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大钟——金陵大学大钟略考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1-01-23浏览次数:168

 
 
 
 
走近大钟——金陵大学大钟略考
谢金才/文
 
久闻南大校史博物馆有一个大钟。据称,金陵大学建校之初,大钟就架设在校门旁,是指挥学生上下课所用。
5月,本人有幸目睹大钟尊容。然而,心中却是五味俱全,好象有一股力量驱使我去刨根问底。兴奋——迈入展厅,瞩望右前方正是久仰的大钟;惋惜——近观大钟,已是残身断臂;惊喜——有所发现,钟上铭文尚可辨认;遗憾——铭文不全,门形框左侧已断缺;疑问——损坏原因,大钟背后还有什么故事……
校史馆胡、陈二位老师都曾就读于金陵中学,得知我是金中老校友,遂热情接待了我。胡菁羚老师根据我的询问,帮我打电话了解,又打开电脑在校园网站搜索,结果未能如愿,涉及大钟的文字记载甚少。我只好重返展厅,仔细观察和记录了大钟的每一个细节,幸而又有了新的发现。顿时,我觉得大钟上的一排字母真的有点面熟。可不是,一年多来,我在博客上所使用的图标(大钟截图),不正是与此是同一品牌的大钟吗?于是,凭着前年考察金陵中学大钟的轻舟熟路,我顺藤摸瓜,上网搜索,又进行了一番考证,并将结果及时向博物馆老师作了反馈。为供大家分享,亦作抛砖引玉,现特将收获整理如下:
 
 
该大钟的本体为青铜铸造,口径584毫米(23英寸);沿口至上有一道长约450毫米的裂缝;大钟门形框(摆动轭)为铸钢件,上部和右侧有凸起的铭文“MENEELY”和“N.Y.”;右耳轴(直径约20毫米)一段已明显被撞弯;大钟本体与门形框有螺栓相连,其余部分(如:支架、铛锤等)均已缺失。
 
 
 
根据大钟之解码——铭文“MENEELY”得知:该大钟叫梅尼利大钟,是美国梅尼利贝尔公司铸造。
根据其他梅尼利大钟的图片和早年广告单,以及铸造铭文的惯例,可以推断:在门形框已缺失的左侧,与右侧“N.Y.”对应位置还有铭文“TROY”,合起来就是厂址,即:纽约(州)特洛伊(城)。
根据对该大钟裂缝的细致观察,沿缝有约40个精心排列的钻孔,再参见自由钟等破钟图片,上面处理过的印记如出一辙。经对比分析,可以推断:大钟上的裂缝并非是人为破坏而切割的痕迹,乃是出现裂纹后进行过挽救处理的综合印记。
由于或材质、或铸造、或冷却等缺陷,或敲击不当等原因,大钟会产生裂纹(钟声变沙哑)。为防止裂纹因应力集中而延伸,继而大钟彻底报废,人们就在裂纹顶端先钻上稍大一点的孔,以圆弧分散应力,然后在裂纹沿线钻上若干个小孔,并切割出适当缝隙,以消减沙哑声。这是一种简便的处理方法。
根据梅尼利家族档案记载,在美国诸多大钟公司中,梅尼利贝尔公司是一个起步早(1826年),关闭晚(1952年)的家族式企业。在126年中,其共铸就大钟(铃铛)约65000个,销售到全美和世界各地。其中著名的有:纽约大都会人寿保险大楼(当年世界第一高楼,212米)的大钟、美国西点军校的大钟等等,还有象征美国独立自由精神的费城自由钟的复制大钟等等;在林肯、约翰逊总统的就职典礼上,敲响的是梅尼利大钟;在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和约翰·肯尼迪总统的葬礼上,分别敲响的也是梅尼利大钟。
根据来自成都的报道,华西协和大学的钟楼上也是梅尼利大钟。其保存十分完好,且至今仍在使用。上面一侧的铭文是:
“MENEELY BELL CO TROY .N.Y. U.S.A. A.D.1924(梅尼利贝尔公司特洛伊纽约美国公元1924年);另一侧的铭文是:“A GIFT FROM J.ACKERMAN COLES AB A.M M, D LL, D IN MEMORY OF CHIRIST OUR ADVOCATE AND SAVIOUR.
GLORY TO GOD IN THE HIGHEST AND ON EARTY PEACE GOOD WILL TOWARD MEN”(此钟为……所赠。“为了纪念基督,我们的指引者和救世主。光荣属于至高无上的上帝和世界的和平。人类明天更美好。”)此铭文之多之美,堪称一绝。然而,按铸造年份排序,它算是金陵大学大钟的贤弟了。
 
 
 
同钟同曲。
过去,我们只知道,金陵大学与美国康奈尔大学是姊妹大学,自从1931年金陵大学的校歌(由胡小石填词)确定后,两所大学的校歌用的是19世纪美国诗人H.S.Thompson所作之曲;但不曾知道两所大学的大钟用的也同是梅尼利大钟,此乃最新发现。据悉,康奈尔大学的麦格劳钟楼高约52.7米,建于1891年,置于塔顶的巨钟能容纳下好几个人。此钟应该是19世纪末梅尼利大钟的一个大哥大吧。如果说,金陵大学建校之初“在美国纽约州教育局备案”、“本校毕业生今日所得之外国学位,实系过渡办法”、“当属无奈之举”,那么,当年就“并和康奈尔大学结为姊妹大学”,则应该说是一种缘分啊!
 
主日崇拜
 
金陵大学是美国基督教美以美会(卫斯理会)在中国创办的一所大学。“教会大学史是中国近代教育史不可缺少的重要篇章,它们为中国高等教育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此外,教会学校还有一个特点:按惯例,《圣经》是必修课,要求师生作礼拜是个校规,建有小礼拜堂几乎也是千篇一律。金陵大学的大钟是架设在校门旁的,而近在咫尺就是小礼拜堂(俗称小礼堂)。所以,大钟又是小礼堂的配套设施。然而,这一场面是所有教会学校在建校初期不可缺少的:每逢礼拜天,连续一响的钟声响起,师生们纷纷走进小礼堂;届时,连续两响的钟声响起,主日崇拜正式开始,小礼堂内不时传出由管风琴或钢琴伴奏的《赞美诗》歌声……
我特意找到小礼堂。这是一幢建于1916年的老建筑,精致典雅,尤以中式庙宇风格而耐人寻味。其东面有一个牌坊式的钟亭,当中架设着复制的大钟,不时有毕业生穿着学位服在此摄影留念。在钟的背面,门形框上复制的铭文很清晰,但上部的“MENEELY”开头字母误铸为“W”。这一个字母之差,可能正是以往未能解读大钟,以及未能知晓和补上左侧铭文的主要原因吧。
 
慧眼识宝
 
这个梅尼利大钟是怎么伤残的,又是怎么保存下来的,应该说是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我曾经问到南大一位老师,他说:听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在“狂热”中,一些人砸坏了这个大钟,还准备当作废铜烂铁,当作“四旧”物品送去回炉的。当时,有识之士冒着受政治迫害的危险,硬是悄悄地把大钟埋藏到地下,才得以保存下来。后来,成立校史馆,征集文物,大钟重见天日,被珍藏在校史馆二楼的展厅内。
我询问过,也求助过,试图深入了解和证实上述情况,但未有进展。我想:要是能找到知情人,能知道和找到慧眼识宝并勇敢保护大钟的人,真实地记录下保护大钟的故事,那该是多好啊!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