浇得东园树 来年也作花——记中国科学院院士郑永飞校友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2-01-16浏览次数:132

 
 
 
 
浇得东园树 来年也作花
 
——记中国科学院院士郑永飞校友
 
 
 
 
 
郑永飞, 1959年10月出生,安徽省长丰县人。1978—1985年在南京大学地质系攻读学士、硕士学位。现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壳幔物质与环境重点实验室主任。兼任中国矿物岩石地球化学学会副理事长,国际岩石圈计划陆壳超深俯冲工作委员会副主席,《科学通报》、《Terra Nova》和《Geochemical Journal》副主编,《Chemical Geology》、《Lithos》、《Ore Geology Review》和《Journal of Asian Earth Sciences》等学术杂志编委。长期从事地球化学基础研究,在同位素地球化学与化学地球动力学领域取得一系列具有开拓性的科研成就。2005年当选美国矿物学会会士,2009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11年当选发展中国家科学院(TWAS)院士。
 
孜孜求学
 
1978年,郑永飞考上南京大学地质学系。由于学习成绩优异,他得以提前半年毕业报考研究生,留在南京大学继续攻读硕士学位。在这所古老而美丽的校园中度过的七年,让这位勤奋学子领略了地质学深邃的奥秘和无穷的魅力,掌握了地质学的基本原理和研究方法,确定了同位素地球化学这一新兴交叉学科为研究方向,为今后的科研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1985年4月,郑永飞通过硕士学位论文答辩,被分配到南京地质矿产研究所工作。1986年底,郑永飞赴德国留学,在德国哥廷根大学地球化学研究所霍夫斯教授指导下攻读博士学位。霍夫斯教授是当代最杰出的同位素地球化学家之一,也是一位严谨认真、谦和平等的老师。在严师的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下,郑永飞接受了严格的专业训练,并以惊人的毅力和艰苦的钻研,掌握了过硬的外语能力,培养了缜密的科研思维,学习了扎实的专业知识。在1988年的国际地球化学大会上,初出茅庐的郑永飞以一篇题为《岩浆体系的硫同位素分馏》的发言,赢得全场的热烈掌声,会议执行主席哈蒙教授当场称赞:“这是我目前听到的最好的报告。”
读博期间,郑永飞取得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科研成果,多篇研究论文在国际SCI核心学术期刊上发表。1991年,他从哥廷根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到德国图宾根大学矿物岩石地球化学研究所进行博士后研究。两年中,他多次在国际学术会议上报道自己的最新研究成果,成为德国地球化学界关注的青年学者。他的德国同事称赞道:“他很敏锐,在上千篇文献中,他能很快找出与他相关的工作。”
郑永飞记得,他在南京大学本科和研究生学习期间,课堂讲授的地质学和地球化学以描述性内容居多,使人觉得地质学与数理化两张皮,没有实现有效的定量结合。他在大学高年级就利用课余时间阅读同位素地质学方面的中文译著,觉得这是一个能够将数理化基础与地质学知识更好地结合起来的一门新兴交叉学科,这也成为他报考研究生时选择“同位素地质学”作为研究方向的初衷。进入研究生学习阶段后,他就积极思考和寻求合适的方法,试图将地质学与数理化有机地结合起来,使地球化学从描述性科学走向推理性科学。正是带着这个理念,郑永飞在学好指定课程的基础上选修了原子核物理、量子化学和统计力学等有关课程,试图从原子层次进一步理解同位素地质学。这些为他日后到德国留学并继续在这个方向深造奠定了知识基础,他也在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继续学习同位素地球化学和化学地球动力学,致力于促进地球化学定量数据与地质学定性解释之间的交叉融合,取得了一系列学术成就。
虽然身在国外,但郑永飞的内心深处始终渴望早日学成归来、报效祖国。他在决定回国工作前写道:“岁增惟益壮,秋至当还家。浇得东园树,来年也作花。”1993年秋天,郑永飞结束七年的国外求学科研生涯,毅然回国。
 
