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荣哲学是哲学人的责任 丰富人生是哲学人的使命”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9-04-15浏览次数:132


“繁荣哲学是哲学人的责任 丰富人生是哲学人的使命”
——访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徐小跃教授
余  鹏

  

徐小跃,男,1958年6月20日生,安徽滁州市人。现任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主任,系学术委员会主任,兼任南京大学“儒学与基督教比较研究中心”主任,哲学学士,中国哲学硕士,

 

中国历史学博士,中国哲学、宗教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宗教学》教材)首席专家,南京大学中青年学术骨干,“哲学概论”首席教授,南京大学“名师”江苏省“名师”,南京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南京大学教学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哲学史与科学史学会副会长,江苏省周易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全国宗教学会理事,中国近代史学会副会长,老子道家文化研究会(国家一级学会)常务副会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美国哈佛大学高级访问学者。
  近年来共发表论文七十余篇,出版个人专著5部:《禅与老庄》、《罗教与<五部六册>揭秘》、《罗教与禅宗》、《禅林宝训释译》、《社会科学十万个为什么———宗教卷》,其中《禅与老庄》获“改革开放以来南京大学有重要影响的著作”奖;主持国家级、省级、校级科研项目多项。
  其主讲的《哲学概论》课程被评为国家精品课程,获南京大学教学名师称号,江苏省教学名师称号,连续三届获南京大学“我最喜爱的老师”称号,因而荣获南京大学教学“浦园恒星”奖杯。
  
  哲学,顾名思意,哲就是聪明的意思,学就是学问、学说或看法,所以,哲学的定义就是:哲学是人们对于一般世界观更新和更先进的看法。哲学也是人类历史上一门悠久的学科,希腊语拼写为“philo-sophia”,即“爱智慧”,它意味着对智慧的真诚热爱、忘我追求和批判性反省。
  哲学并不是一门只供在书斋中皓首穷经的学者们于字里行间研究探索的学问,徐小跃教授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哲学,每个社会有每个社会的哲学,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哲学,哲学和我们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人们对哲学的需求,不是冠以哲学名号的所谓哲学,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哲学交给我们的是一种在其他学科无法得到的智慧,是观察自然、社会、他人以及自身的最深刻的智慧,它培养人独特的价值取向和思维方式。哲学强调反思批判、超越变革,它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它关注社会和人生,它重视人的境界的提升,它关乎生命的升华。”
  
                                                                     一

  身为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徐小跃教授首先谈到了哲学系的发展情况。衡量一个学院的地位有以下几个标准:学科队伍的建设、专业的发展、人才的培养、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自从徐小跃教授任哲学系主任以来,南京大学哲学系在上述的各个领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南京大学哲学系现有师资人员40多人,从外面引进和留守的博士有20余人,科研和师资力量很强。系里完成的论著、论文在全校排名前列,今年又有2人的论文被评为全国优秀博士论文。2000年以来,南大哲学系通过学科间的优化组合、通力合作,承担了多项教学研究项目,包括南京大学“创建世界高水平大学985工程”一期学科重点项目“哲学与当代中国的发展”、“儒释道与宗教学综合研究”和“现代西方哲学思潮研究”以及多项教学研究项目,研究成果和学科建设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进展。在985工程二期建设中,南京大学哲学系主持的“当代资本主义研究中心”和“宗教与文化研究中心”入选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入选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带动了学科建设的整体发展。“可以说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了。”徐小跃教授说道。目前,在国内哲学学科的建设上,南京大学哲学系已经和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相关的学科建设和成果在国内也处在领先的位置。在《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对相关学科的评价中,南京大学哲学系在一直位列前三甲,2007年和2008年还占据着第一名的位置。
  不过最令徐小跃教授感到骄傲的,还是是哲学系在教学上的创新。徐小跃教授和哲学系的老师们在总结过去的教学经验的基础上,潜心研究,创立了全新的“四互”人才培养模式,即“思辨与经世互融、批判与继承互继、求真与求善互通、专学与通识互补”的哲学创新人才培养模式。这种培养模式下出来的学生,不仅有很强的思维能力,扎实的基础理论,而且适应能力特别突出。近年来,南大哲学系毕业生除推荐到全国各大重点高校免试就读研究生外,还有到企事业单位工作的。无论是其他高校,还是用人单位,都对哲学系培养出来的学生的基本素质和学习能力表示了很高的评价。究其原因,正是因为哲学系注重对学生思维能力和适应能力的培养,毕业生一旦熟悉了工作内容后,能够运用自己的高超的思维能力,进行创新思考,找到更合理更有效率的方式方法。“四互”教学模式也获得了南大教学特等奖,江苏省教学一等奖。
  
