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托起藏族男孩的“生命绿洲”——南大女生救助青海患病男孩尼尕的故事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8-10-23浏览次数:117


爱,托起藏族男孩的“生命绿洲”
——南大女生救助青海患病男孩尼尕的故事
 李玮 罗 静

  近日,一项意在帮助西部失学儿童的扶助计划正在我校团委紧锣密鼓地酝酿之中。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计划的由来源自一个温暖感人的故事:
  六年前,生活在高原绿洲城市格尔木的藏族男孩不幸患上严重腿疾,无钱医治的后果不仅将使他终身卧床,更将毁灭一家人的所有希望。2006年7月,因为我校新闻传播学院2006届大四学生张瑞倩的到来,引发了一场用爱心托起尼尕“生命绿洲”的营救行动。
  今年,大年初一凌晨,张瑞倩在家中惊喜地接到尼尕的拜年电话:“老师,新年好!”当尼尕用有限的汉语向张老师报告他的腿已痊愈、重新返校上课的好消息后,张瑞倩那颗始终悬着的心才落到了实处……

尼尕的病情让她揪心

  2006年7月,在四年的大学生活即将结束时,张瑞倩参加了“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的选拔,毅然选择到青海省格尔木这座高原绿洲城市服务一年。
    虽然没有她预想中艰苦,但高原的烈日、风沙和戈壁这些中原看不到的景象还是让她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孤独与苍凉。初到格尔木,张瑞倩按专业分到当地电视台,最大程度地发挥了她的专长,也使初出校园的她得以快速了解当地社会、积累经验,开展她的志愿工作。
  在新闻采访中,张瑞倩了解到格尔木有一所生态移民学校——长江源民族学校明德小学,那里的学生全部来自唐古拉山与玉树曲麻莱牧区。为了响应国家保护三江源、退牧还草政策,这些藏族孩子跟随父母离开世代生活的草原和牛羊搬迁到格尔木市郊的戈壁滩上。在与他们的接触中,她发现孩子们生活环境的封闭以及长期以来教育资源的缺乏使他们很难跟上标准教材的进度。于是,经过与同在格尔木从事志愿服务的南大政治系毕业生夏广明共同努力,他们通过南大的社团在宁募捐了近两千本书籍,积极促成两地学校结成手拉手小学,并组织策划在格志愿者担任学校的课外辅导员的活动。她自己则在工作之余坚持到学校义务代课,教他们英语基础、地理、美术,开设科学知识讲座,倾其所有知识储备帮助这些来自牧区的孩子开眼界,长见识。
  张瑞倩上了半个学期的课后,突然发现五年级的班里出现了一张新面孔,他就是12岁的藏族男孩尼尕,他和其他孩子一样,单纯聪明、求知欲旺盛,更有一双康巴人特有的大眼睛。每次当她站在凳子上出黑板报时,尼尕总会踮着脚为她举着粉笔盒,方便她随时取用。张瑞倩怕累着他,就让尼尕放下,但他不听,就这么高高地举着,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看着她。后来,张瑞倩注意到,尼尕走路有些跛。直到有一天,班主任扎西跟她说,尼尕又走不了路了。于是,张瑞倩在周末去移民村做助学调查时专程去了他家。经过扎西的翻译,她了解到:四年前,尼尕的右髋骨开始莫名其妙地疼痛,但是家里没钱去医院诊治,他逐渐习惯忍着疼痛一深一浅地走路。06年8月,尼尕走路时一只脚不小心陷进泥坑,往外拔腿的时候那条伤腿脱臼了。一个亲戚带他去医院拍X光片,医生说,可以治,但要到内地或者省城西宁去,手术费要两三万。于是,尼尕只能失望地回家。
  尼尕的爸爸在他一岁的时候去世,家里没有牛羊,他的妈妈靠替别人放牧养活着两个孩子和一个老人,政府退牧还草后,尼尕一家从曲麻莱草原搬到了格尔木的移民村,靠政府每月发放的500元津贴过日子,家里那时的积蓄总共只有600元,供尼尕上学是全家最大也是最实际的目标。那一笔高昂的手术费想都不敢想。阿妈从屋子里翻出格尔木一家医院的X光报告给她看,诊断结果为“右股骨头无菌性坏死”。张瑞倩沉默了。一位医生朋友告诉她,尼尕四年前的腿疾可能是恶劣的环境和营养不良造成的,后来的脱臼显然加重了病情。医生最后说“他还小,赶紧送医院,越快越好”。
  此时,到青海做志愿工作还不到半年的张瑞倩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与紧迫。“那样可爱的一个孩子,如果没有了腿,以后会怎样?”那个夜晚,住地无法上网的她只能来到网吧把满腹的忧伤写进自己的博客,她也陷入一股浓得化不开的郁闷中……

