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阿明

发布者:jfx发布时间:2021-01-23浏览次数:240



阿明,名为张明,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同学。我学的语言专业,他学的古代文学,与我同宿舍,一起同学了3年。

刚到南大上学时,我就被阿明的光环所惊叹:高中入党,1983年江苏省高考文科“状元”,南大学生会主席,全国学联副主席。大学成绩优异,大四就被推荐上研究生。他还写得一手好字。一开始,我就对他有敬佩之心。

同学3年,我深为他的勤奋学习所感染,脑袋瓜聪明,加之勤奋好学,学业成绩十分凸显,导师十分喜爱。我们一起在宿舍看书、谈论专业问题,议论国家大事;经常一起到校外小吃店吃夜宵,鸡蛋面成为夜宵主打品;一起骑着自行车在南京大街小巷转悠,晚上到南京长江大桥看风景;看着他谈对象,我们这些单身汉常常开着玩笑;他也善于模仿别人说话,做些无厘头的事,博得大家一笑。

阿明是个热心人。有一年假期,他要给我刻一枚印章。他说,母亲的同事会刻章。假期回来后,阿明带了一枚印章给我。如今,这枚印章还在我的办公室抽屉里,这也是我至今唯一的印章。阿明还热心给我介绍对象,在报纸上替我登广告,忙活了一段时间。毕业之前,大家忙着写论文、找工作,当时没有专用电脑,论文写好后要出去打印。阿明介绍打印社,找英语好的同学帮助校正论文提要英语翻译。毕业时,他分配到海军指挥学院工作,在到学院报到时,我把放在宿舍课桌上的小书橱送给他,还骑车送他到学院,为他送行。

毕业后,我到扬州工作。大家见面的机会少了。后来,陆续听说阿明到学院学报工作,后到干部处、系工作,从编辑干到干事、处长、系政委,一直干到大校。这期间,有一年他带着舰队司令来扬州,要我接待一下。我想找一找扬州军分区的有关领导,做好接待。他说,司令就是到扬州看一看,没有公务,不需要麻烦地方领导,我也就自己做主,在党校酒店接待了他们。离校30多年间,南大重大节庆、外地同学来南京,我都能去则去,跟同学们聚一聚。南大一百周年纪念时,同学们要到扬州来玩,我认真做好准备,请同学们在瘦西湖等地游览了一下,让大家对扬州有着美好的印象。在聚会时,阿明都要拿着他的新作,签好名后带给大家。

阿明是一个好学、勤奋的人。毕业后,他不再研究古代文学,但他爱好写作,写散文,写随笔。记得毕业不久,就收到他寄来的《在城市的边缘》,这是他的第一部散文集。后来听说,这部散文集是在他家卫生间写成的。那时,他住的房子小,没有专门的书房,他就在卫生间里一篇一篇的写作,成就了第一部散文集。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散文集一本又一本的出,每年都有新收获,同学们几乎每年都能收到他的新作品。如今,在我的书架上,摆放着阿明的书籍:《在城市的边缘》《忽然想起》《千千厥歌》《温柔的挣扎》《第二种生活》《穿越城市》《无人喝彩》《闲吟人生》等十多部。每收到他的书籍,都要一口气看完。读他的散文集,也成了我工作之余休闲的一种方式。在他的熏陶下,我也喜爱看散文书,写一些散文,有时发表在报刊上,感到心情愉悦。

阿明是一个善讲“情”善写“情”的人。鲁国尧老师在为他第一部散文集作序时,曾经评价他“人真、情真、文真”。在他所写的一篇篇散文里,在他所写的一本本书里,在他发表的一篇篇文章里,“情”在他的笔下,写得细腻、充沛、婉转,亲人情、师生情、朋友情、同学情、同事情,哪怕是一个路人,一个邻居,一个小吃店,一个酒馆,他都写得生动、感人、活灵活现。后来,他在新浪开博客,近年来他又自办公众号《月明窗西》,都记录了这些年来他看到的、听说的、感受的人和物,一些小事、小人物,这些都体现着他的情与爱。

最感人的是阿明的师生情,在多部散文集中,他叙写了对老师的浓厚感情,无论是对小学、中学老师,还是对大学老师、研究生导师,他都情谊深厚。比如,他记述了导师王气中、程千帆、周勋初、卞孝萱、吴翠芬等老师的交往故事,记述了一次访谈、一次看望、一次回忆的过往。在他的《书房的乡愁》中,他写道,我在书架上设了“师友著述”一栏,把老师、同学和友人的著作置于一处。导师王气中先生,程千帆、周勋初、卞孝萱、吴翠芬先生的著作;亦师亦学长的莫砺锋、张伯伟、曹虹、程章灿教授的著作,都整齐地排列在这里。在研读的同时,常常生起对母校、对大师、对老师的亲切回忆,仿佛听到他们的教诲和忠告,便会收起倦怠的心,关上窗外的喧嚣,孜孜投入清风寂寞的夜读和孤灯映照的写作。这真是阿明心境的写照。

如今,阿明海军学院转业后到省统计局工作,任副局长、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书记。他还在继续不停地写作,但写言论又成为他的爱好或喜好,他经常为《中国信息报》《中国江苏网》等写稿,据说已经发表了100多篇,令我感叹。有人说他写的言论,视角独特、情感真挚、思考精微、文字优美,既把党的创新理论作了深入浅出、生动形象的传播,又使报纸党建版充满了活泼灵动的气息。我也认同这一评说。的确,他写的言论,时代感强,议论透彻,富有逻辑性、思想性,给人以追求之美、学识之美和境界之美。

最近,阿明在《书房的乡愁》中写道,从学校毕业后,我始终提醒自己:无论角色如何变换,都要一辈子做个学生,一辈子认真做功课。一辈子认真做功课,这是阿明的活法,也是展示他人格魅力的动因所在。


    (文/丁新伯)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