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靓丽的风景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9-04-10浏览次数:127


最靓丽的风景
孙波

    问在南大学习或工作过人,南大最“靓丽的风景”是什么?答案可能不止一个。园林一样的校园,古木参天,平展的马路旁是四季交替的花卉;古老建筑与现代建筑相映成趣,这是一道最“靓丽的风景”;清早在校园散步,古老的雪松下,典雅的亭子里,或拥了围巾的帅小伙,或着了水红色连衣裙的俊姑娘,依栏晨读,书声琅琅,这是一道最“靓丽的风景”;两鬓染霜的院士或学富力强的长江学者,或执教于三尺讲坛,或与学子忙碌于弥漫着酒精味儿的实验室里,也是一道最“靓丽的风景”……
    而我,要说的,是南大周末的各种讲座,国内外学术大家、艺术家还有政治家来此与学子坦诚交流,这是南大一道最“靓丽的风景”。
    你看,美国前总统布什来了,法国前总统密特朗来了,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来了,李岚清来了;王蒙来了,金庸来了,余秋雨来了,张艺谋来了,白先勇来了,Amg Briggs Dissarayade(美国现代派钢琴演奏家)女士也来了……还有南大自己的著名教授和学者,他们有茅家琦、董健、周勋初、卞孝萱、……
    晚上六点半开始的讲座,六点钟礼堂就座无虚席,后来者只有站在四周,或席地而座。没有谁笑话谁。听完报告,提问的时候,才注意到,除了本校的学生,还有兄弟的院校的学生。南大是包容的,坐在台下的,都是学生。礼堂秩序井然,交流气氛和谐,不时有会心的微笑和热烈的掌声。
    李岚清曾当过副总理,谈的却是音乐、艺术与人生。李岚清说,申奥前夕,他到俄罗斯与莫斯科市市长卢日科夫接触,卢日科夫问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你会唱几段?”李岚清回答:“四段都会。”卢日科夫高兴地说:“现在莫斯科的艺术家也只会唱这首歌的两三段,我俩是世界上仅有的会唱四段的人!”友谊就这样结下了,申奥因此多了一些便利。他说:“我访问挪威时,在宴会上说自己喜欢格里格的音乐,挪威副总理十分欣喜,她告诉我,在挪威有两个人是不能骂的,一个是易卜生,一个是格里格。因为我提到了格里格,宴会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对第二天会谈的顺利进行也起到了积极作用。”
    李岚清还说,爱因斯坦拉小提琴,“量子论专家”普朗克弹钢琴,他们曾经同台演奏,在科学界被传为美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是音乐科班出身,年轻时在爵士乐队吹过萨克斯,因为赚不到钱改学商业经济,最终成为美国的“经济沙皇”;中国的第一首小提琴曲《行路难》是我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1910-1911年回国前夕,在巴黎创作的;……。他知道的真多,居然又从人脑左右半球的不同分工介绍起了音乐与人全面发展之间的内在联系……
    余秋雨那天来校作讲座,居然没有吃晚饭。从上海匆匆赶来,直接到科技馆报告厅。开始讲座非常守时,上台后他说,约我今晚作讲座的共有四批,我首选南大。他说:“我喜欢南大。”他没有带一字讲稿,右手插在西装口袋里,左手不时作个手势,非常休闲,但出语经典,没有重复,讲述生动,旁征博引,逻辑性非常强。他讲述了人文精神,讲到了大学生的社会责任。一个半小时的演讲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留出提问时间,结果一下子延迟到快九点。然后是艺术中心主任康尔走上台说,余秋雨先生还没有吃晚饭,今天就到这里吧。余秋雨这时脸上才露出歉意的微笑和疲倦的神色。而这时,掌声再一次响起,非常热烈。我当时在场,非常感动。
    聆听大师的教诲,人们获取的,不仅仅是知识,是人生感悟,还有大师们的社会责任感与人格魅力。南大人日常生活是紧张的,但周末是充实而愉快的。大师们的讲座,每个周末都有。据统计,近10年来,仅“人文艺术系列讲座”就有330多场,另外还有“部长论坛”,还有各种学术讲座。所以在南大读过书的人,是幸福的,在南大工作的人,是幸运的,因为他们的眼前,流淌着一道又一道“靓丽的风景”;从南大走向社会的人,他们也会成为一道道“靓丽的风景”,因为南大的口号是:“今日我以南大为荣,明日南大以我为荣!”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