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李海晨教授对我的教导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0-01-14浏览次数:169


缅怀李海晨教授对我的教导
过鑑懋/文
 

                                                    
    李海晨教授1909年生于江苏省江阴县华士镇,是我国著名的地图学家,九三学社成员,中国地理学会会员,南京大学地理系地图学专业的创建者,1987年退休,1999年病故。今年正值李教授100周年诞辰和逝世10周年,谨写此文以作纪念。
    1952年院系调整,我从浙江大学来到南京大学地理学系读二年级。来校前就知道李教授1936年8月至1937年7月受聘于浙大史地系担任助教,抗日胜利后特邀为浙大史地研究所的1946届研究生讲授地图学,1947年8月到1948年1月再度在浙大史地学系兼任教授,所以李教授也是浙大地理学系的校友。
    开学后,李教授为我班开设学年必修的“地图学”,每周6课时(其中:讲课2课时,课堂讨论或辅导1课时,实验或实习3课时)。当时没有教科书,上课时我们认认真真听讲和记笔记;不久,李教授把讲稿整理并油印成讲义发给我们作为教材。三年级时李教授给我班开设了“世界自然区域地理”,讲课内容突出重点、要点,使我们易懂、易学、易记。1954年暑假,我班同学分组进行生产实习,我所在的组于6月22日至8月2日到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当时设在南京)地图研究室参加黄河流域二十万分之一地形图的编制工作,因李教授从1950年起兼任该室研究员,与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多了,实习结束返校读四年级,系里决定毕业班学生要写毕业论文,我班成为解放后全校恢复写毕业论文的第一个班级,说来也巧,我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就是李海晨教授,他拟给我的题目是《大比例尺等高线地形图地貌读法及其举例》,同时给我开列了参考书目和论文提纲,举例图幅全部采用解放前陆地测量总局出版的五万分之一地形图,在写的过程中,我不断地向李教授请教,李教授把我写的内容详细地看过和推敲后,就用铅笔在论文旁润色或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并教导我把文章要写得通俗易懂,给人看后一目了然。
    1955年暑假我本科毕业,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任实习研究员,在经济地理研究室从事农业经济地图的研究工作。后经济地理研究室考虑到农业经济地图与地图研究室有密切的联系,对我作出应由经济地理研究室与地图研究室合作培养的决定,让我先到地图研究室学习编图原理与技术方法等约二年,指导老师以地图研究室为主,有幸的是仍是由李海晨教授任我的指导老师。他先指导我阅读并翻译1954年3月出版的《日本经济地图集》和1936年出版的《美国农业地图集》,并要我写了个介绍《日本经济地图集》和《美国农业地图集》的读图报告各一篇文章,在此基础上指导我写了《编制中国农业地图集的几点意见》(初稿)。我写的每篇文章,均得到了李教授的指导。与指导我写毕业论文一样,李教授还一再叮嘱我字句要通顺,题意一定要明确,这许多重要的指导,使我一直铭记在心上。
    1957年年底,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领导通知我下放当中学老师(改革开放后才知道,我被下放是因家庭出身和社会关系的原因)。我先去江苏省教育厅报到,接着在江苏教师进修学院参加教育方针与政策的短期培训。1958年初我向李教授告辞离开了南京,被重新分配到武进县夏溪中学当一名高中地理老师。在农村中学工作第一个元旦前,我写信向李教授拜年,不久接复信,邀我于1959年暑假赴宁帮带地理学系地图专业的首届同学到南京两浦地区进行野外制图实习的指导工作(教育部获准1957年在南京大学正式招地图专业学生,李教授担任地图教研室主任),并答应给我报销往返车旅费。因我在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时与同室的几位实习研究员在两浦地区做过一次制图实验,成果发表在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编辑、科学出版社1958年出版的《地理学资料》第三期上,居然得到李教授对我这样的器重,我就硬着头皮答应了邀请。他又来信告诉我带实习从7月16日起需要一个月,要我把熟悉的内容讲给同学听,使我尝试到指导大二同学制图实习工作的不易。带实习结束后,我把两浦地区的土地利用图重新进行了整理,后被收集在1962年出版的《江苏省地图集》内。此后,我有机会去南京,总是要登门拜访李教授,每次总能得到他赠送给我的著作,先后有《地理学常用单位》、《地图学》、《地形图读法》、《志题地图与地图集编制》等,供我学习之用。可惜我离开地理研究所后,把农业经济地图与地图专业的知识大部遗忘掉,辜负了李教授对我的热心培养。由于我有扎实的绘图基本功,所以后来我编制中学《常武地理》乡土教材中的政区图和《武进县教育志》中的全县中学与小学分布图均能得心应手地绘制。
    我与李海晨教授前后通信50多封,从中得到许多教益,在有的信中,他鼓励我做好中国地理教师,如:“你现在专教地理课很好,能使学生对地理课发生兴趣就好,使学生了解地理课不是死记山水物产名称,而是地面上各种自然现象和社会经济现象的了解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相互制约的关系的了解,与生产(尤其是农业生产)有密切关系”。又如:“地理学内容既有关于自然科学的,又有关于人文科学的,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不可能截然分开。自然地理的研究,经常要考虑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人文地理的研究必须以自然地理的研究为其必要的基础。地理学就是要研究各地区区域内各自然现象之间和自然现象与人文现象之间相互联系和相互制约的关系。做地理教师的就是要把这些相互关系讲解清楚,的确不是容易的事”。这些教导使我受益匪浅。
    李海晨教授在退休那年把平生有限的积蓄馈赠南京大学地理学系设立“地图学奖学金”。李教授1992年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95年12月初因尿血住进鼓楼医院,经膀胱镜和CT检查确诊为膀胱癌,住院十几天就出院回家服中药调整,怕住院多花国家的钱。得知李教授1999年12月2 日病故的消息,我即去信向家属慰问,不久得治丧委员会寄我“李海晨教授生平简介”与“沉痛悼念李海晨教授照片”作纪念,照片上联是:“学科先驱雅怀高致谦逊谨慎风范永存”,下联是“地学宗师桃李满天道德文章功成身去”,这是对李教授一生的真实写照。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