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山高 教泽水长——历史系79级校友毕业30周年返校聚会侧记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4-02-19浏览次数:360


一.欢聚母校

——重现久违的学生本色

金桂飘香时节的南大校园,阳光明媚,鲜花盛开,彩旗飘扬,空气中仿佛到处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节日味道。9月30日下午,南大南苑宾馆大门上,“热烈欢迎中文系、历史系79级校友回校”的红底黄字横幅,显得格外醒目。宾馆门前,不知姓名的历史系学弟学妹们,喜气洋洋,像欢迎重量级贵宾一样,伫立两旁,恭敬地迎候着远道而来的学兄、学姐。大门内外,人头攒动,负责组织聚会的同学,步履匆匆,来回穿梭,随着外地校友的陆续到来,宾馆里随即传出阵阵欢声笑语,拥抱声、问好声、嬉笑声,此起彼伏,偌大的南苑俨然成了欢乐的海洋。至晚,能够参加聚会的历史系79级本科毕业生28位校友已全部签到。为期两天的聚会徐徐拉开了序幕。

大学毕业30年聚会,是春华秋实般的难得聚合,意义非凡。是继2009年以来的第三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聚会。曾经的老班长,现任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小敏同学为此拨冗专门听取了聚会的筹备情况,亲自参与筹商策划,提议与中文系79级校友同时返校,一并联谊。部分在宁和留校工作的同学早先几个月就着手准备,进行了多次沟通和策划。留系工作的孙江林、范金民、计秋枫、供职于市纪委的邵建光、省广电有限信息网络公司史爱棠、党校的李继锋,以及扬州广陵法院的黄松林等同学分别承担了聚会的各项主要任务。天地集团董事局主席、南京大学教授杨休同学,一如既往,为聚会提供了主要经费。此次聚会亮点纷呈,得到了全体校友的好评。

无论是与前后几届相比,还是与同年其他系科相比,历史系79级可以说是一个颇具特点的班级,亦即优才率很高。在党、政、商、学、兵各条战线,涌现了一批堪称栋梁的标杆人才。2012年南大110周年校庆,杨休同学一次性向学校捐赠4亿元,是“为南大捐赠之最”。有人曾开玩笑说,现在的南大历史系党政领导都是79级的。因为77、78级都是78年入学,且学生年龄跨度很大,所以,从79级开始正常一年一次招生;学生之间的年龄跨度趋于均衡,一些1963、64年出生、年龄很小的应届生开始直接进入79级大学生行列。由此,79级相对于上两个年级思想更为活跃,活动更有活力,集体更有凝聚力。这种班级内在凝聚力同样在这次聚会中得到了充分体现。如皋市委党校的沈薇说,每次班里说要聚会,我们在南通工作的几位同学,二话不说,推掉所有的事情,肯定会参加。

许多同学克服了个人和家庭重重困难,远道而来,坚持参加这次与工作无关,与升职无关,与挣钱无关的30年老同学聚会。为感谢师恩,重温同窗情谊,小敏班长提议,每个同学捐款100到2000元,给老师们每人制作一个纪念品,同时在仙林新校区以班级名义认养部分树木。黄松林同学负责具体落实纪念品。黄松林同学的父亲当时正在医院病危,但他把同学聚会看得比父亲的生命还重,坚持圆满完成分工的任务,毅然驱车前来参加30日晚的活动,以及10月1日上午的师生见面会。等他中午风尘仆仆赶回扬州时,他的父亲旋即于下午三点离世。大家无不为黄松林朴实无华的行为感动,再一次深刻感受到什么叫同窗之谊。

30日晚6点半,欢聚母校的第一个高潮在南芳园餐厅形成。历史系和中文系校友,同堂相聚。南京大学校长、校友总会会长陈骏教授莅临晚餐会。聚会开始,中文系和历史系的校友各派代表讲话。在向母校汇报了30年来班上同学发展的概况后,陈骏校长欣然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他高度评价中文、历史系79级30年来取得的成就,对校友们回校聚会表示诚挚的欢迎,扼要介绍了南京大学30年的发展成就。强调南大的发展离不开广大校友一以贯之的支持,并把南大辉煌的成因概括为“坚持大学之道、大学之识、大学之魂”。最后李小敏代表两个班发言。他从同在一个教室上课,文史不分家等方面重新定义了“同窗”,认为中文79级与历史79级是真正意义上的同窗,并打趣说,“我们以与中文系同学同行为伍为荣啊”。最后,李小敏引用杨绛先生的一段名言,健康生活,快乐人生,与各位校友共勉。