   
救助之路惊心动魄

  这个世界的的确确可能发生“奇迹”。那晚,张瑞倩在上海实习的一位同事打来电话问候,心情难以平复的她忍不住说出了孩子的情况和心中的想法,同事安慰她说一定会尽量想办法帮助这个孩子。同事的电话仿佛黑暗中的一粒火种,一下点燃了她内心拯救尼尕的信心与希望。当晚,她几乎给所有的同学和同事都发出短信,告诉尼尕急需手术费用的详情。第二天,同事打来电话说资金有希望了,上海也可以找到合适的医院来为孩子治病。原来,张瑞倩在上海实习的同事们听说后纷纷慷慨解囊。张瑞倩所要做的就是尽快安排尼尕去上海做手术。孩子的妈妈得知这个好消息后,激动地连连道谢,一句汉语都不会说的她还通过陪同老师的翻译告诉张瑞倩:“我们全家的最大愿望就是尼尕能够顺利上学,就算手术不成功,也要谢谢你们这些好心人!”
  在大家的积极运作下,救助行动顺利开展。为方便尼尕去上海治病,格尔木残联为孩子捐助了一台轮椅;在上海,国际儿童医学中心为这个来自西部的孩子一路绿灯,不仅以最快的速度让他办理入住、检查等手续,而且委派最好的儿科骨科医生和护士给予最好的照顾,血液中心也破例免去了手术所需的输血费用。
    但是好事多磨。刚到医院做完CT检查,尼尕便被初步诊断为“肿瘤”,这一结果无异于晴天霹雳,让张瑞倩一下子懵了,“感觉天要塌了下来”。在等待手术的整整一个星期里,张瑞倩承受着空前的心理压力,付出了她所能付出的所有体力,来来回回帮尼尕办理所需要的种种手续。这时,她才知道,帮助尼尕恢复健康不仅仅是筹集手术费的问题,带一对语言不通的藏族母子到外地做手术需要太多周全的考虑及成熟的运作。幸运的是,尽管困难重重,所有的朋友不遗余力地协助她,许多素不相识的好心人也在听说张瑞倩和尼尕的故事后深受感动,纷纷伸出援助之手。一位在上海师范大学读书的西藏男生无偿到医院帮助翻译康巴藏语,陪着她们在手术室外一等就是6个小时;格尔木的志愿者也纷纷帮助两地协调,来医院探望尼尕的人络绎不绝。最为幸运的是,医生终于查出了尼尕真正的病因,髋部的骨结核手术进行得非常成功。十天后,尼尕终于可以出院回家。
  就在离开医院去往火车站的40分钟里,老天又送给张瑞倩最后一次“紧急考验”。那是2007年1月1日,平时在上海提前半小时就能预定的120救护车当天只有一辆值班待命,不能送尼尕去火车站。张瑞倩的朋友急得在电话里与120值班人员争执起来。此时,离火车开车时间不足一小时,而尼尕始终只能平躺,怎么办?张瑞倩果断地决定另想办法。当她与其他人一起把尼尕抱上出租车后,在路途还算畅通的40分钟里,她一刻不敢耽误地用手机连拨了几十个电话,询问、联系火车站各相关机构四处借担架。当出租车开到火车站门口后,她又迅速进站****手续,终于顺利地将尼尕抬上担架,“坐”上了返家的列车。此前,张瑞倩已通过电话与格尔木那边联系并妥善安排了当地接站的一切事宜。
  回家后,尼尕康复得很快、很好,能够正常走路,并重返课堂。就在张瑞倩去年暑期结束志愿工作回宁之前,她又用剩余的捐款为尼尕买好足够量的药,用于康复期的继续治疗。如今,还在格尔木服务的夏广明仍会抽空去看望尼尕,给予照应,不时地带给张瑞倩这个孩子的新消息。
    目前,张瑞倩已在我校新闻传播学院攻读硕士学位,继续她的求学与人生之路。但她知道,在那个曾经挥洒过青春与热泪的高原上,有属于她的一份记忆、一份牵挂、一份希望。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