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我们的会长周伯埙老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1-01-23浏览次数:133

 
 
 
 
忆我们的会长周伯埙老师
萧信生/文
 
金陵大学南京校友会是1985年在省委统战部的提示下请戴安邦教授出面组建的,戴老当时就选定周先生作为他的副手,协助他进行各种筹建工作。1999年戴老辞世,周先生接过会长重担,至去年年底周先生辞世,整整25年,他一直在这个岗位上为校友们勤奋地工作。
25年来金大南京校友会在戴老和周先生的领导下圆满实现了联系海内外广大校友,增进校友情谊,宣扬金大优良传统和办学经验几项宗旨。
金陵大学没有校友总会,各地校友会都是独立建会,由于南京校友会挂靠南京大学,其校址又是母校所在地,因此我们组织的重大纪念活动和编写的书籍,在校园内矗立的校长铜像和“金陵苑”碑,在南农大建立的金陵研究院和裕光楼都是与我们全体校友有关的,所以我们主办的三次大型的校庆纪念活动——100、110及120周年,海内外各地都有校友参加,1988年的100周年时到会有800位校友。
1991年戴老要我来校友会工作,从此就一直在戴老和周先生身边做具体工作,周先生领导校友会工作的时间是最长的,对推动校友会的工作和业绩都作出了重要贡献,周先生一贯以极大的热情和精力,投在校友会工作上,他遵照戴老的遗愿,广泛与各地校友联系,热诚接待海内外校友,沟通各方面意见及消除误解,为加强校友之间的联系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周先生对我们干事会布置工作,从来都不是指令性的,而是商议的口吻并且反复了解工作的可能性及困难,当我们向他请示工作或要求他出面做什么事时,他总是毫不推诿。令我记忆犹新和感动的是2008年为纪念母校120年时,校友会编撰的纪念文集,请他在书内扉页上题辞,尽管他病痛缠身,虚弱无力,但他仍然满足了编者的要求。
周先生中学是在南京金陵大学附属中学读的,他比戴老小20岁,他对金中和金大的历史非常熟悉和了解。当年由他承上启下来接替校友会会长的重担是最合适不过的,抗日战争期间他在四川读完金大,留学回国后回到南京母校工作。周先生在生前最后几年,特别在住院期间,多次请辞会长一职,我常常向他转达理事会的意见,大家一致认为周先生的工作和作用是无人可替代的,周先生在担任我们会长的同时,还一直兼任金陵中学校友会名誉会长,常常出席金陵中学校友会的有关活动。
周先生是我的老师,在金大因为不是一个系,我没有选读他的课,抗战胜利金大附中在南京复校,我读高三时周先生临时教过我们一段音乐课。(周先生会弹琴也会唱歌)。1952年高校院系调整我们都在南大工作,也没有工作联系,但在近20年我在校友会周先生身边做具体工作,耳濡目染,深受周先生的许多教诲,特别是周先生言行中所体现出的母校深情和金大精神,尤为感人。在周先生九十高龄辞世即将一年之际,再一次表达我对周先生的深深思念。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