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慕“地质之光”——访地质学家陈衍景教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1-07-15浏览次数:156

 
 
 
 
追慕“地质之光”
——访地质学家陈衍景教授
李 慧/文
 
 
 
 
 
1980年,在山东菏泽一中,一个刚参加完高考的青年在学校的组织下看了一场电影,并由此决定了他的人生轨迹。
这个青年叫陈衍景,这部电影是《李四光》。
于是,18岁的陈衍景在自己的高考第一志愿上填写了南京大学地质学系,因为他的音乐老师,也是他班主任的夫人,告诉他,南京大学是原中央大学,其地质学在国内是最好的。凭着这个机缘,陈衍景从此成为了一名地质人:在南京大学地球科学系先后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后来又先后师从我国地学泰斗欧阳自远教授和涂光炽教授,在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和北京大学地质学系做博士后。1995年,陈衍景留任北京大学地质学系副教授,1998年被遴选为教育部优秀跨世纪人才,2004年获得杰出青年科学基金,2006年被聘为北京大学教授和国家973项目首席科学家。
2001年12月至2002年11月,陈衍景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做访问学者;2003年起被聘为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百人计划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同时兼任中国区域协会自然资源专业委员会主任、Journal of Geochemical Exploration副主编和英文版地球化学等6种杂志编委。
这条地质研究之路,陈衍景走得从未懈怠,兴味十足。
早在撰写本科毕业论文时,陈衍景已经开始运用“地体构造”的概念来解决实际问题,而这一理论是几个月前刚刚提出的。
正是由于具备这样的学术敏感性,陈衍景潜心于地质学的前沿研究,努力开采着这片未知区域,寻找真正能够有所建树的地学“富矿”。通过研究,陈衍景发现:我国秦岭地区的矿床成因从时间、空间等各个因素来考虑,只能用地体或大陆碰撞成矿理论来解释,而国内学界在这方面鲜有涉及,国外的研究成果又与自己的观点相左。在自己的研究和调研基础上,他认定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这也让他颇为兴奋——他终于找到了地质学的“无人区”。
1990年,陈衍景博士毕业,他的论文为他的“碰撞—成矿”观点建立了一套动力学模型。他的论文一发表,立即被《黄金科技信息》转载,被河南地矿局总工程师罗铭玖等在其1991年编写的《河南金矿床概论》引用,并运用于指导实际找矿工作中,这给了陈衍景以莫大的鼓舞,他更加认定自己所从事的这一领域是地质学的一个“富矿”,决定要在这片领域里纵横驰骋,实现他的科研梦想。
科学而实用的成矿模式是找矿的关键,也始终是矿床学研究的主题和难题。
陈衍景瞄准学科发展前沿,结合我国找矿勘查的需求,持续研究“碰撞—成矿”20多年,成功建立了“碰撞成矿理论”,该理论的核心内容之一是碰撞造山成岩成矿流体作用(简记为CMF)模式。
为确保理论的科学性、先进性、系统性和持久生命力,陈衍景教授带领100多名科研人员先后投入研究,从区域成矿规律、典型矿床、区域成矿条件(含地层、构造、岩浆岩)和高温高压实验等多个角度证明自身理论,并获得了一些重要的原创性成果: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为人类的实践活动服务是科学研究的主要目标。CMF模式为我国广袤的碰撞造山带地区的找矿勘查提供了科学理论依据,且预测结果易于查验,可操作性强。
CMF模式用于成矿预测,直接推动了夏馆银金铅矿田、熊耳山金银铅锌钼矿田、东沟超大型钼矿的发现和勘查。CMF模式还被用于中国最大金矿(阳山)、中国最大铜矿(驱龙)以及冈底斯成矿带的找矿预测和勘查。
此外,陈衍景教授的研究也得到了专家和同行的高度评价和认可,他所提出的“O型地体有利于金矿化”被核工业地质局时任总工黄世杰先生作为1989年国际金矿会议的6个“突出进展”之一介绍,被河南有色地勘局两任总工程师王志光、崔亳等评价为“陈衍景最早注意到华熊地块与嵩箕地块的差异”,该认识被作为创新性成矿理论广泛引用。该成果作为胡受奚教授领导的“华北地台周边地体构造及其与金等矿产区域成矿关系”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1995年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奖二等奖(陈衍景排名第3)。关于东秦岭主要岩石建造金丰度研究结果不但否定了前人金矿集中区金丰度高的传统观点,而且被德国学者Yang和Blum作为判断其在湘西地区同类研究结果可靠与否的依据;被河南原地质调查一队总工程师郭抗衡评价为:“陈衍景根据1982年后获得的3300件高精度金分析数据,通过严格的计算处理,确定了主要岩石建造的金丰度”。该成果作为“华北地台南缘及东缘金矿地质背景和成矿规律”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1999年获得教育部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而最重要的是,CMF模式不但被广泛用于我国不同大陆碰撞造山带的地质和成矿研究、成矿预测和找矿评价,而且被Kreuzer等用于解释澳大利亚金矿床成矿规律;初步的碰撞-成矿理论框架被我国一些973项目和支撑计划项目作为立项依据和重要研究内容;2009年CMF模式被Springer出版社出版的由国际矿床学权威Pirajno编写的热液矿床教材《Hydrothermal Processes and Mineral Systems》引用长达23页,并称为“Chen’s CMF model”,实现了100年来国外矿床教材无中国人所建成矿模型的突破,显示了CMF模式的成熟性及其对学科发展的重要促进和完善;而该模式在找矿实践中的成功应用更彰显该模式的重大实践价值。
此外,该部分的阶段性成果曾于1993年作为涂光炽院士领导的“中国金矿主要类型、成矿模式和找矿方向”项目的一部分,获得国家黄金管理局科技进步奖一等奖;2009年获得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
30年的地质之路,陈衍景一路走来,艰辛而又漫长,那支撑他的原动力是什么?
在陈衍景眼里,从事科研工作的动力应该来自于两个方面,首先是国家和社会的实际需求,科学研究要能解决现实存在的问题;其次要对所从事的专业有发自内心的热爱。陈衍景的碰撞成矿理论是他自身的科研兴趣所在,更是我国矿产勘察实践的迫切需求——我国陆区面积的70%以上经历了大陆碰撞,碰撞造山带丰富而宏伟,地质找矿勘查工作总体实施于碰撞造山带,需要碰撞体制的成矿理论指导。
陈衍景说自己十分幸运,能够先后得到胡受奚、欧阳自远、涂光炽、冯钟燕等学界泰斗的言传身教,在学术规范和品德上、在研究的方向方法上都得到了很好的训练,而导师的行为方式也直接影响到自己如何指导学生。
陈衍景关心时事,具有强烈的正义感,对于学术腐败深感痛心。在他眼中,从事科学研究工作并有所创见,这是一个科研工作者的本分,也是自身价值的真正体现。这种发自内心的价值感会支撑他去走一条前人未曾走过的路,一条曾经照耀在他心头多年的地质学之路。
(原载2010年第6期《科技创新与品牌》,本刊略有修改)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