仆仆科研
 
回国后,郑永飞来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地球和空间科学系任教。工作条件与国外相比天壤之别,郑永飞却是毫无怨言,脚踏实地,自己动手、自行设计,带领自己的团队共同拼搏,在科研的艰苦道路上如纤夫负重风尘仆仆,留下一串坚实的脚印——
1994年获中国矿物岩石地球化学学会“侯德封奖”,入选首批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获得首批“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被科大破格提升为教授。
1995年被批准为博士研究生导师,并荣获中国地质学会第五届“金锤奖”和“优秀留学回国人员”称号。
1996年,由郑永飞担任主任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稳定同位素地球化学实验室”正式成立,并形成了一支以他为核心的12位年轻科研人员组成的高水平科研集体。这年4月,郑永飞重返德国,参加第六届国际地球化学进展会议,展示了他归国后的最新研究成果,赢得国际同行的高度赞誉,并接到合作研究的请求。他还协助安徽省科协、团省委等召开了安徽省第二届“兴皖之光”青年学术交流会和“安徽省首届青年科技发展论坛”,为推动安徽省的科学技术交流发展做出贡献。这一年,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检查组对郑永飞承担的计划项目综合评估、认真检查后,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同年,他还获得了第五届中国科协“中国青年科技奖”。
“科学研究需要创新,更需要积累,要有十年磨一剑的耐力。”郑永飞说,科研工作者一旦急功近利,就很难做出大成果、成就大事业。上世纪80年代初,有人提出用矿物结晶化学原理计算硅酸矿物之间的氧同位素分馏系数,但计算结果与实验数据和野外观察相比存在较大偏差。郑永飞十多年来紧紧盯住这个领域,不断探索,修正前人方法。“矿物氧同位素分馏系数的理论计算和实验测定”最终获得2004年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所发表的26篇论文已经被SCI刊物论文他引900多次,为给地球“量体温”、“作解剖”作出贡献。1997年美国出版的《地球化学原理》教科书中,有7页的篇幅专门用来详细介绍这一理论计算的原理、方法、公式和图表。
1997年,郑永飞被任命为中国科大地球和空间科学系主任。面对崭新的行政岗位,他全面投入,努力适应,积极推动本系教学和科研改革,认真组织教师开展科研,同时对自己的科研工作也毫不放松,真正做到行政科研工作两不误。他的同事戏称他为“三七”教授——早晨7点多上班,晚上差不多7点才下班,一周工作7天。郑永飞的“百人计划”项目也于当年结题,对提高我国地球科学的研究水平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
1998年获得第四届“中国青年科学家奖”。
2004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排名第一)。
2005年当选美国矿物学会会士。
2008年获得“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和“长江学者成就奖”。
2009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2011年当选为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
多年的辛勤努力,多年的奔波劳碌,多年的拼搏奋斗,终于成就了“来年也作花”的美好愿望,郑永飞成了中国科学园地中耀眼的奇葩。
郑永飞常说,科学研究就要始终站在国际学术发展的最前沿。上个世纪末,大陆板块深俯冲研究成为国际地学研究的前沿和热点。郑永飞敏锐洞察到学科发展方向,及时开展了中国大别-苏鲁造山带超高压变质岩研究。他首次从地球化学角度论证了大陆板块俯冲-超高压变质-折返上冲的整个过程,表现为“快进、快出”并在地幔深部“居留短暂”,将之形象地比喻成“油炸冰淇淋”。这个“油炸冰淇淋”模型在当时只是推测,属于科学假说。要使科学假说上升成为科学理论,必须经过科学验证和时间检验。从此,他开始了长达十年的艰苦理论探索与技术攻坚。郑永飞不断学习新的理论知识和分析方法,努力加强不同学科之间的交叉融合,认真推敲不同渠道获得的第一手资料。他把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倾注在自己的科研工作上。除了出差在外,他几乎每天都“泡”在实验室里,设计实验、分析数据、阅读文献。正如鲁迅先生所言,他“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有时为了灵光一闪的想法,常连续十几个小时泡在实验室里寻求佐证。经过十年的潜心研究和实验,他定量验证了 “油炸冰淇淋”假说。这项成果得到国内外科学界的高度评价,所发表的48篇论文已经被SCI刊物论文他引1800多次。
 
