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祭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9-04-15浏览次数:139


心祭
钦佩

  2008年3月2日夜22点04分,我的导师,百岁人瑞仲崇信教授停止了心跳。我匆匆赶到鼓楼医院重症监护室,来到仲先生的床前。先生安详地沉睡着,但嘴巴还张着,似乎还有话要讲。泪水一下子就模糊了我的眼睛。是啊,我昨天才从浙江最南端的海滨县城苍南赶回来,真想跟您说说在那儿看到的激动人心的场景呀!海边著名的龙港镇东塘又新围了7万多亩滩涂,当地渔政大队长指着围场内大片的互花米草告诉我:“都是它的功劳,促淤能力很强,抬升了滩面,为苍南新增了这么多土地资源。”要是往常,您听到后会很兴奋,会拉住我的手问这问那。可是今天,这许多话语只有从心底里默默地传送。
  龙港人对互花米草是很有感情的。他们十分称赞互花米草以柔克刚、保滩护岸的独特作用。他们尤其不会忘记1994年的夏季,17号台风在苍南登陆,百分之七十的沿海塘堤被毁,人员财产受损惨重。而龙港东塘有一段长15公里左右的海堤,堤外潮滩三年前种植了100米宽的互花米草,当时已发育成茂密的草滩,硬生生挡住了正面袭来的狂风恶浪,保障了身后的土堤安然无恙。
  这次,来到龙港是为选择互花米草新的试验点,温州科技局局长的代表小陈和龙港的朋友们非常热情地支持我们的工作,带我们在龙港和大渔湾考察了整整一个下午,晚间他们请我们吃的青蟹,就是生活在米草草滩中的。这只体长足有20公分、体宽15公分的大家伙味道非常鲜美。这只青蟹如此膏肥体壮,说明它取食的米草草滩十分有利于蟹类的生长。仲先生,我记得您曾经到浙江镇海也吃过青蟹,还发现那只蟹的体内有一截没有消化完的米草茎段呐!
  3月2日,这天早春的夜空与中国生态学界进行了一番信息交流:捎走了百岁人瑞的魂魄,留铸了仲崇信先生的精神风范。我注目在仲先生的额巅,白发苍苍,依然透射出智慧的光芒;渐渐地变成一片葱绿色,那是围垦的滩涂之外,新的草丛破土而出,生机勃发!若干年后,又一片互花米草草滩将形成。但愿我们新的试验将兴利除弊,让这一外来种在我国沿海滩涂更好地发挥其正面生态效应。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