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免衰:乱线出华彩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9-09-05浏览次数:39

在艺术中,“乱”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在中国传统书法里有狂草书法,在山水国画里有乱麻皴、乱柴皴和乱云皴;中国刺绣里还有一种乱针绣……
       宇宙间的万事万物,莫不混沌。然而所有乱线的绘画语言和世间万事万物一样,绚丽多姿,在自然之中表达美。
       南京大学生物系校友、旅加华裔画家方免衰就是在“乱”中创造美的一个人。他打破了传统中国画写意的局限,独创了集合东方线条美和西方色彩美的“乱线画”,用独树一帜的“线色皆乱”来以乱取胜,获得了画界的一致好评。
       今年10月,他将携新作再一次去北京参展。对于这位南大学长,方免衰说对于绘画的热爱是从学生年代就开始的。

医学生的“美术梦”

80岁的方免衰穿着浅黄色的香港衫,喝着冰可乐。他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年轻许多,谈起自己的画作,脸上时不时漾起笑容来。
       如今很多人已经忘了他是一名医生,只记得他创立了“乱线画”,是一名具有突创性的画家。
       方免衰是他的笔名,他的真名叫卢伟成。
       出生杭州的方免衰,家学深厚。著名书画家陆维钊与他家是邻居。旧时习字画画,每每都能得到大师教诲。1957年,方免衰考入南京大学生物系,开始了一段艰辛而又美好的求学岁月。

1957年,郭影秋书记从云南到南大任校长。郭校长就像一位深谙水性的船长,在大风大浪中指引南大绕过暗礁,在时代汹涌的大浪中奔涌向前。
       一名学生遇到校长是不容易的。恰逢1960年元旦,方免衰去南大食堂布置新年舞会会场。
       “我在画几匹大马时,郭校长走过来,问我会场布置得怎样了。我很高兴地告诉他,会场马上就布置好了,他新年祝辞的讲台也准备好了。”方免衰回忆起这件旧事,依旧很感慨。
       在他的回忆里,在生活清贫而精神富足的年月里,郭影秋校长把欢笑与坚定带给了大家。
       “那时候读书的梦想就是希望成为一名科学家,将来能够报效祖国。”和所有有志青年一样,方免衰希望能够为人类生命事业作出贡献。
       志愿做一名医学研究者,然而心底对于绘画的热爱依旧没有弥散。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受外部环境影响,大学生们纷纷到农场工厂干活,参与勤工俭学。19岁的方免衰决定发挥自己画画的特长,和班上一同学一起考取了生物系勤工俭学绘画小组,开始给书本绘制插图或晒图。
       “当时画的是动物或植物,参照外文书画或画标本,鸟、苹果、低等植物等等,都非常精细。”方免衰说,这样可以熟悉一些出版业务,对以后也有好处。
       一边读书,一边劳作,一边绘画。方免衰的记忆里关于这段风华正茂的岁月有着无尽的有趣的故事。然而在所有激荡的岁月里,都印刻着对未来的无限想象,也印刻着未来的无限可能。