                                                                     二
  
  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历史中,绚烂夺目的中华文化是每一个华夏子孙永远引以为傲的。我们的民族曾经因为种种原因而在传统文化的传承上出现了一个时代的断层,而当现在我们开始追赶世界先进文明的脚步时,也需要重新认识传统文化的力量,为更好的理解我们所面对的机遇和挑战寻找一条新的道路。
  “文化最基础、最核心的部分是思想,而思想包含着两个方面,一个叫价值取向,一个叫思维方式。”徐小跃教授指出,中华文明源于对忧患意识的关注。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取向就是社会人生,先贤们在建立思想体系的时候,是“思以其道易天下”,思索着、思考着用他们的大道和思想观念去改变天下。《周易》中有一句名言,叫“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体现出中国的人文传统、人文精神的终极目标是为了完善社会、完善人生。用今天的话来说,它的价值取向就是“社会人生”。
  儒家谈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以及“格物致知正心诚意”都是指向社会和人生。道家谈“性命双修”,就是去修人的人性、人的自然之性和人的生命,而达到一种真人、天人、至人的境界,它还指向人生。佛家讲“法身慧命”,讲挖掘、呈现“佛性”,就是把人性最光辉的部分呈现出来。佛教上讲明心见性,心就是佛,佛就是心,这个“心”,这就是人的根性的存在。中国文化向来把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与自身(即灵与肉)的关系的平衡与和谐作为最高的追求目标。许多前辈学者,讲中华文明是一种强调和谐关系的偶性文明。现在我们讲的和谐社会、科学发展,它们的渊源是中国传统的和谐文明、偶性文明。这就是我们所讲的思维方式。
  传统文化如何与今日现实结合起来?徐小跃教授以“八荣八耻”与底线伦理的关系作了生动的解释。他说,中国人最讲耻感,而现代人最缺的也是耻感。“耻”这个字小篆是一个耳朵一个心。这就是说,人有判断是非的能力,说错了话,做错了事,得觉得耳朵发烧,觉得心跳加快或者难为情,这就是羞耻之感。子曰:知耻近乎勇。这个耻感实在是太重要了。中国古人用“国之四维”,比喻民族、国家的四根道德支柱。这四维一曰礼,二曰义,三曰廉,四曰耻。“一维绝则倾,二维绝则危,三维绝则覆,四维绝则灭”。“倾则可正也”,桌子有点倾斜呢你还能把它正过来,“危则可安也”,你危险的时候还能把它转危为安,“覆则可起也”,倒下了你还能把它扶起来,“灭则不可复错也”,就是说不知耻就会万劫不复。因此,传统文化对于今日中国的发展,具有不可限量的意义。
  
                                                                     三
  
  南京大学毕业的文科生,恐怕不会有人说自己不喜欢去听徐小跃教授的课的。以南京大学哲学系主任、博士生导师的身份,长期坚持并每个学期给本科生开课的,在国内的大学恐怕并不会多见。“南大的本科生们都十分优秀、勤奋、可爱,拥有很高的内在素养。我经常喜欢说讲,孟子说君子有三种快乐,第三种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面对这么优秀的学生们,你的责任感、你的爱心就会自然呈现。”徐小跃教授笑着说。正是因为如此,即便是徐小跃教授由于堵车而迟到一会,在教室等他前来上课的学生依旧会在他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如久旱逢甘霖一般,报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的到来。
  上过徐小跃开的哲学概论课的同学都强调小跃的“人格魅力”,可亲与可敬,这两个风格迥异,貌似很难调和的词汇,仿佛就是为徐小跃教授量身打造的。对于这样的评价,徐小跃教授也有自己的理解:“所谓人格,是要呈现人的最光辉、最良性的一面,此格味是真正的人具有的格味。人格需要恒常性,把最光辉的方面不变地呈现,就是人格美丽之所在。”无论何时何地,徐小跃教授都始终如一地把教学当作最重要的事情,终而赢得了学生们恒以冠之的感动。“徐老师上课总是深入浅出,从不故作高深,也并非照本宣科,而有一种大学问融会贯通后的厚积薄发。真正的大师应该就是这样的吧,不仅自己能够透彻地领悟智慧的奥妙,而且还能够像春雨润万物那样不露痕迹。”听过徐小跃教授课的一位同学这样感叹到。
  “学生们给予我的感动也很多,”徐小跃教授言道,“首先,500人的报告厅没有空位,本身在感官上就是极大的震撼。还有与学生的心灵交流,比如说学生能真诚地表达对这门课的喜爱,包括喜爱我这个人。有些体育生,也坚持来上我的课,让我印象特别深刻。”
  “南大的学生本应该就有一种内在的自豪感,遵从南京大学踏踏实实做学问的传统,‘嚼得菜根,做得大事’;在外则要谦虚、内敛,从个体的修养出发,加强责任感、使命感。”徐小跃教授说。
  时至今日,即使在已经毕业的学生中,也有很多人在网上或是自己的博客上留言,表示怀念徐小跃的课。徐小跃教授自己认为,要成为一个受欢迎的教师,首先必须有良好的学识素养。这是“硬件条件”。博学包括两方面,一是通,包括科研基础和知识结构;二是宽,教师要有自己的思想,不能成为教书匠。
  徐小跃还特别强调说,真正教学好的人,科研一定真正的好。教师有自己的观点,有自己的思考,那么即使是一条条的照本宣科,学生也会因为听到了新的观点、认为自己学到了东西而感到高兴,不会觉得厌倦。而没有自己的东西,只是一味地强调技巧,这种方法是不可能取得长期的好效果的。
  除了学术过硬,教师还必须有一颗热爱教学的心。徐教授说,所谓“经师易求,人师难得”,教师不仅要能传授学生知识,更要培育学生的德行,尽力帮他们走好人生之路,这样的教师才能真正的赢得学生的爱戴,同时,这也是社会对于教师真正的期望所在。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安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时隔三年,笔者依然很清楚地记得,当徐老师在大黑板上写下张载的“横渠四句”的时候,偌大的南京大学浦口校区2区109教室那雷鸣般的掌声:掌声不仅是在向中国先哲们智慧和抱负致敬,也是在向讲台上的循循善诱、亦师亦友的徐小跃教授致敬。

                                                                          (本文据张衍康2007年9月15日《江苏科技报》整理)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