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要拥抱火焰” ——城西湖学军生活片断

发布者:jfx发布时间:2021-01-23浏览次数:253


1968年6月麦收前,南京大学校革委会根据上级指示,安排我校中文、历史、政治、外文、生物五系师生开赴安徽城西湖军垦农场学军,参加夏收劳动锻炼。

城西湖位于安徽六安地区霍邱县境,数万亩湖面已被解放军开垦成良田,四面环水,中有沟渠纵横、机耕路阡陌相通,机械化耕作。更有一排排营房散落其间。

大家听说到军垦农场锻炼都很兴奋,把城西湖幻想成杭州西子湖了,一定美不胜收。

出发那天,几十辆军用大卡车载着我们老少一千多人风尘仆仆,傍晚出发,一路颠簸,第二天才赶到各连(一个班级为一个排)宿营地。湖心泥路上灰尘遮天盖地,我们下车时仿佛成了泥人。身在湖心,难觅湖水,黄色的麦浪,黄色的泥土,配上军宣队给我们弄来的旧军装,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面朝黄土背朝天。尽管如此,大家毫无怨言,都觉得这是锻炼身心的大好机会,十分感谢解放军。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曾专程坐吉普车到农场看望我们。那天我曾随其他同志一起坐吉普车迎接了许司令,我坐的那个破吉普车,窗子关住还是飞进一车灰尘。曾邦元也随他一起视察,还跟我们一起割了一会儿麦子。

安顿下来后,我们每天都由少数解放军带领我们出操,下地干活。主要任务是割麦子,虽有收割机,但忙不过来,只好以手工分担。我的老家是壤土种植,不是割而是拔,拽它一大把连根拔起,用脚多踢几下,根部泥土便掉落了,再把麦把捆起来运到场上去脱粒。水田地区土质粘,拔不动,便用镰刀割,从根部齐刷刷荡开,麦草要用于烧煮,因此尽量向根部动刀。而城西湖农场要求腰斩麦草,留下上半段麦穗部分即行,下半截要还田作肥料。

一天的劳动量还是蛮大的,许多人手上都磨起了疱,小腿也多处被麦茬戳破了皮。但每晚收工时都没人喊累,都盼望得到排长的表扬。每天出工前都要高呼:“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向解放军学习!”正是这种信念,让我们战胜了疲劳,锻炼了意志。

最难受的是捞不到洗澡。营房旁边有小水塘,水打上来用明矾作沉淀,勉强够烧饭饮用。解放军为此特地开挖了一条水沟,一直把大渠里的水抽到我们驻地跟前。水来了,男子汉们也不顾有多混浊,纷纷穿条短裤头就跳进沟里洗起澡来。女生便用脸盆打上一盆盆的水到宿舍里备用。

最令大家终生回味无穷的是火烧麦海的壮丽场景。

前文已经说了,割麦只割上半截,下半截怎么办?放火烧呗,烧成灰作基肥。

上万亩的麦田,满眼都是黄灿灿的麦茬,似乎无边无际。

六月的一天晚上,指挥部统一号令,四面八方同时点火,噼里啪啦的声响如同滚滚雷吼,腾起的火苗映红了整个天空。

那个激动人心的场面啊,你不身处火海根本想像不出。

我们并不需要撤到岸上,就站在营房门口观景,与火场拉开了足够的距离,没有任何危险。

我当时看到我系的赵瑞蕻先生站在身旁,在大家都指手划脚欢蹦乱跳仿佛都成了涅槃的凤凰的时刻,想到这位最富激情的诗人(系里有人背后喊他“洋疯子”)一定很有感触,便开玩笑地对他说:“此情此景,赵老师要不要作首诗?”谁知这位教外国文学的老先生竟脱口而出:“啊,我要拥抱火焰!”

赵先生的这句经典给这场火烧麦海的壮丽景象作出了最美的诠释。如今,赵瑞蕻老师真的去拥抱火焰了,他若泉下有知,他的一句精典台词被我用作本文标题会感到欣慰的。

不到一个月的学军生活结束了,而城西湖的一幕幕给我们68届、69届、70届的老同学们留下了人生最美好的回忆。


    (文/中文系70届 朱正兴)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