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卫华:传道解惑,乐在其中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9-05-23浏览次数:35

朋辈者,求学好问,胸中有知,亦仁且勇;
       师辈者,传道解惑,育人雄伟,天开教泽。
       这是黄卫华老师在2017年“锦年可柒”新生文艺汇演上的朗诵《南大教授说》。朗诵毕,掌声雷动,久久不息。

结缘南大,如鱼得水展拳脚

黄卫华,江苏靖江人,1957年7月生。1978年至1982年就读于南京大学数学系计算数学专业,毕业后留在数学系任教,现为南京大学数学系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教授。

黄老师与数学的缘分可以追溯到1974年。
       高中毕业以后,黄老师渴望接受更高等的教育,但是由于一些原因他不能通过工农兵推荐的方式上大学。出于兴趣,他选择回到农村做了一名数学教师。在做代课老师的第三年,他赶上了恢复高考。考虑到他要兼顾代课和复习非常辛苦,学校领导帮他减轻了一些代课任务;另一方面,考上大学相当于“跳龙门”,因此农村生产大队也不会追究因为复习高考而不出工的人。有了学校和社会两方面的支持,他离求学梦想更近了一步。考虑到兴趣和身体等多方面原因,他填报了师范院校的数学专业。由于那一届考生基数太大导致扩招,而且南大录取时综合考虑总成绩和数学成绩,他最终凭借着出色的数学成绩幸运地成为一名南大学子。
       刚恢复高考以后的大学生,他们之中有的人是像黄老师一样等了几年才等来了上大学的机会,更多人则是经历了近十年的漫长等待;所以,大家都特别珍惜在南大学习的机会。那时,学生尊重老师,老师也关爱学生,整个学校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蒸蒸日上的景象。据黄老师回忆:“那时候没有手机,打电话甚至要跑到电信公司。也没有电视、网络,外界的诱惑比较少,大家能沉得住气、静得下心。平时除了辅导员督促体育锻炼,课外活动很少。不管是通修课、选修课,大家都会积极参与。如果没有课,大家就在教室自习。”这一届学生在学习上脚踏实地,在科研上钻研创新,涌现出了一批优秀人才,成为社会的中坚。
       上过黄老师微积分课的同学都有这种体会:他对于基础概念极其重视,但也经常补充数学在实际生活和科研中的应用方面的内容。这样的教学安排,不仅使学生能牢牢地掌握住概念,也给即将走上科研道路的他们很大启发。黄老师说,这种教学方法与大学时期老师们对他的言传身教密不可分。说起大学阶段印象最深刻的老师,他提到了王巧玲老师和陈瑞珠老师。
       王巧玲老师是数学分析的习题课老师,职责只是批改作业。但是她当时把同学们召集在一起开设了一个“答疑课”。后来她发现提问的人不太多,于是她就把“答疑”变成了“质疑”。黄老师说:“在她质问的过程中,我们对于基本概念的理解更加深刻。这种‘抠概念’的教学方法对我后来的教学工作很有帮助。”
       陈瑞珠老师则是他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黄老师所在的小组选的课题是如何消除航拍照片对接时的误差,这在计算机并不发达的时代是一个难度极大的问题。小组7个人经过建模、编程等等一系列工作,用了两个月终于完成了课题。“当时第一个感受是数学的确有用武之地,第二个感受是老一辈的数学家真的非常厉害,他们严谨的学风让我一直铭记在心。”
       从黄老师的叙述和他的身体力行中我们知道,正是南大一代又一代的老师们将这种严谨的治学之风传承下来,才有了南大“励学敦行”的优良传统。