陈校长与校友们一起拍照留念后,在接下来的觥筹交错,开怀畅饮之间,校友当年学生本色毕露。大家纷纷登台致辞,精彩纷呈,但又不乏幽默激情的即兴演说,似乎把大家的思绪再一次拉回到30年前,那些校园青春、那些读写趣闻,那些同窗轶事仿佛就在昨天。借助酒精作用,大家情绪高昂,互敬互祝,有说不完的感想,道不尽的友谊,欢乐气氛几达沸点。

面对节日良辰,美酒佳肴,久别故友,30日的南苑,注定会成为一个不眠之夜。

二.感恩母校

——再次聆听师长的谆谆教诲

10月1日上午在知行楼报告厅举行的师生见面交流会是此次79级校友返校聚会最正式的活动。虽然30年中每逢整十年也都聚会母校,曾拜见过任课老师,但是30年却不同于以往。大家不知道心中思念的老师身体怎样,生活如何?所以心中不免忐忑,不敢有丝毫懈怠。见面会定在9点开始,但众多校友早早就到了北园,男生一扫昔日的不修边幅,身着讲究的正装,女生一律盛装出现在会场。

9点刚到,曾经给79级授过课的部分老先生先后到达会场。当年上课时意气风发的老师,如今大都年逾花甲,银发满头。当陈得芝、张宪文、张树栋、沈学善、史全生、李良玉、李庆余、朱宝琴、张小明等老师,以及专程与会的校党委副书记朱庆葆落座时,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会议首先由系副主任范金民教授对历史系30年间取得的主要成就作了扼要介绍,他用一系列数据说明,经过30年的不断努力,现在南京大学历史系已经成为全国历史学教学研究的重镇。在教师的学历结构、学术成果,学术活动影响力,以及培养学生层次上都已经到达全国同行前列,有三个一级学科进入全国前五;江苏十大文化名家评选中,南大占据五席,而在南大入选的五人中,历史系就有3人。所以校党委书记洪银兴去年在参加历史系110周年系庆时感慨历史系有“三个想不到”,其中之一就是“历史系毕业生的成才率特别高”。听了范金民的介绍,大家心情十分振奋,也为历史系取得的骄人成就感到自豪。

参加79级校友座谈会,许多年事已高的老先生感慨不已。张宪文、熊生宝、张小明、沈学善等老师纷纷发言,或回忆当年授课细节,或评说当下,或寄语未来。会场气氛热烈。耄耋之年,但精神癯烁的陈得芝先生在老师题名留言薄上写下杜甫名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表达了对79级校友的殷切期望。他在发言中对“会当凌绝顶”中“凌绝顶”赋予新解:并非要求同学们经商者腰缠万贯、从政者平步青云、学问人学富五车才算是“凌绝顶”,只要自己对事业尽心尽力了就好。在陈老师戏称自己是“排队”“等候入列之人”时,82岁高龄的张树栋老师接过话茬,引述彭祖典故说,你现在八十还是小弟弟。大家都被张老师的豁达、幽默感染,开怀大笑。

张树栋教授当年曾授课79级希腊罗马史,他上课语言简练、幽默,是全班同学最爱戴的老师之一。这次见面会上,张教授一如当年抑扬顿挫,极富感染力的讲课风格,结合自己早年求学经历,首先将高校教师的“蜡烛”角色定位---“燃烧自己,照亮别人”予以匡正。他说,实际上在我自己的教书生涯中,不光是向同学们传授知识“燃烧自己”,更重要的是从当年优秀的学生身上学到了很多。教学相长,名牌大学的大学生、研究生都是很聪明的人,“当时的同学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我也要感恩大家。”

针对79级校友,张树栋老师话锋一转说,大学毕业30年大都人到中年啦,年过半百,50岁上下,从事业发展来说是重要的中继,许多人经过长期积累,正是在这个年龄段上开始逐步显现事业的辉煌;但50岁以后,也会面临家庭、子女教育等诸多新问题。在谈到慎重处理家事与做人时,他引用长江三峡夔门上的一副对联,娓娓道来:“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事,论事世间无孝子。万恶淫为首,论事不论心,论心天下少完人”。语重心长告诫昔日的学生说,孩子有这份孝心就行啦!对孩子、对他人不能苛求。

李良玉教授则是当年授课教师中最年轻的一位。他在发言中谦称自己当年自己比同学们大不了多少,上课时可能有些“胡说八道”。他用“落花流水寻常事,轻描淡写是人生”来勉励大家看淡名利,用踏实的工作书写属于自己的人生。

时隔数十年,当场再次聆听当年恩师的谆谆教诲,真是字字珠玑,大家倍感亲切,感慨万千。在人生五十左右的关键时刻,有学富五车,德高望重的一批恩师再次点拨,顿觉如沐春风,醍醐灌顶。许多校友在会后表示,这批名师既是南大的高贵财富,也是我们心中永远不灭的指路明灯。研修历史,我们今生无悔!

