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天觉校友情系大西北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8-10-23浏览次数:171


左天觉校友情系大西北
佚名

左天觉,1917年生于湖北省云梦地区,1936—1944年攻读于金陵大学。他在回忆中说:“??在金陵大学的八年里(第一年在南京,接下来的七年在成都),塑造了我的性格并为我的专业职业作好了准备,我取得了学士和硕士学位,从事科研项目并履行我获得奖学金的职责。由于我领导多个学术和社会团体,在校园内遂以组织和领导能力著称。”
    他于1947年赴美深造,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长期在美国农业部贝尔茨维尔农业科学中心和烟草工作组从事烟草无害化的研究。1979年被卡特总统授予高级行政部门创始人员的殊荣,1983年被里根总统授予高级行政部门功勋人员,2005年获得终身成就奖。
    他是国际著名烟草专家,也为中国农业、烟草的发展献出热忱,而且积极为其他科技性国际工作服务,多次组织参与美国康乃尔大学与中国教育的合作,还热心为中国有关省市区的经济发展献计献策,担任了多个省(市)的经济、烟草顾问,经常被邀请到一些有关中国农业研究与教育、环境、农业可持续发展及政府的会议中作报告。
    他特别关注着中国大西部的开发建设。左天觉视野里的大西部非常辽阔,包括大西北、大西南,连同新疆、西藏在内,其中新疆占全中国面积1/6,西藏占1/8,加起来占全国近1/3的面积,资源及潜力极大。他提出一个大胆的观点,发展大西部,应从西向东推进即以新疆为重点向东发展。关键是水要领先一步。
    他从1984年首次涉足新疆,共去了6次。他曾经非常自信而又乐观地对当时的自治区区委书记王恩茂说,“新疆是中国的加利福尼亚。如果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中国的希望就在新疆。新疆的潜力一旦开发利用,其重要性可能超过加州之于美国。美国的加州所以成为今天的加州,就是靠引水开发,不然南加州仍是一片沙漠。由于引水,生态环境改变,农业发展进而带动工商业,才有今天的繁荣,成为今天的美国第一大州。”
    左天觉认为新疆的条件比加利福尼亚好,有水之处就有草有树有绿洲有人家,地下更有油、气、煤、金属及地下水等无穷宝物等待开发。他认为北疆的水量比南疆充分,但大多流失出境,失去利用价值。南疆水分配不均,利用条件不够,以致有“春旱、夏洪、秋闲、冬流”不合理现象。所以说新疆缺水,等于“拿金饭碗讨饭。”
    左天觉每说一个问题都喜欢用数字说话,极具科学家的严谨求实的态度。他说,以北疆的额齐斯河、伊犁河而言,只要急速实行筑水库、水坝,一年可蓄水120亿至140亿立方米,可以开发至少400万亩耕地,至少可养活100万人。
    1999年和2000年,时任新疆自治区区委书记王乐泉又特别安排左天觉去南疆,了解水的问题。左天觉认为南疆水量有884亿立方米,比黄河还多,地下水可循环使用。
    2000年5月,在访问了南疆的阿克苏、和田、喀什,看了许多水利工程,也听了许多工程计划后,左天觉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叫乌鲁瓦齐的水坝,是昆仑山下第一坝。1995年开工,预计2000年7月可发电1.97亿瓦,库容为3.27亿立方米,可改进和开垦180万亩耕地,工程场面极为壮观。左天觉曾经参观过气势恢宏的长江三峡大坝建设,他说,在工程上,乌鲁瓦齐水坝与三峡坝比是小巫见大巫,但就农业、生态和重要性而言,乌鲁瓦齐坝毫不逊色,或者说有过之无不及。
    2000年,左天觉在南疆和田附近看了吾宗开发区,当地利用地下水卓有成效。那天适逢农民乔迁新居,左天觉躬逢其盛。每户分了20至25亩地,新耕地第一年种苜蓿作绿肥,第二年粗放耕种,第三年就可生产作物。看到农民们喜气洋洋的表情,左天觉身受其染,与他们一起享受丰收的喜悦。
    左天觉说只要水的问题可以到位,南北疆的潜力可养活一亿人口,大大缓解东部和全国的人口压力,而且可以带动东部、中部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新疆的煤、油丰富,可以考虑当地发电,加上水力发电,远程供应东、中部,解决能源问题,也可增强新疆的经济地位。
    左天觉只去过西藏两次,但感情并不亚于任何省区。西藏水资源非常丰富。特别是“雅鲁藏布江的‘大拐弯’在排和、墨脱两地之间,只有39公里,而落差达2350米。估算以上落差,发电量为三峡大坝的两倍。”他的观点是,以水发电,以电输水。“如果用雅鲁藏布江20%的水输到青海黄河上游,既不影响当地及下游用水,还可以解决全国缺水问题。若是联用四大河的水,即雅鲁藏布江、金沙江、怒江、澜沧江,则整个大西北黄河水源问题可迎刃而解。”

(本文摘录自《左天觉传略》第五章部分内容)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