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义无反顾——追寻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严高鸿的生命足迹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1-07-16浏览次数:208

 
 
 
 
就这样义无反顾
——追寻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严高鸿的生命足迹
李大伟 王玉山/文
 
 
 
 
严高鸿离去的那一刻,在场的人谁也未曾料到——
仅仅几分钟前,他刚刚就新闻工作与党的意识形态建设使命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可就在人们思考、议论他的发言时,靠在椅背上的严高鸿却静静地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
2010年12月18日,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博士生导师、学报主编严高鸿参加博士论文开题报告会时,猝发心脏病,倒在了他挚爱一生的岗位上。
这一天,是他早已约好到医院体检的日子……
义无反顾地背负起学者的时代使命,以共产党员的忠诚捍卫着马克思主义的尊严与活力。
“如果按计划去体检,高鸿咋会……”72岁的毕文波把严高鸿的头紧紧地抱在胸前,泪如雨下。
同为哲学教授,两人知己般的交情全院皆知。许多人眼里晦涩枯燥的哲学和理论问题,两人聊起来却如孩童般快乐。毕文波的老伴记得:“多年来,两人在书房里一坐就是大半夜,常常为一个问题,争得不可开交。”
毕文波说,严高鸿像个战士一样,不断出征。
上世纪80年代初,哲学界掀起了一场关于哲学基本问题的争论。严高鸿以《哲学中两条路线的斗争与哲学基本问题的第二方面》等两篇文章,凭借充分的说理,修正了一些知名学者对于经典原著的误读。
这场普通人看来风轻云淡的笔墨争锋,在哲学家那里,却是含糊不得的是非之辩,事关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纯洁性。
当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跌入低谷时,严高鸿和同事们在全国高校率先开设“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课程,推出“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历史的必然选择”等系列讲座。
当滥用资源和破坏环境之风愈演愈烈时,严高鸿于1989年8月在理论界权威期刊《哲学研究》上推出《论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兼评传统的地理环境理论》一文,促使人们重新审视自然环境与人类社会的关系。他的论述引起强烈反响,被一些学者称为“严高鸿命题”。
海湾战争后几场局部战争相继爆发,其全新的战争观念和作战样式在中国军事理论界引发了一场持续的“头脑风暴”:当代战争的思维模式是什么?如何抢占未来战争中的思维高地?……
毕文波找来严高鸿:“我们是穿军装的哲学工作者,不深入研究军事思维学说不过去!”
严高鸿立即从熟悉的哲学基础理论研究转向陌生的军事哲学和军事思维学领域,投身到一场持续16年的战斗。
16年里,两人的《军事思维学前沿问题研究》一书获得“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和第一届“军事科学版精品名著奖”,最新版本的《当代军事哲学》出版发行……
16年里,他们开设了《军事思维学》《当代军事战略思维研究》等课程,以军事哲学、军事思维学为专业方向培养博士生,一批善于从思维方式和方法论层面思考战争的新型军事人才脱颖而出……
新世纪之初,凭着哲学家的睿智和军人的敏感,严高鸿又把目光投向研究国家意识形态安全与执政党意识形态建设上。一本20万字、尚未来得及课题结项的《执政党意识形态建设》书稿,是他去世前向党和人民交出的最后一份答卷……
义无反顾地坚守着理论和思想阵地,以播火者的情怀护卫着思想世界的一片净土
整理导师遗物时,科研部副部长朱东来含泪打开严高鸿的办公室:墙边,堆放着一摞摞密密麻麻修改过的稿件,一张张发黄的纸页泛着岁月的光泽;桌上,最新一期学报大样上,一行行夺目的红字如火般燃烧……
在学报主编的岗位上,严高鸿倾尽了13年心血:在全国9000多家期刊中,他把这份军队院校刊物,一步步办成了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全国中文核心期刊、军事学核心期刊、CSSCI来源期刊,并获得第三届国家期刊奖提名奖、首届解放军期刊奖、蝉联“全国高校三十佳社科期刊”……
当“**功”邪教和伪科学沉渣泛起,严高鸿毅然在学报开设“坚持唯物论、反对伪科学”专栏,约请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撰写的《共产党人必须是无神论者》首篇专稿,一石激起千层浪。
当党的创新理论发展步步推进,严高鸿在学报接连开辟“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大力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等栏目,组稿900多篇进行集中阐述。
“忠诚党的创新理论的模范教员”方永刚生前不止一次说,在传播党的创新理论道路上,严高鸿给了他巨大的勇气和信心。
2000年,方永刚给学报投来第一篇稿件。尽管文章稍显稚嫩,但严高鸿觉得这个年轻人是棵“苗子”,多次主动打电话提出修改意见。
年复一年,方永刚成了学报的固定作者之一。
2007年2月1日,就在身患重病的方永刚转到北京治疗的同一天,他的文章《推进中国先进军事文化发展的战略地位》在学报刊发。
“不错一个观点,不错一个字,不错一个标点”——严高鸿制订的“三不错”标准,名扬学院。每期学报25万字,128个页码,他逐字逐句坚持审阅3遍;出版前,还要请6名不同专业的专家担任刊物第一读者,提出修改意见……
严高鸿的笔筒里,一把长40厘米、两面满是划痕的塑料尺子毫不起眼地斜插着。
长年握笔写作,严高鸿的手指肌肉严重劳损,必须用无名指和中指夹住笔管。校对时怕看花眼,他就用尺子一行一行地压着看……渐渐地,那把曾经崭新锃亮的尺子被磨得没了刻度。
朱东来流着泪说,尺子上怎么没有刻度?那上面,分明刻画着一个播火者用生命诠释的人生历程!
义无反顾地扎根三尺讲台,以崇高的师范书写出一个大写的“人”字。
满头白发的胡福明教授泪水横溢,特意来看学生最后一眼。
1974年,严高鸿进入南京大学政治系哲学专业学习时,胡福明是他的老师。4年后,当胡福明等人撰写的那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轰动华夏之际,毕业不久的严高鸿同时接到南京军区机关和筹建中的南京政治学校两份调令。
他选择了三尺讲台。
送行会上,严高鸿发自肺腑地说:“经过‘文革’浩劫,国家更需要知识的滋养。教书育人,这个工作有意义,也更有价值!”
一茬茬学子,印象最深的,是严老师的“严”。
1996年,正在读硕士的一位学生满怀信心地拿来一篇文章,却被严高鸿泼了冷水:“选题有新意,但华而不实……继续改!”
这一改,就是7年。
2003年,这篇关于高技术战争中思维方式的论文,在权威的《中国军事科学》发表,引起巨大反响,并被总部有关军事变革的报告中引用。
一茬茬学子,难以忘怀的,还有严老师的“爱”。
几年前,年轻教员袁周经济上遇到困难,一筹莫展时,经济上并不宽裕的严高鸿毫不犹豫地拿出一万元钱,塞到他手里……
军事思维学教研室主任陶军当年和妻子两地分居,再加上没有房子,心情一度很郁闷。严高鸿请他吃饭,陶军醉了,严高鸿就一步一挪地把他背回宿舍……
从教31年,严高鸿先后开设13门课程,门门都是精品课;每年授课超过250课时,堂堂受欢迎;指导培养的15名硕士、23名博士和博士后,个个品学兼优;先后荣获军队院校育才奖金奖、第二届军队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奖……
2008年,作为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员群体先进事迹报告团成员,严高鸿在电视上发言的那一幕,人们记忆犹新:“当学生们像蒲公英一样坚定顽强地走上各个岗位,像向日葵一样永远朝着太阳的方向,那一刻,你会觉得当个老师真幸福!”
 
(本文原载新华网)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