其家属表示深切的悼念和诚挚的慰问!

    (文/达少华)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