谱写“阿司匹林”故事的天堂版——记苏州康润医药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炜政校友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4-02-19浏览次数:725


“能在家乡实现自己的中国新药梦,能让癌症患者多一份生的希望,生命的意义又深沉了很多。”

——徐炜政

化学世家的继承人

徐炜政博士出生于书香之家。父亲在清华大学毕业留校任教,母亲则在徐州师范学院化学系任教。由于与父母工作地点相隔甚远,徐炜政在吴江黎里祖父母身边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成长中的耳濡目染与家庭学术气氛的熏陶,特别是受到徐州六中里朱明、刘方寅两位化学班主任的影响,徐炜政对化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怀揣一个单纯的化学梦,1981年他顺利地考入南京大学化学系。

和所有的科学工作者一样,本科阶段的学习对于徐炜政来说单纯却充满趣味。无论是在课堂还是在实验室,他总是能欢快地沉浸在化学的小天地里。每一次化学反应,无论是颜色上、气味上还是形状上的变化,总能牵动这位初窥门径者心中无以名状的喜悦和热爱。大学的生活除了紧张地学习,徐炜政在其它方面也是齐头并进,他做过系学生会主席,拿过系级足球联赛的冠军,获得过百米国家三级运动员证书,最重要的是收获了同班同学翟红莲的爱情。四年之后,炜政从150多位同学中脱颖而出,成为5位“戴安邦实验奖”的获得者之一。

80年代是一个锐意革新的时代,它赋予那个时代的大学生无数的机遇和挑战。徐炜政也选择了一条适合自身发展的道路,那就是在化学事业上继续前行。他顺利通过南大的首届保研申请,留在母校继续攻读硕士研究生学位,并于1985年7月正式成为南京大学的教师。

1992年,面对又一个实现化学梦想的机遇,徐炜政做出影响一生的重大决定。在南大10年的研究和教学,使徐炜政逐渐走向科学领域的前沿。当时化学研究的世界领跑者是美国。徐炜政和很多同学一样,选择了用出国深造的方式来弥补自身发展的不足。将已有的化学基础和高分子技术相结合,借助美国的教育打开药物研究的大门,成了徐炜政的又一个梦想。

出国深造,这个决定对于已经28岁的徐炜政来说并不容易。家庭和工作才刚刚稳定,这时要远渡大洋彼岸,实在有太多不舍。但为了梦想,徐炜政宁愿割舍眼下的幸福。在家人、老师和朋友们的支持下,徐炜政踏上梦的旅途。他至今还清晰记得,当年他带去美国的盘缠中,有400美元是一位老师和一位同学借给他的,原本分别是想托他带给在美国上学的女儿和妹妹,但他们却不约而同对他说“你需要,就先借给你用吧”。

美国公司的化学家

徐炜政在美国用4年攻读了奥本大学的博士学位,在特拉华大学做了两年博士后,而后进入美国制药业从事新药研发工作。从1992年到美国求学,他就一直坚守在药物研究开发的第一线,整整20年,弹指一挥间。

回忆起当初的日子,“那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年代”、“美国的实验室里有先进的设备、一流的人员,这些都能帮你实现你的化学梦想,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都令人期待”,徐炜政决心,先在美国好好干。

在美国公司的十几年里,徐炜政的角色从一个小小的研究员,到资深的科学家,再到研究组的负责人,智慧闪耀——他在国际一流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30余篇;他在研发新药,特别是对中枢神经、糖尿病和癌症的药物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际经验,是几十项美国和世界新药专利的主要发明人;他经历了公司从几十人到上万人的发展,既是公司的资深科学家也是公司的项目高级经理。在美国公司,徐炜政拿到了无数专利、项目和荣誉,但他最引以为豪的是直接负责了PARP抑制剂GPI21016/E7016的研发,他是该药的第一专利发明人,已于2008年获美国FDA批准进入人体临床试验。然而,科研成果的所有权按照规定掌握在美国公司手中,自己充其量只是美国公司的“打工者”。换句话说,徐炜政介意的是:自己的智慧都奉献给了美国的公司。

在美国,徐炜政曾经还有一个身份——南京大学全美校友会副会长。2007年,徐炜政参与组织了“回访母校·建设江苏——旅美南大校友苏南行”的活动;2009年,他又参与组织“海外百名医药博士江苏行”的活动。这些活动,为苏锡常地区引进各领域的世界一流人才做了大量准备工作,为江苏的高科技发展出谋划策、献智献力。时机不断成熟,徐炜政在为同学提供回国创业机遇的同时,自己也在时刻准备着。

对徐炜政而言,2008年5月16日是个特别难忘的日子。那一天,他的好朋友、赛分科技的创始人黄学英博士专程陪同他从美国来到苏州地区考察。

2008年10月21日,秋风起,梧桐叶落,凉风吹散了一夏的热气。当晚从美国来的潘老师和徐炜政正好有事在南京,几个在南京的南大同学就在凤凰台酒店聚会,大家各诉情谊,尽欢而散。而徐炜政则正是来参加留学生人才会的,此刻,他正在国内寻找机会。