用科学的思维来绘画

1962年,方免衰从南京大学生物系生理专业毕业,毕业后就回到了家乡杭州,在浙江医科大学从事基础医学研究。1984年,辗转到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读博士后,从事肿瘤学研究。
       在他的生命轨道里,悬壶济世、治病救人是毕生追求。然而在从事科研的过程中,也有着许多“意想不到”。
       “我在美国接受了系统的西方美术教育,那时候就很想找到中国画创新与突破的各种可能。自幼受到陆维钊先生的影响,方免衰深深受到了“陆体”精神的影响,这促使他在艺术上独树一帜,别具一格。
       第一张乱线画《女歌手》是1987年在美国威斯康新的小城麦迪逊时所创作的。方免衰开始跟随美术系研究生白安瑞学习印象派绘画,她的画室里有很多五彩缤纷的印象派大师的作品,令人激动不已。
       方免衰每周临摹一幅作为功课交给老师,其中临摹了一张莫奈湖光山色的油画,让白安瑞的导师看见了,认为色彩画画得很不错。
       在美国的求学期间,方免衰接触到了更多野兽派、表现派、抽象派、以及波普艺术的作品,那些强烈的色彩和自由的构图对他深有启发。
       于是,他秉持着“无新不出画”的信念,受法国印象主义修拉“点彩派”的启发,在深厚的中国传统绘画的基础上,他创造了“乱线画”。“乱线画”是以中国画的灵魂线条为核心,随意涂写,利用彩色线条的纵横交错表现来营造形象。近看抽象,远看具象。从混沌中获取了似与不似的形象,以东方的线条寻求西方绘画的效果。
       在他的笔下,宣纸、水墨和丙烯是他绘画的法宝,“从无序到有序”成为他的绘画哲学。如他所言,他试图用科学的思维将线条扭曲成极具立体感、有棱角的画面。这也正如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所赞誉“乱线画是一种创造,无序中有序,抽象中具体,模糊中清晰。给人美的沉思与遐想,与科学技术中的模糊、随机、混沌的概念是相通的。”
       中国美术学院资深美术史论家杨成寅教授评论方免衰的画“融中西于一体而以中国民族气派为主,其画的哲学基础为太极阴阳辩法”,乱线画只是穿着光亮的法国长裙。虽然有着西画鲜艳的色彩和显明的立体感,但深含国画的内核,以线为基因,未离开中国画。正如著名美术评论家、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刘勃舒说的“此新方法的尝试是可行的,所获得的效果是好的。乱线画东西方都是能够接受的”。

创造自在美的世界

线条是中国绘画的灵魂,抓住线条就不会偏离悠久的中华文化传统。
       杰出的点彩派画家修拉曾言:“与其在调色板上把颜色调均匀,不如直接把原色片排列在画布上,让观者的视觉自行混合色彩。”
       追求作品风格的创新与技法的改良,是每一位书画家都在探索,甚是为之终生奋斗的目标。方免衰用线穿插游弋,用线呼吸于艺术空间,以彩线来让视觉领略彩色的空间融合效果。人物、静物、风景,它们带着光的温度在色彩的线中凌乱着、跳跃着,被激情放纵着,又被理智所控制着,像迷离的梦幻空间,既具有广度、深度,又具有无限遐想的空间。传统被引用、被改造、被重构,使之有了新的意义。
       1995年,由中国画研究院主办的旅加画家《方免衰乱线画展》在中国画研究院展览馆举行。展出的乱线画作在运用传统和突破局限方面做出了成功的尝试,虽为乱线堆积,纵横交错,即乱而不繁,粗犷处而不流于霸焊、工细处而不陷于呆板,在轻松随意间创造自在美的艺术世界。
       1996年在中国美院、1998年在刘海栗美术馆举办个展。方免衰乱线画建立了世界性的名望,评论界甚至将乱线画评价为新“流派”,受到各界人士的高度评价和喜爱,包括美国布什、卡特、福特、里根、克林顿总统及著名收藏家的热捧。
       这么多年来,方免衰一边为人类抗衰老事业做出不懈努力。2013年,方免衰甚至用进化论解释中草药治疗原理,文章发表在中国《自然杂志》,得到了美日学者的支持。一边他为人类美的世界的创造而不断日益精进。2016年,他为G20杭州峰会的20国领导人创作了画像,备受好评。他的画作也多次荣获国内或国际大奖,入选《中国书法美术年鉴》《中国当代名家书画精品大典》《中国美术界书法界优秀作品选集》等。
       在方免衰看来,“改良”并非易事,尤其是对具有数千年光辉历史的中国画的改良,更为困难。然而作为一种创新,中国画的改革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与日俱进。像现代大师齐白石、徐悲鸿和李可染均对中国画做过改良,才使中国画不断前进。而乱线画对国画的改良只是一种尝试,好坏不论,是对是错,有待年代的考察和众人的指教。
       诚然,在中国画创新的道路上,方免衰不愧为勇敢的开拓者。他说,活到八十岁长寿的秘诀在于坚持做有意义的事情,他编写了一本《怎样画乱线画》教程,希冀更多的人能够认识乱线画和喜欢乱线画。
    (文/张磊)
方免衰乱线画欣赏见本期封三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