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创新 勇攀高峰——记中国少数民族天文学史研究的开辟者陈久金教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0-01-14浏览次数:189


探索创新  勇攀高峰
——记中国少数民族天文学史研究的开辟者陈久金教授
孙英杰/文

    陈久金,南京大学天文系毕业。原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科技史学会副理事、少数民族专业委员会主任。出版的著作有:《彝族天文学史》、《藏历的原理与实践》、《回回天文学史研究》和《中国少数民族天文历法》、《陈久金集》、《中朝日越四国历史纪年表》等。在中国古代天文学史、天文学家、天文起源和中国少数民族天文学史等方面有精深的研究。共发表论文约100余篇,出版专著约30余部,校点出版古籍约100余万字。1993年—1995年主持了十卷50册中国科技典籍通汇的编纂工作。参与了“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研究,在中国天文学史特别是中国少数民族天文学史领域有卓越的建树。

情系天文史  初探其奥妙

    1964年,陈久金先生从南京大学天文系毕业,分配到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从事天文学史的工作。从此,开始了对天文学史研究工作一生的追求和探索。已故席泽宗院士关于开展古代历法研究的提议,使他一头扎进历法史方面的研究,在研究中逐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72年,山东临沂县银雀山发掘出了西汉墓葬,其中二号墓出土了一份历谱。竹简整理小组找到了陈久金和陈美东先生(也是搞历法史研究的)。1973年长沙马王堆三号墓出土了帛书《五星占》,墓葬时代为公元前170年左右。于是他们将两者结合起来研究,形成了一组论文——《临沂出土汉古历初探》,《从元光历谱及马王堆帛书<五星占>的出土再探颛顼历的问题》、《从元光历谱及马王堆帛书<五星占>的出土试探我国古代的岁星纪年问题》,在此基础上,在台湾出版了《帛书及古典天文史料注析与研究》一书。他的研究工作在社会上得到了积极的肯定,许多历谱、工具书中都介绍并引用了其研究成果。当然,肯定的同时也引起了积极的争论,由此引发了后面一系列论文的出现。他说,科学研究中不同观点的争论是促进科学发展和繁荣的积极力量。

再三深考虑  选择新转向

    20世纪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初期,陈久金在一个全国性的研究组织天文学史整研小组工作,当时曾制定过一份全面开展中国古代天文各项研究的计划,其中包括少数民族天文历法的调查,出于对野外考察和社会调查的强烈兴趣,他选择了少数民族天文学史研究这个方向,几乎一直干到退休而始终没有放弃。已故著名数学史家和科学史家严敦杰先生曾经对他说:“你是搞历法史研究的,现在转向了,有些可惜。”他不这么认为,做出这个选择并不是随意或者好玩,而是有深刻考虑的。刘尧汉、严汝娴是一对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的教授夫妇,也是他从事彝族天文学史研究的合作伙伴。严汝娴教授曾经说过:“从事开创性的研究,要比沿着老的传统的研究方向和课题重要的多。开创性的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研究方向,取得了前人没有做过的研究上的重大突破,取得了新的重要结论或推翻了传统的看法,从而产生重大的影响。一切从事开创性研究的自然要冒风险,可能会失败。由于探索的东西都是新事物、新观点,所得结果有可能最终被否定。但这些都不足以否定开创性研究工作的价值。如果一个人作了十项开创性研究,所得结论即使七八项都被否定了,只要有二三项获得成功,也将对社会发生较大影响。”正是严教授的支持与肯定,更加坚定了陈久金选择开辟新的方向,走自己的路。

开辟新领域  攀登新高峰

    从1976年开始,陈久金走上了少数民族天文学史的研究道路,这是一项全新的研究工作。他曾经立下志愿,要对中国各民族的天文学史作系统深入的调查研究。期间虽略有穿插,但基本上是一个民族接一个民族搞下去的,开辟了中国天文学史研究的一个新领域,并取得了许多重要成果,已经大致形成一套中国少数民族天文学史研究系列丛书。包括唐山大地震时与中央民院张公瑾教授合作的长篇论文《傣历研究》,与中国社科院民研所刘尧汉教授合作出版的《彝族天文学史》,还有独自研究、与红河州民研所副所长师有福合作翻译的弥勒县彝族十月历文献《天文历法史》。
    1986年起,陈久金开始研究回回天文学史,先后在银川、兰州、西宁、西安、南京、乌鲁木齐、喀什等地区进行采访和调查,到1992年,写出《回回天文学史研究》,历时七个春秋。这是陈久金从事少数民族天文学史研究中最后一个较为深入的大型研究项目,是在陈久金稽古钩沉,多次访查民间之后探寻出的,也是他五十岁前后,研究工作较为成熟时期的作品,故杨怀中教授称其为“一生研究生涯中最精华的阶段贡献给回回科技文化的研究”。 《回回天文学史研究》一书,对回族天文学史作了全面系统深入的研究。
    在中国少数民族天文学史这个新的研究领域,陈久金一直是按既定方针进行的,先是一个民族一个民族地做,在完成对傣族、黎族、白族、蒙族、苗族、维吾尔族等的调查之后,又深入做了几个古代天文历法发达、资料较为丰富的少数民族的研究工作,先后发表了《彝族天文学史》、《藏历的原理和实践》、《回回天文学史研究》、《贵州少数民族天文学史研究》等专著,最后于20世纪90年代加以概括和总结,完成了中国少数民族科技史丛书《天文历法卷》和中国天文学史大系《中国少数民族天文学史》综合性著作(北京科普出版社2008年出版)。于此才基本划上了一个句号。

历经几十载  终得收硕果

    1996年开始,陈久金参与了轰动学术界的“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研究工作,承担了核心课题“西周金文历谱”,并完成了个人专著《西周王年研究及其推定》。这项研究曾获得“九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计划“优秀科研成果奖”,陈久金和其他三位科学家也获得了科技部的奖励。
    陈久金还主持了《中国古代科技典籍通汇》的编辑出版工作,从浩如烟海的古代文献中分门别类,搜集整理,发掘钩沉,先后出版了50册近5千万字的科技文献汇编,为后人研究中国古代科技和科技史提供了方便。
    在几十年的研究过程中,陈久金有了很多的体会和积累,并且在广西民族大学工作期间撰写了《科技史研究方法》的书稿,其中很多真知灼见,对于青年科学史工作者选题立项,找到研究课题和工作方向,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此外,陈久金做了大量天文学史方面的科学普及工作,而且影响更大,海峡两岸先后出版了《中国星占揭秘》、《帝王的星占》、《泄露天机》、《星象解码》、《中国天文大发现》、《中国古代的天文与历法》等多部科普著作。特别是《星象解码》,天文学家席泽宗院士还为他写了序,认为“这本书带给读者的还有更厚重的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独特的层面,这种集天文学和传统历史文化知识普及于一书的作品,对于读者自然是十分难得的一份宝贵精神财富,对于祖国传统文化和传统天文学的弘扬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工作。”
    年逾七旬,陈久金仍在刻苦学习,悉心研究。 朴实无华,品格高尚,于平凡中见伟大,平和中见真诚。在荆棘密布的攀登之旅,陈久金是辛勤而愉悦的,因为他在自己热爱的天文学史研究道路上翻山越岭,勇攀高峰。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