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文化曲人张充和与孙康宜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9-12-03浏览次数:308

主编《剑桥中国文学史》的旅美汉学名家孙康宜教授热爱昆曲艺术,她在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接连推出了两本图文并茂的描绘曲缘的读物,在文艺界引起了广泛回响。两书都是依据旅美昆曲家兼书画家张充和提供的珍贵资料选辑而成的,第一本叫作《曲人鸿爪》(2010年1月版),勾稽了吴梅、王季烈、杨荫浏、吴晓铃等四十多位文化曲人有关书画本事的世纪回忆,题署为“张充和口述,孙康宜撰写”;第二本叫作《古色今香》(2010年5月版),选印了张充和的墨迹精品,题署为“张充和书,孙康宜编注”。她俩都是我熟悉的文化曲人,这不由得使我回想忆念昔年跟她俩相与论学的往事。

张充和是“张家四姐妹”中位列第四的小妹,她不仅是曲坛名家,而且是书画才女。她的夫君是美国耶鲁大学汉学家傅汉思(Hans H.Frankel),张充和随夫赴美后也在耶鲁大学执教,传授中国书法和昆曲。我之所以与她熟悉是由于两方面的缘故,一是她二姐张允和的介绍,嘱我称她为四姐;二是1978年9月,张充和来南京拜访南京大学匡亚明校长,匡校长要我陪同接待。匡校长告诉我,1928年他在苏州开展党的地下工作时,曾得到乐益女子中学创办人张冀牖的帮助。他在乐益女中担任国文教员时,张家四姐妺都是他的学生。张翼牖的子女们都是曲迷,匡校长爱好昆曲便是受了张家的影响。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他很怀念乐益故人,充和这次来访,他嘱我从中联络。

1978年9月初,允和二姐从京中给我来信,告知充和已从美国飞抵北京,决定由三弟定和(中央歌舞剧院作曲乐师)陪同到南京,住在四弟宇和家。宇和是中山植物园的研究员,家住中山门外苜蓿园。我到苜蓿园会晤充和、定和、宇和是在9月10日下午,先去转达匡校长热诚欢迎之意,然后匡校长于当晚亲自到苜蓿园来相叙。11日下午,我陪充和访问了南京昆曲社,与新老曲友联欢。12日下午,由我去接充和姐弟参观南京大学,再到匡校长家里。匡校长设宴招待,家常叙旧,议题是回顾乐益女中传唱昆曲的盛事。匡校长请充和唱曲,充和拿出她随身携带的曲笛,又吹又唱,我和定和、宇和也轮流唱了起来,充和又谈起书画之事,匡校长兴味盎然,即以“沫若书卷”和“黄山笔筒”相赠。定和从“沫若书卷”谈起20世纪40年代在重庆时曾应郭沫若之约,为其五幕史剧《棠棣之花》谱曲。恰巧我年轻时唱过《棠棣之花》的插曲。为了验证剧曲之妙,我当场唱了该剧第四幕中“在昔有豫让乃是义侠儿”一曲,匡校长称赞定和谱的歌曲很好听,定和十分高兴。

到了十月初,我接到充和四姐返美后的来信,信中说:


此次回祖国,看到家人与新旧朋友,非常愉快。南京方面,有您给我联络,费神费力,真是十分感谢。尤其是见到亚明老师及曲友们,真是可贵。这份友谊,永远不忘。

回来见到各处曲事欣欣向荣,想不到匡老师如此欣赏昆曲,真是难得。匡老师是个忙人,那日您听到,他要以私人姿态看汉思,像是看女婿似的(一笑)。到时候,盼您仍与匡老师及汉思之间作一联络人。


匡校长想看“洋女婿”的愿望到了1983年10月终于实现。恰好那时傅汉思教授应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天津外语学院之邀来华讲学,充和陪同夫婿南下。我跟匡校长讲了,确定在10月15日下午,我陪同张充和、汉思伉俪到匡家相会。汉思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从容对答,匡校长见到这样的“洋女婿”,赞美不已,特设家宴款待。碰巧江苏省昆剧院当晚在秦淮剧场公演,匡校长预先购买了座券,请客看戏,戏码是《贩马记·三拉》《西游记·借扇》《渔家乐·相梁刺梁》。充和与汉思看了大呼过瘾,满心欢喜!

这期间,充和四姐在耶鲁大学培养的两位昆曲研究生曾先后来南大访学。1981年7月来的是宣立敦(Richard E.Strassberg),为期一个月,他把俞振飞的《粟庐曲谱·习曲要解》译成英文,我介绍他到上海拜见了俞老。1987年来的是魏道格(Douglas Wilkerson),作为南大中文系的高级进修生在我指导下访学一年。他专攻明清传奇剧的研究,既能唱曲又能吹笛,我常带他到江苏省昆剧院看戏,他往往有独特的见解。

再说我和孙康宜教授相识的来由。她原籍天津,1944年生于北京,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获得文学博士学位后,曾任该校东方图书馆馆长。1979年来南京大学访学,与外国文学研究专家赵瑞蕻、杨苡、张月超等学者来往。她喜爱词曲,约我在7月21日下午在赵先生家聚会。她带了一架录音机,我唱了南宋姜白石的小令【鬲溪梅令】和慢词【暗香】、【疏影】及【扬州慢】,再唱了明代汤显祖《牡丹亭·游园》中的一套南曲。她饶有兴味地录了音,还摄影留念。她回到美国后,于8月23日给我来信说:


月前于南大幸与先生会晤,并听您唱词曲,至今印象深刻。返美后曾多次转播先生之唱曲,朋友们均甚佩服您之才学高博。今洗出相片二张,附上给您,以为纪念。


后来多次通信又互寄学术论文。1982年,她受聘为耶鲁大学东亚语言文学系教授,曾任系主任和东亚研究所主任。1996年12月17日,她给我邮来了她和夫婿、女儿的“全家福”合影。2005年8月下旬,她到北京参加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主办的“明代文学与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明代文学学会第三届年会”,向大会提交了《台阁体、复古派之关系与比较》的学术论文;正巧我也参与此会,和她朝夕讨论,畅叙一切。

孙康宜教授在耶鲁大学任教已逾三十年,她和张充和女士结为亲密的姊妹曲友,知音共赏,得慰平生,所以她能够为充和四姐编集《曲人鸿爪》与《古色今香》两本引人入胜的专著。承蒙她关注,书中考述曲人曲事的相关条目时,曾引我的《二十世纪前期昆曲研究》,又提及我主编的《中国昆剧大辞典》。她治学勤奋精进,成果累累,尤为著名的是她和哈佛大学东亚系宇文所安(Stephen Owen)教授合作主编了集欧美汉学之大成的《剑桥中国文学史》,自2013年由三联书店出版中译本以来,声誉日隆!

    (文/吴新雷,本文原载《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2月19日第7版)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