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江合卺,数一同舟——记数学系1965级校友如皋聚会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9-12-02浏览次数:445

共和国70华诞前夕,2019年秋分时节。南京大学数学系1965级数理逻辑专业(简称逻一)的袁斌、房立英、张翠翠、杜锡龙等共15名同学,计算专业(简称计一)的张桂娣等4名同学,数学专业(简称数一,“大数一”又是三个专业共同的简称)的汪维喜等两名同学及同学眷属总共33人,团聚在享有“金如皋”美誉的著名长寿之乡——如皋。“如皋”这个“动宾结构”的含义,就是“到了一块高地”。从数学上讲,“皋”就是极大值点,是一个驻(住)点,是故如皋为宜居之地。其地形如同龟背,而龟龄鹤寿,恰又印证了如皋是长寿之乡。其实当初逻一同学选定今年在如皋聚会,还有两层深意,一是因为逻一的30人中有4名男生家在如皋,后来又有一名女生的婆家在如皋,因此,全班1/6是“如皋人”。而站在“大数一”的角度来看,则总人数的1/3的同学来自包括如皋在内的“大南通”或以如皋为中心的方圆一百公里的之内的地区;二是因为今年恰逢逻一班杨海林的金婚大典。

9月22日下午,同学们陆续报到,下榻如皋深海蓝鲸大酒店。晚上便是杨海林夫妇的金婚盛典,同学载歌载舞恭贺白首双星。海林夫妇盛宴待客,宾主互敬如仪、欢聚一堂。热情的同学们在他们的金婚大典上,在群主纪少华的主持下,让他们补行了合卺(jǐn)礼,补喝了交杯酒。祝愿他们“举案齐眉、百年偕老”,“勉励”他们“将爱情进行到底”!陶万谟同学恭贺的楹联道:“金婚大典杨校长风度翩翩德高望重,白首伉俪石老师含情脉脉情深意长”,并别出心裁地赠送海林夫妇一对金婚瓷偶。在吕森森同学演奏的萨克斯乐曲的伴奏下,同学们高歌《友谊地久天长》,声振屋瓦、响彻如城。逻一近来年年聚会,大家熟不拘礼,也少了些“抚今追昔、感慨万千”,更多的是互道珍重,相互嘱咐着把自己的晚年过得更好。正如逻一的老班长陈时中同学所说的那样,今年的如皋聚会使我们分享了如皋的人文灵气、长寿寿气、繁荣福气和海林夫妇的金婚喜气,使聚会充满了吉祥的瑞气。说也奇怪,我们来的时候,天气预报说最近有断崖式的降温,而且连日有雨,但是聚会期间天气冷暖适宜,硬是没下过一场雨,这不是得天独厚吗?

第二天(9月23日),按群主纪少华的安排,我们上午游览了水绘园。我们漫步在这个被人们称为“中国第一情侣文化园”的人间仙境中,在这里合影留念、畅叙友情、左顾右盼、目不暇接,其乐何如?当天下午,我们又游览了定慧寺。部分同学登临佛寺内的七级浮屠,极顶一览,依江临海的如城尽收眼底,秋风徐来,好不惬意。晚上的酒宴和联欢会同步进行,马金川、吕森森、杨相超、邢桂芬等同学和杨海林的夫人石老师引吭高歌。唱到兴奋处,宋顺林、纪少华、张桂娣、潘舜英等同学踏歌起舞,舞姿轻盈妙曼,使人难以相信他们都是年逾七旬的翁媪。

第三天(9月24日)上午,我们游览了长寿园。下午,参观了红十四军纪念馆,这是目前江苏境内唯一一处反映土地革命时期的红色旅游景区。然后我们来到了风光秀丽的龙游河生态公园,想到聚会即将结束,明天早晨我们又将各自返程,于是大家流连不舍,从多个不同角度组成多个不同的组合,留下了自己的“倩影”。

第四天(9月25日),早饭后8点钟,是原定如皋聚会结束的时间。本来我们已经确定返程,不料前天晚上峰回路转,我们又接到计一的杨耀康施惠芹夫妇和徐瑞斌夫妇的邀请。南通、启东美景在望,同学盛情难却,除了热情的东道主杨海林必须留下处理聚会的善后事宜和来前已经预购了返程票者之外,其余18人,都接受了邀请,11点之前,车到南通。午餐后,我们来到了滨江公园。滨江公园是狼山风景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江面开阔、烟波浩渺、山海相连,远处,长江口第一大港狼山港的雄姿依稀可见……,使人心旷神怡。接着我们游览了清末状元、洋务运动时期的大实业家张謇于1905年独资创办的南通博物“苑”,这是中国第一座苑囿结合的公共博物馆,也是国家首批一级博物馆。“张謇”,这是一个南通怎么也省略不了的名字,到处都有他的韵迹、他的遗产。出得苑来,稍事休息后,杨耀康、施惠芹夫妇为同学们准备了丰盛的接风洗尘的盛宴,已经回到镇江老宅的宋顺林同学又驱车携酒前来助兴。

