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缕雨丝编织校友情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4-11-04浏览次数:175


登高尾山时正是小雨蒙蒙。

乘着中央线,沿着新宿——吉祥寺——三鹰——八王子,一路来到高尾站。站台外大家已经来得差不多了。西川前辈热情得给大家互相介绍。一起来爬山的有带着老公和七岁小儿子的赵青前辈,也有带着七旬老母亲的雁邱前辈。

一行人坐着电车到了高尾山脚下,天气雾蒙蒙,雨丝浅浅地笼在身旁。高尾山脚下,西川前辈在入口处扯出南大的校旗,悠悠紫色的天空映着紫色的校旗,校友们和同校友一道同来的伙伴笑容灿灿。

经过商讨,选择了6号路线上山。张程前辈和杨波学姐颇有登山经验,在前面遥遥带路,我和赵青学姐、铃木先生一起在后面摇摇跋涉。6号路线颇有自然情趣,除了靠近山顶的小段路有台阶,前面的路上都是山间小路,走起来随不平整,确是真正能感受到山间情趣的。路上有树根虬曲盘绕,此起彼伏的相拥交缠,织成一段深深浅浅的小路;有溪涧石子裹着层层尤绿且红的枫叶,伴着簌簌水声,脆生生立成短短一段路。一路上,头顶的雨似是时下时停。走在林间,雨被树叶兜住,便之闻得啪啪清响,头顶的雨却是不落的;然则没有这“绿色蓑笠”时,雨却又是不住得打在头顶。可是这雨却并不惹人厌,打湿了刘海和衣服,却也润绿了山涧无数深浅的绿影。树呀草,像是被雨水抚顺了毛似的,水润润的迎着上山的一行人,随是不发一言,确能感到它们的愉悦和欢脱。据说这条路是采摘植物样本的,沿路确实看到各样植物,然而却遗憾得大部分都不认得。只听旁边登山的日本人介绍一种紫色的花苞,名字叫“リンドウ”,据说逢到雨天便羞涩的阖上花瓣。学姐们听得有趣,便纷纷拿出相机拍下留念。

上山的路最难走的是接近山顶处的台阶。不多的台阶确让大家气喘吁吁,速度不禁放慢了下来。这时赵青学姐家小朋友却生龙活虎的一路向前爬去,让大家刮目相看。我在心底也默默想着,日本上学的小孩子,身体素质真是很好呢。

大概十二点过些,爬到了高尾山顶。正是吃午饭的时间,亭子里聚集了很多用餐的人。上山的游客各显神通,有拿便当的,有拿饭团的,有的甚至带着登山专用的小炉子和酒精灯。不过,西川前辈准备的丰盛午餐立时秒杀全场。饭团、沙拉、炸鸡、甜点。。。爬山的疲劳顿时一扫而空,心中慢慢的都是幸福。

说来颇有趣,一路上叶子都是深深浅浅的绿,到了五百米的山顶确实红了黄了,入眼尽是层层惊艳,似是山神赠给登顶者的一份礼物。有一株枫树叶子已是正正的火红,树下持续着留影的人们。我和学姐们也不甘寂寞的来来回回照着那树,又一同与那树照着。这样来来回回的笑闹着,时间也是临近两点。西川前辈一声令下,大家又是扯起南大的校旗,站在山顶合影留念。期间遇到了学中文的日本大叔,和在中国留学过的日本美女。

虽是第一次和大家出来玩,此时早已没有了陌生感。下山的路上听着雁邱前辈教铃木先生“我要去睡觉”和“我要吃水饺”,听着西川前辈细细解说神道的寺院和佛家寺院的不同,听张程前辈和杨波学姐从国内各地美食谈到东京附近好玩的去处。一晃眼,以是到了山脚下。

雨虽早已听了,回望高尾山,层层的雾气确实环绕不去,天色也已蒙蒙暗下。随时没有见到晴朗山色,却也并不遗憾,高尾山携着曾雾纱,却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别有一番趣味。一天的登山结束时,不仅心里是开心的,身上也爽朗非常。似是感到一周的浊气似是都在山间排尽,筋脉也尽打通。便在心底暗暗盘算,以后若是得空,周末定是要爬爬山的。若是再能和各位前辈们一起登山,确是在好不过了。(2014/11/1)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