导师发言后,同学们依次向老师汇报了自己毕业离校后的工作情况。大家谈得最多的是两点:一是不论在身在何处,从事何种工作,都秉承历史系严谨、踏实、勤奋的学风,未尝忘记自己是南大毕业生;二是感谢母校的培育之恩,是南京大学给了我们人生发展的重要契机,我们终身感恩母校。作为学生,我们无以为报,惟愿老师们晚年身体健康,生活美满。最后,李小敏班长发言说,今天,当吾辈同学从中年开始步入老年的时候,回顾30年走过的路,回想学习与工作的酸甜苦辣,我们更是为当年选择历史学系学习而庆幸!因为历史让我们敬畏,历史让我们开阔,历史让我们厚重,历史也让我们严谨。无论我们从事什么工作,历史学的敬畏、开阔、厚重与严谨让人受益终身,让人变得缜密而深刻,也让人变得理性淡定。而这些都是所有达道之人必备的品质。

短短的师生见面交流会很快就结束了,但大家似乎意犹未尽。导师的无私教诲,浓浓的师生情谊,成为无价之宝,铭刻于学子之心,成为激励和指引同学们一往无前的不竭动力。

三.寻访母校

——追寻散落校园的美好记忆

30年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过去的这30年对于我们国家来说也是共和国历史上最华彩的篇章。

30年前,正值国家改革开放伊始,我们这代人跨进了大学校园,从此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说起那时学习的艰辛,大家历历在目,如数家珍。那时的南大,生活条件、学习条件今非昔比。在如今的鼓楼校区的北园低矮的简易平房里上课,地上不时有爬虫徜徉而过。食堂伙食也很一般,一般学生一个月也就十几块钱的伙食费,晚上通常就是一份饭外加一份五分钱的青菜。食堂用餐条件远不如现在,最早还需要自己带碗筷,没有板凳,餐桌也不够,来得迟的人只好站着吃饭。难得节日食堂加餐,大家聚在一起,用学校发的免费加餐券各人打一道菜,凑在一起热闹热闹。那时的住宿条件更是简陋,没有空调,没有单独洗浴设施,一层楼两个大的公用洗手间,8个人共处一室,4张上下床,中间8张小桌拼成两个大桌面。有同学用“昼闻杂味,夜听呼声”来描述当时宿舍的艰苦生活。但大家的心思全部放在读书学习上,晚上到教室上自习占座位,至今说起来,每人都有不少的故事。众人印象最深的是西南大楼的课桌椅子,那就是在普通的椅子上,外加一个仅容放一本书的宽扶手,以便让学生记笔记。30年前的大学生活,可谓艰苦而充实。“嚼得菜根,做得大事”、“板凳宁坐十年冷,文章不做一句空”的系训,深刻影响了我们一代人,深深植根于灵魂。

这次聚会,许多校友利用早晚空隙,走访了校园内当年曾经住宿过的十一舍、十二舍、八舍。邵建光、王平一等还能清楚地记得当时陪留学生住宿过的房间;还有同学到历史系上课的西南楼、大操场、图书馆等地追寻散落的记忆。来自湖南图书馆的李静同学回忆说,当年在学校就喜欢读书,尤爱小说,系里对学生宽松,让学生自由发展,所以到毕业时,自己的学生证上盖满了借书的红印章;江苏省委党校教授李继锋回忆道,本科时对外语感兴趣,选修了外系好几门外语,系里有人有看法,但终究没有制止。

让大家记忆犹新的趣事当数当年李静与沈薇两个女同学的一幅合照了。沈薇化妆为公子、李静妆扮为小姐,那幅古装的“公子、小姐”合照,显现出她们极富天才的创意,天衣无缝的默契配合,不知底里的人肯定不能识破其中的玄机。男生这里,宿舍里晚上熄灯后的“卧谈会”趣味横生。有一次为了建国后谁谁进入十大元帅行列,两个同学各持己见,争持不下,由于夜深,没有办法查阅资料,最后用十个肉包作为赌注,相约第二天把这个问题弄个水落石出。现在回忆起来,大家都还为当时学习上的锱铢必较而感慨。