春风化雨,另辟蹊径解疑惑

在南大,有的老师因为在科研领域勇攀高峰得到大家的敬重;有的老师因为远见卓识独树一帜受到朋辈的景仰;也有的老师像黄老师这样,因为几十年如一日地在基础教学的岗位上默默付出而被学生铭记在心。
       黄老师负责教授本系的基础课程、计算数学专业的专业基础课以及非数学系的大学数学课程。学生们谈起他,通常直接称呼“黄爷爷”,不仅是因为从年龄上来说,他已至花甲之年,而且因为在学业和生活的方方面面,他都对学生给予了家中长辈一般的关怀。
       谈到与学生的相处,黄老师搬出了太太的话,“不务正业,喜欢和学生唠嗑”。他认为,与学生交往,往往是这种不经意之间的交流使师生之间建立了较为紧密的联系,而非刻意说教。“如果能在日常的交流之中让学生感受到自己的一些经验是合理的、可取的,我认为就达到目的了。我如果只站在讲台上讲课,学生会觉得老师高高在上,可能会有距离感。可能就是这些平时的小互动让学生觉得我很亲切。”
       一位同学在被采访时说:“黄爷爷发自内心地关爱学生,这一点非常让人感动。他热爱教育还有学生,平时和学生互动很多,他每次下课都会在教室里来回溜达,跟同学说话。”通修课听课人数众多,老师很少关注具体某一位同学。但难得的是,黄老师能够记住课上很多同学的信息,甚至与转院系的同学还保持着联系。教过的学生在校园里散步、在逸夫楼买早餐时如果碰到他,他一定会叫出学生的名字,关切地询问最近的情况。
       在与学生的日常交流上,黄老师有着独特的见解和手段。他认为,随着时代的变迁、技术的革新,“传道受业解惑”的方式已经与他上学的时候有很大不同,而亘久不变的是师生之间的交流。为了方便同学们在课后探讨习题,他要求课代表组建了数学讨论QQ群。在群里,同学们经常为一道题目争论得热火朝天,黄老师也时常参与讨论,给大家提供思路。通过这个QQ群,比较害羞的学生也可以通过发起私人聊天的方式让他帮忙答疑解惑。这种与时俱进的方法不仅极大程度地带动了学生们的学习热情,而且拉近了他和学生之间的距离。
       今年寒假期间,鉴于有些已经修完微积分的同学退群的情况,课代表发起了群投票征集关于是否要解散QQ群的意见。有位同学说“既然黄老师投了保留这个群,那我们就留着这个让他能够继续窥屏、关心我们的小窗口吧。”

俯身孺子,亦师亦友亦家长

黄老师在QQ个性签名一栏写着“我是一头老黄牛”,他解释说:“人要勤勤恳恳,埋头苦干,多干活少说话。所以我把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而他确实在几十载的教学岁月中践行着这条座右铭。
       年过六旬,黄老师给人的印象总是精神矍铄、满面春风。一位同学说:“有一次因为教室小没座位在后面站了两个小时,特别累。当时才发现,黄爷爷就是一直站下来的。”在考试前他总会安排一次答疑,如果来提问的同学很多,他甚至放弃午休,在办公室喝着咖啡为同学们解决困惑。学生遇到难题会通过QQ提问黄老师,即使是深夜三四点,他也会很快给出详尽的回复。这些在他看来不过是份内之事的细节却让同学们倍受感动和鼓舞。
       尽管教学经验已经十分丰富,平时黄老师还是会研究所授课程的参考书,思考从什么角度讲解能让学生们更好地接受知识。他说:“老师懂是一回事,要让每一位学生理解是另外一回事。”这使笔者不禁联想到陶行知先生所说,“惟有学而不厌的先生,才能教出学而不厌的学生。好的先生必是一方面指导学生,一方面研究学问。”
       黄老师还很注重青年教师们的发展。2017年秋天,是他第三次被学生评为“我最喜爱的老师”,成为此评选项目的“恒星奖”获得者。谈起获奖感受,他出人意料地表示“很惭愧”。在2016年,他就已经向主持评选工作的学生教学评议委员会反应过,希望把机会多给年轻老师,因为有很多非常优秀的年轻教师在教学舞台上做得很好,他们值得这份荣誉,而且他们更需要学生的认可来激励自己做得更好。“要让年轻同志成长起来。”
       作为学生们的黄老师,他对教学一丝不苟,孜孜以求;作为孩子们的黄爷爷,他对他们关怀有加,亲密无间;作为年轻教师的前辈,他关心下一代教师力量的成长。对于黄老师来说,传道解惑,育人雄伟,其乐融融。

    (文/教衡)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