“昼登狼山,夜游濠河”,这是南通旅游的首选。晚上8点我们夜游濠河,同学们排队候船,森森同学吹起了随身携带的萨克斯,流畅高亢的乐曲,仿佛把我们带回那流金的青春年代……。萨管悠悠、波光粼粼,令人想起朱自清先生的名篇《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来。管声掺着水音,显得更加清越,秋风从游艇外,爬过船舷,探入窗内,撩人思绪。从导游口中我们知道,濠河是南通的护城河,它形如葫芦环绕南通老城,被誉为南通城的“翡翠项链”,它串起了波光潋滟、柔影旖旎的南通风光。按照“筑城即有河”的说法,这远近闻名的“碧水濠河”已有一千零六十一年的悠久历史。一艘艘游艇像昂首浮出水面的龙,在星空下悠闲自在地游着。远远望去两岸楼房幕墙上的五彩缤纷的霓虹好像交汇在一起一样,游艇到处,浮光溢彩渐开,南公园、濠西书院、文峰塔等景点迎面走来,又纷纷后退,真个步移景换、目不暇接。8:45,游艇沿河绕城一周返回候船处,森森的萨管重新响起,大家踏着乐曲,愉快地回到了旅社。

第五天(9.26),“十八勇士”告别南通,在徐瑞斌同学夫妇的带领下,面的一路向东直扑自古被誉为“黄海明珠”的启东吕四港。吕四是全国六大中心渔港之一,启东第一大镇。我们来到吕四港时,这里一片繁忙景象,渔歌号子此起彼伏,梭子蟹、小黄鱼俯拾即是。足足二十米长的恢宏大网捋在甲板上,几个渔家妇女正在织补渔网。然后我们来到离港口不远的海鲜一条街,瑞斌夫妇为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海鲜宴。半天奔波后,略显疲惫的我们,便老实不客气地“饕餮”起来。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取道“碧海银沙”。这“碧海银沙”是一个投资百亿的人工沙滩,在3.5公里长的海岸线上,将海底进行混凝土固化,海水进行净化,海南运来的白海沙摊铺在原来的黄沙滩上,于是在东海和黄海的交接处才有了这一望无际的碧海银沙!在这里,我们信步徜徉、合影留念,我们追逐着、嬉戏着,森森同学实在爱不能舍,干脆就在那白沙里翻滚了起来。我们给这里带来了孩提般的欢笑,带来了白发飘飘的祥和,带来了高亢的萨管声。年轻游客对我们投来钦羡的目光,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

不到如皋,怎知江海之大,怎知秋色如许!整整5天,我们南大数学系1965级,没有专业之分,没有门户之见,相搀互扶,同舟共济,一直沉浸在浓厚的袍泽情谊之中。三对东道主杨海林夫妇、杨耀康施惠芹夫妇和徐瑞斌夫妇殷勤周到地为我们服务,陪伴着他们所热爱的同学们,自己也如江海汇流一样,升华了自己的爱情。“送客千里,终有一别”,我们“大数一”的毕业50周年聚会又开始报名了,同学们,明年5月再会!


清晨,是谁把天幕的旋钮扭亮。

那挂在半空的一弯下弦月,在喔喔的鸡鸣声中离场。

吕四港小心翼翼地,从涌起的洪波中,托起一轮朝阳。

啊,好一轮殷勤的秋阳,他扭捏着身子,

从东到西渐次地,把如皋的大街小巷照亮。

大江挥洒着如椽的巨笔,勾勒出水绘园园林瓦舍的古典和时尚。

冒家巷内辟彊画眉,小宛凝妆。

今天是什么日子?三十袍泽欢聚一堂,互道契阔,歌声嘹亮。

来啦,来啦!轻歌曼舞引来一对鹤发童颜的新娘新郎。

五十金婚的白首双星啊!热情洋溢的同学们为你送上一曲《友谊地久天长》!

    (文/熊建康)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