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往事点滴

发布者:徐月瑶发布时间:2019-12-03浏览次数:357

一 新生报到


1978年南大录取通知书来得迟。牛皮信封9月才到,10月份开学。开学那天起大早,赶县城去省城的长途汽车。每天一班,凌晨6点出发。一只祖传的樟木箱子里面装着被褥衣服。几天前母亲专门洗晒过,还手把手地教如何叠衣服、如何缝被子。随身网兜里装着热水瓶、脸盆之类的。中午汽车在一个小镇上停下,吃中饭。一群农民围上来吆喝,兜售瓜子花生米。还有几人举着老母鸡伸到车窗口,问要不要,可以用粮票换。汽车经六合过长江大桥,下午四五点到南京。长途站门口,南大设了摊点,校车早已在那里候着。上得校车,半小时后汉口路右拐。马上眼睛一亮,偌大的校门,“南京大学”4个大字金光闪闪。南园汉口路校门口迎新摊位一字排开,横幅条条、系旗飘飘。接待我的是数学系77级的李晓铭学长。大帅哥,温文尔雅、热情妥帖。


二 不同的学生


校园里的学生大致分3类。第一类是76级的工农兵学员,年龄普遍大,是老大哥、老大姐。诚恳低调,世故精明。第二类77级。也比我们大些,男生军裤中山装,自信沉稳。女生白净大方,有书卷气。剩下的就是我们这帮新生。特别是年纪小的应届生,很多农村县城来的,拘谨、土气,傻里吧叽、目光游离,一眼就能分辨。


三 站着用餐


一年级时食堂里没长凳,全体站着用餐。八人一桌,八大金刚。人齐了开饭。桌中央一大盆饭、一大盆菜,桌长均分之。每人一碗,吃完再添。顿顿都吃得底朝天。女生食量小,受欢迎。


四 紧张生活


早上6点南园广播响。起床、洗漱,一天生活开始。操场上、路上早就有学生起来了。做广播操的,背英语单词的,打开水的。晚上10点熄灯,学校统一拉闸。总有一大批学生在北园教学楼坚持到最后一分钟。


五 校门口小店


南大汉口路校门口凌乱、热闹,人来人往,学生不断。靠南园一边的有两家小店。一家卖文具、杂货,笔墨信封之类的,还有香烟。大学毕业时我在那里买了人生里的第一包烟:“琥珀”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另一家卖糕点,玻璃柜台里各式点心。记得里面的一种西式布丁很甜美。


六 辣油小馄饨


校门口稍偏远些的地方有家小吃店,里面的辣油小馄饨一角三分一碗。皮薄馅美,飘着一层厚厚的辣油。招牌辣油是猪油熬的。猪板油熬得滚烫,浇在辣椒粉上,冷却后成块。下馄饨时碗底夹上一块,汤水一冲,吊出满碗辣香。我们一代人都有猪油情结。那时油水不足,猪油可以点石成金,什么菜加上点就会很香。猪油渣更是好东西,趁热洒点盐,下酒绝美。这家小店成了我们大学生活的一部分。冬天晩自习回宿舍,寒风里拐进小店来上碗辣油馄饨,是一腔的暖和。


七 阶梯教室


一年级上“解析几何”课,在北园教学楼最西头的大教室。黄正中先生授课。黑板上一边是空间立体图,另一边是方程式。板书漂亮,像一幅画,数学美。课间休息到楼外三三两两地闲谈,空地上几柱松树。经常围着鲁宁,他是明星同学。南京人,年纪不大,成绩特别好。早早被内定去罗马尼亚留学。


八 美国之音


那时候听“美国之音”的中文节目。一般是晚上9点,一曲《扬基嘟得儿》开场,然后是播音员磁性、缓慢而带点沙哑的声音,开始滚动新闻。跟国内的照本宣科不一样,记者实地实名实况报道,讲完后都要自报家门:这是雪莉怀特从华盛顿报道的。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家非常关心。一帮人聚在八舍前的操场上,天线拉得老长,听收音机直至半夜。有次讲到中国军队死伤惨重,西线尖刀部队某部一天之内四十多辆坦克被击毁,都不敢相信。章德书记大会作报告,专门讲对越作战,说中国军队大获全胜。不过章书记的话调门变得很快,经常跟不上。


九 体育活动


主要是篮球、足球。篮球在八舍前的球场上,大日头下赤膊打半场。有时女生路过瞥上一眼,场上的争抢会陡然升级。足球在北园操场,捉对胡踢。二年级时数学系和物理系足球进入决赛,争夺全校冠军。数学系是小系,人单势孤。但我们大专班厉害,有两员虎将特别能踢,突破能力超强。其中一位是周晓琪,南京帅哥。另一位记不得名字了。比赛旗鼓相当,踢得难分难解,上半场1比1。下半场物理系压上来频频攻门,门前险象环生。守门员潘小远左支右绌有点吃力,好在有惊无险。最后几分钟,数学系断球反攻,全体压上,后防空虚。被物理系防反,单刀会45度角射门。潘小远早已扑出,地滚球眼看就要进空门。一片惊呼声中,斜刺里杀出范跃元,一个倒地铲球,生生地将必进之球铲出界外。最后平局,两系并列冠军。


十 老图书馆


在北园,北大楼对面。民国式建筑。西人风格,却是中式大屋顶,古色古香,厚实庄重。门两侧好几株桃树,春天盛开时花团锦簇云白一片。冬日则有腊梅,初雪时几朵淡香。有次看到一个漂亮女生经过,淡梅雪花,红唇黛目红围巾,美极。大学一、二年级时常去借书。至二楼,有个大长柜台,可以查阅索书号,填单借阅。限要三俩本,热门书预约。后面一个大阅览室,可以坐下来看。一开始找专业书,希望能找到些有用的参考书,却是一无所获。书架上剩下的大半是民国时期老掉牙的专业书,中文部分佶屈聱牙,数学部分却简单透顶。江泽坚的《数学分析》,或者菲柯金戈尔茨、吉米多维奇的书,连影子都没有。专业书形同虚设。

于是就胡看。不务正业地看了一堆杂书。大小仲马的《鲁宾逊飘流记》《基督山伯爵》《茶花女》西方大路货之类的小说。后来看中文的,诸如《聊斋志异》《笑林广记》等。印象最深的是三言两拍,一看就放不下来。《醒世恒言》里劝人戒淫戒色,里面却专讲男盗女娼、声色犬马的故事。风尘女多情,公子哥儿却个个混蛋。高年级后不去了,因为实在无书可借。去的最多的是书店。去大行宫、杨公井,那里书店多。买不起,但可以到处翻看,消磨上半天。有次在一个古籍书店,看到一本汪伪时期的摄影,里面收了一幅金大图书馆雪景照片,门口有对石狮,画面开阔,非常漂亮。到了美国,感觉到老图的西式味道,有点像《古屋杂忆》里的新英格兰老宅,不透气、尘封百年,鬼影幢幢。而现在想起老图书馆,就想起门前的梅花,梅花间穿行的女生。


十一 南大女生


一抹校徽白,素颜女儿红;佳人笑犹在,秋梦入诗中。女生胸前一枚校徽,校园里的一抹风情。知识才女,素颜直发、不施粉黛,却是清丽雅洁。扎着辫子或别个发夹,都好看。戴副眼镜,也别有风韵。那个时代学生着装朴素,色泽单调,男生蓝、灰和军绿。女生的花样多些,衣服经常收个腰身、翻个花领之类的。冬天一条围巾能变出许多花样。南大女生淡雅、矇胧、诗意。黑白照片梦一样的美丽。

    (文/数学系1978级吴星)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