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书立说数十年 功勋湖北章开沅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0-10-11浏览次数:199

 
 
著书立说数十年 功勋湖北章开沅
李涛/文
 
 
章开沅,中国历史学家。浙江吴兴(今湖州市)人。1926年7月8日生于芜湖。1946年10月入南京金陵大学历史系,后于该校肄业。1948年12月赴中原解放区,在中原大学政治研究室当研究生。1949年7月随校南下武汉,在教育学院历史系任教员。1951年 9月入华中大学(即今华中师范大学),在历史系先后任教员、讲师、副教授、教授等职。1985年8月—1991年3月曾任华中师范大学校长。
2009年,为纪念新中国60华诞,湖北多家媒体共同评选出感动荆楚的100位功勋人物,包括了早期中共领导人张太雷,抗日名将张自忠,国际主义战士苏联空军志愿队,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等许多名垂青史的人物。在这其中,还有一位金陵大学的校友,他就是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先生。评奖委员会为章先生写下了这样的颁奖词:
    追求真理,弃学参加革命;
    求史于实,一身著作等身;
    治史,世界喝彩;
    育人,桃李芬芳。
这几句话,也是对章先生几十年倾心治学、奉献社会最好的评价。
 
章开沅先生于1946年考入金陵大学历史学系,面对其时风起云涌的人民民主革命,章先生毅然加入革命的队伍,成为一名新式的知识分子。在新中国成立后,他一直将心血倾注在学术研究领域,取得世人瞩目的成就,逐渐成为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历史学家之一。他的学术人生,点缀一个又一个闪光的节点。
1964年,章先生在研究太平天国历史时,对于李秀成投降曾国藩一事产生了与主流观点不同看法。时人多认为李秀成的投降是对太平天国的背叛,而章先生则以实事求是的原则,认定李秀成是用假投降的方式,以争取曾国藩的庇护,从而分化曾国藩与满清王朝的关系,以保存太平军的力量,等待东山再起。在当时的环境中,章先生的新论断招来了“大祸”——中宣部将其列为重点批判对象,剥夺讲课和发表文章的权利。其后,在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又成了华中师范大学全校师生批判斗争的重点。在受到批判的日子里,章先生并未灰心自弃,只是坚定信念,相信是非曲直,终有明辨之日。
1979年,章开沅发表了《辛亥革命史研究中的几个问题》,在全国率先提出了“解放思想、拨乱反正”、“重新探索辛亥革命是研究前进的方向与途径”的观点。在1981年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国际学术讨论会上,由他与林增平主编的《辛亥革命史》成为此次盛会最引人注目的成果。它作为世界上第一部研究辛亥革命的通史性、综论性的大型专著,受到国内外史学界的赞誉。国际辛亥革命史研究的中心从此回到了武汉——辛亥革命的首义之地。
1988年,章先生赴美参加学术交流,在耶鲁大学图书馆里竟意外发现他的恩师——金陵大学贝德士教授的大量文献。这多达1162卷的材料,存放了半个世纪,却很少有人问津,只有章先生视其为至宝。三年后,他又专程前往耶鲁大学,用了整整8个月的时光通读文献。在这些文献中,共有15卷记录的是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详实日记。鉴于这些材料的史料价值和社会意义,章先生放下正在研究的课题,把“贝士德文献”中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十五卷整理分类,悉心研究,撰写出《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见证》一书,轰动一时。
在谈到自己付出了大量心血从事南京大屠杀的研究的原因时,章先生说:“正如章太炎所言‘善亦俱进,恶亦俱进’,与千千万万善良的中国百姓一样,我,不想也不愿揭开历史伤疤,但在美丽的扶桑,还存在着另一种日本人,妄想为日本军国主义翻案,妄图一手掩尽天下人耳目。作为受害最深的中国公民,特别是近代史的学者,我不得不挺身而出,回击嚣张的挑战,捍卫历史的真实与尊严。”
1990年8月,章先生辞去华中师范大学校长职务,应邀赴国外讲学。留美国期间,他先后在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加州大学讲授中国近代史,指导外国学生,深受世界学子的喜爱。1994年,章先生婉谢各种邀请,回到睽隔已久的武汉,消息不胫而走,武汉各大媒体的记者纷至沓来,他笑对记者说:“已成闲云野鹤并非倦游思归”,并说: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正是怀着一种包容的胸襟,一种恬淡的智慧,章先生能够从容面对市场经济的汹涌浪潮,安于“冷板凳”。他曾经在文章里这样写道:“我们在发展各项科技事业的同时,更应该致力于培养能够运用科技为善的人,这就是既善于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又善于处理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人文社会科学学者应该而且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几多艰辛,就有几多收获。岁月记录着开沅校友不平凡的贡献——那就是他那些等身的著作。《辛亥革命史》、《张骞传稿》、《离异与回归——传统文化与近代文化关系》等著作,都被视为史学界的珍品。而作为一位老师,章先生自是桃李满天下。在他精心指导的近百名博士生和硕士生中,已有十余名学生担任了博士生导师。广东省十名杰出青年社会科学工作者中,章门学子独占其六。在《中国社会科学》、《历史研究》、《近代史研究》等权威学术刊物上,几乎每期都有章门学子的文章。在当代国内外研究中国近代史的青年学者中,许多人以不同方式受到过开沅校友的指导或影响。
章先生对学生的学术研究要求很严,但是他从不苛求学生们必须局限于自己的研究领域和学术观点,而是鼓励学生们根据自己的兴趣和特长,探索新的道路。他谆谆告诫青年学者们:史学应该保持自己独立的科学品格,史学家应该保持自己独立的学者人格,无论在政治压力还是金钱诱惑下,都不能忘记这个根本。他认为学术品格与学者的人格是结合在一起的。
多年来,章先生利用讲课、讲演、学术会议等机会,在美国,日本、台湾、香港等地,大力推动史学国际化的发展。章开沅先生胸怀坦荡,平易近人,对勤奋好学的青年学者,无门户之见,无国籍之分,他都热情相待,尽力指导。正如美国奥古斯坦那大学西门斯博士在授予开沅校友荣誉博士学位的隆重典礼上致词所说:
桃李满天下,文章鬼神惊;讲学广会友,寻道每怀情。
侃侃谈国事,谆谆励后生;男儿轻聚散,唯愿海河清。
 
(作者为金陵大学武汉校友会秘书长)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