对知识的渴望,促使在不同岗位的许多同学在大学毕业后继续选择到其他专业或回系深造。史爱棠、虞文清、蒋好华、徐希元、罗克祥、王建科、李静、金定国、李小敏、计秋枫、吴善中、邹农俭、倪锡祥等占全班三分之一的同学先后攻读了硕士、博士学位。

漫步校园,30年过去了,许多建筑早已“旧貌换新颜”,但仍有部分建筑完好地保留了当年的原样。许多同学发出由衷感叹,我们这代人,有欢快的童年,有难忘的中小学记忆,但真正称得上美好岁月的是南京大学几年的学习时光。李小敏回忆说,毕业那年夏天,我送部分同学离校,七八个人挽着手搭着肩走出南园,不知谁打破沉默说了一句感伤的话,一下子打开了大家眼泪的闸门,如同孩子般哭了起来,许久不能自持,以致路人驻足观望。离校那个刻骨铭心的场景,“是同学之间感情的难以割舍,更是我们对大学生活的无限眷念”。

如同校党委副书记朱庆葆在师生见面会上所说的那样,人的一生中,有许多事情是自己无法改变的。家庭出生是,大学也是。徜徉于校园美景中,大家对校园一草一木都备感亲切,物是人非,这所古老传统的大学,对于我们每一个曾经学子的重塑与雕刻,绵延流长,润物无声。

第二历史档案馆副馆长马振犊同学在毕业感言中说:“三十载匆匆而过,同窗袍泽情谊延绵流长,师恩教诲惠及终身。当离别三十年的闪光校徽重新佩戴在胸前的此刻,一份无上的自豪涌动于心间。”南京市纪委邵建光同学写道:“没有南大这棵参天大树,就不会有我这片叶子,所以我给自己的微博起名为‘挂在北大楼上的叶子’,无论走到哪里,南大永远都是我的心灵之家。”南京音像出版社社长金定国同学:“四年求学滋养一生航程”;民政部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慷同学:“是南大给予的基础支持了我这三十年有意义的生活,终身感恩南大!”

在这次聚会中,大家对同学之间的交流、对同窗友谊同样十分看重。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历史系教授张益民同学在入校30年这样留言:“同船而渡已需修得百年。同窗四载之情谊,磬南山之竹难书其深,决东海之波,流芳难尽也。”徐州工程学院罗吉文写道:“母校,似一处港湾,我们理想的船从这里扬帆。我们航行在各自的航道上,经历着风浪激流,也许您已经收获满仓,也许您仍在布网牵缆,不管您行进在航程的哪一段,且让我们歇息片刻,让我们互相倾诉旅途的经历,让我们聊慰彼此的思念,重温风华正茂的校园岁月;也让斟一杯酒,静静品味人生半百的那份淡然。”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邹农俭同学更是看重同学情谊,他用“四年同窗,一生情分”予以概括;留校工作的徐希元同学认为大学同学连同老师是“深刻影响自己一生的人”。虞文清说,“同学缘、师生情才是大学生活中最精彩的华章,才是人生阅历中最宝贵的资源”,“同学情,就像一坛陈年老酒,历久而弥新”。因此,同学一致认为,大学同学聚会的重要意义,不在身聚,而在心会。

四.祝福母校

——留下各地学子的“雪泥鸿爪”

这次历史系1979级校友毕业30周年返校聚会富有特色的活动之一,是由各位校友自由捐资建立“史学基金”,用于历史系年老体弱教师的医疗补助。另外,给授课教师每人一份精致扬州漆器纪念品,以感谢老师们多年的辛勤栽培;同时对每一位参与聚会的同学也赠送一份扬州漆器纪念品、聚会纪念册,以资纪念。

更让人翘首企盼的是,负责组织聚会的同学拟将对入校三十年聚会、以及本次聚会的影像资料进行重新剪裁、编辑、整理,并由专业人员进行补充采访、录像、录音,汇编制作成可资日后回忆观赏的光盘;同时每位同学都亲笔书写一段毕业30年感言,对这些珍贵的墨宝进行扫描制版备存。

是啊,人生能有多少30年呢?30年前,我们就像一群孤雁曾从四面八方集聚南大,在这里留下了属于我们的“雪泥鸿爪”;30年后,我们义无反顾再次飞向四面八方,按照命运的指引,迈向各自人生的归途。世事无常,人生不易,前30年不易,后30年同样不易。衷心祝福母校!衷心祝福师长!衷心祝福各位同学!

“悲莫愁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毕业40年,50年,60年……,我们相约到南大再相会!

(徐希元)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