其实,这是徐炜政在2008年里第三次请假或借机回到家乡寻找创业的机会。这个知天命的中年人深知这次回国他要割舍的远比当年出国时要多得多,他不得不为了梦想再次和稳定的家庭、工作做暂时的告别,其间有多少的不舍,难与他人说。20年,生活变了很多,但梦想,依旧灿烂。

徐炜政回来了,还是只身一人,但他多了一个梦想——研发中国的新药。

留美归来的新药梦

徐炜政的籍贯就在吴江,而且他出生在一个名叫黎里的水乡古镇。没有想到,从美国回国来创业的起点却又回到了人生的出发点——江苏吴江。

徐炜政在2009年初成为吴江市首批科技领军人才,获得了很多优惠政策,加上和投资人商谈的非常顺利,这一切让“初来乍到”的徐炜政很受感动,他决定,留在这儿。

“现在的感觉更像是刚到美国的时候,虽然有种如今迈步从头越的感觉,但心里充满着激情。”2010年1月徐炜政在吴江科技创业园创立了苏州康润医药有限公司。

万事开头难,吴江的高科技产业刚刚起步,生物医药更是几乎从零开始。2010年3月康润医药和吴江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投资公司成立了吴江第一个医药测试服务平台,为周边新兴发展的医药产业提供公共服务。

对于徐炜政这样制药的科学家来说,能制成一种药物,经过临床的检验,获得世界的认可,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梦想,很多药物学家一辈子就为了这一个目标。更重要的是,中国医药在这个意义上的成果至今为零。徐炜政决定在中国实现这个梦想,实现零的突破,在这里实现这个梦想就意味着,这种药不必“上缴”给美国的公司,可以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当然,更重要的是——“它(药)也因此属于我们中国”。

为了这个目标,徐炜政说自己再辛苦也算不了什么。现在他的确很忙、很累,他总在美国和中国两边跑,家庭工作两头忙。在苏州的半个月里,也是常常前半天在苏州的公司,后半天又急忙赶去吴江的基地。这些辛苦没有白费,他已经成了团结联络更多海归高层次人才的核心人物,他先后拥有了多个“头衔”——吴江海博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总裁、吴江北美创业联谊会会长、南京大学苏州校友会副会长等等。他不仅为吴江招商引才贡献力量,更让吴江通过他走向了世界。徐炜政说:“光一个人回来也许是做不出新药来的,但有一百人回来为一个目标奋斗,是一定会有结果的”。

续写阿司匹林故事天堂版

“中国人很早就知道柳树的根、皮、叶子可以止痛,但是发明阿斯匹林的却是德国人,这个工作以后应该由我们中国人来做!”

当徐炜政跟我们讲述霍夫曼发明阿司匹林的故事时,他脸上的表情百感交集。作为晚辈,他深深佩服前人划时代的研究成果;作为同行,他扼腕感叹祖国落后于世界领先的新药研发能力;而作为一名中国科学家,他更多想到是要凭实力,将中药研制带入现代科学的轨道。

“如果用现代科学的理念来审视中国古代的医药典籍,古人的成果等于是做了大量的实验准备工作。而从药物开发的角度来说,我们要想药物效果显著,就需要在知道有效成分的基础上对原料进行萃取和提纯,这是现代药物的基础。可是不管是理念还是技术,我们都远远落后于西方。”

“现在外国的同行已经开始关注中国古代的中草药,但我们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科学方法的重要性,甚至还有人在外国会议上大谈非科学的东西,这是我最着急的。我们若再不开发,古人的智慧就要被他人抢走了。”

徐炜政从美国带来了先进的科学理念和成熟的萃取技术,他要做的就是让“阿司匹林”诞生在中国,在苏州续写阿司匹林故事的天堂版。

2011年底徐炜政获得了“江苏省创新创业人才”的称号,但他仍然不愿意多谈未来的展望,他说他们会一步一步地努力,就像药物的研制过程一样,会经历很多期的临床实验,提早讲太多会显得华而不实。药,还是要看疗效。但他透露,药物的主要方向是抗癌,如果成功,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这位严谨、务实的药物学家不愿多谈憧憬,但在谈到家乡时却表现出了难得的激情。对于徐炜政来说,能在家乡实现他的中国新药梦,能让癌症患者多一份生的希望,生命的意义又深沉了很多。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徐炜政把自己研制新药的梦想化成了一个中国梦。不论成败,单是他们的选择已经足以让我们肃然起敬。他们在求真的道路上勇往直前、义无反顾,人类的历史可能因他们的工作而改写,我们的生活也会因之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不必像他们一样忍受选择的孤独,面对一个又一个挑战,但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他们的付出和求真路上的艰辛。

(本文原载谢慧新、薛为民主编《激情使命赋华章——南大人苏州创新创业纪实》,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5月版。改编:季宇琦)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