谆谆育人
 
郑永飞认为:“教书育人是教授的天职,一个称职的教授至少要给本科生或研究生上一门课。”自从回国到科大工作后,无论科研和行政事务多么繁忙,他始终坚持在教书育人第一线,为本科生和研究生讲授“同位素地球化学”、“地球化学进展”、“化学地球动力学”和“矿床地球化学”等多门课程,并为博士生开设“化学地球动力学高级讲座”和“同位素地球化学高级讲座”。由他主编、科学出版社出版的科研教学参考书《稳定同位素地球化学》和《化学地球动力学》,均被教育部地球科学教学指导委员会推荐为全国研究生教学参考教材。
郑永飞非常重视拓展学生的国际化视野,在培养学生学会从事科学研究的同时,注意启发他们的创新意识,让他们及时了解国内外同领域研究动态,密切关注国际科学前沿最近进展。通过这些活动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增强他们取得高水平研究成果的信心。在他的积极支持下,他实验室里几乎每个研究生都参加过国内外学术会议并做口头报告或壁报展讲,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研究成果。
在日常教学和科研活动中,郑永飞对学生的学位论文从选题到阅读文献、实验设计、结果分析、论文写作,每个环节都与学生一起讨论。对每个学生的投稿论文,他总是反复推敲,不放过任何一个瑕疵,哪怕文章的字体、行距、图标中的各种标识或一个小小的标点符号等细节,都不会轻易放过。为此,一篇学生的投稿论文往往要经他前后做十几乃至几十遍的修改。“要学生阅读的文献我先阅读,要学生理解的文献我先理解,要学生学会的方法我先学会。如果他们有抄袭行为,第一个知道的就是我。”郑永飞反复告诫学生,学术上的粗制滥造、抄袭剽窃、弄虚作假,都是绝对要不得的。
在素以严谨著称的德国学习工作了七年的郑永飞,对所带的学生要求非常严格,既重育才,更重育人。在日益浮躁的学术环境中,他以身作则,坚持将学术道德和学风建设贯穿在日常科研教学活动之中。他认为导师是研究生从事科研活动的第一榜样,并将其作为自己指导研究生做人、做学问的基本出发点。在研究生培养过程中,从指导研究阅读专业文献,到带领研究生进行野外地质考察,设计室内地球化学分析项目,直至研究生对自己获得第一手资料的总结和解释,他都一丝不苟,严谨认真,不允许半点马虎。他带的博士生满怀崇敬之情说:“郑老师治学态度严谨,对学生要求非常严格。对我们写的论文,他总是逐字逐句地修改,不放过任何一个不妥之处,哪怕只是个小小的标点符号。”
所谓严师出高徒,郑永飞带出来的研究生、博士生们有不少已成为栋梁之材。在他培养的博士毕业生中,有1人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2人获得“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奖”, 2人获得“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提名奖”,3人获得“中国科学院优秀博士论文奖”。郑永飞2004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成果的其余获奖人都是他培养的研究生。可说是桃李芬芳满天下,教泽绵长遍九州。
郑永飞说,“回国前的想法非常简单,只是想申请国家科学基金,能有十几万、几十万的经费就可以开展工作了。当得到的资助强度达到百万级的时候,我的想法是这回可以做一些更大的事情,做在国际上有影响的事情了。”郑永飞的观念在发生变化,设定的目标更高了。他回顾说,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学习、跟踪和模仿是在大学本科和硕士生阶段完成的,独立的工作能力的培养和学术思想的形成是在德国攻读博士期间逐步实现的,而提出比较完善的学科体系和重大创新课题并且付诸实现,则是从百人计划和杰青阶段开始的,这也是我们国家经济实力达到一个新的台阶对科研投入增加的体现。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