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苑青葱岁月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8-10-23浏览次数:141


浦苑青葱岁月
孙莹莹

  过了这么多年,我仍然清晰的记得刚到浦口时的场景。
  不知是否因为考上南大太过激动,我竟然在开学报到的前一天把脚烫伤了,然后成为全系最后一个到达学校的人。虽然那天下午我一瘸一拐的踏进浦口校区大门的时候,迎新活动已然接近尾声,我还是能够感受到师兄师姐们扑面而来的热情:“同学你怎么才来啊??怎么受伤啦??给你们拍张照吧??”记忆中那天的天气是随着我的心情而飘忽不定的,中午时天空还布满乌云,可是黄昏时分太阳却露出了红润的脸庞,温暖而贴心。放眼望去,连布满了枯荷败叶的明湖也显得如此亲切,令初次离家的我有种莫名的欣慰和感动。
  记得朋友和我逛校园的时候说过,这儿可真安静,是个读书的好地方啊。早上被一群不知名的鸟儿唤醒,洗漱之后去浦苑喝一碗豆浆,去六食堂买上一块钱的蛋夹馍,该上课去上课,该自习去自习。周末就去泡图书馆,简易的浦平不知去了多少次。尤其是下雨的时候,图书馆常常人满为患。大概雨打莲蓬的声音让人觉得静谧,在雨声中拂去书籍上的灰尘,在流连书架时细细感受时光的脚步,实在是人生莫大的享受。
  闷得无聊的时候我会邀上几个同道一起逛校园,去龙王山上踏青,躺在名人园的山坡上晒太阳——连路边的野草都认识我们了。某一次上课的时候,老师看着窗外的夕阳突然诗兴大发,于是十几个人的小课堂便换到了室外的小山坡上。夕阳西下,微风袭来之时,师友们坐而论道,指点江山,那一刻,只差了青梅煮酒,剑吐长虹。这种以天为庐、以地为席的豪迈,让人不时收获天地古今与我同在的狂想,试问此时此刻,人生能有几回?
  大四的时候,我们终于可以搬到鼓楼了。大家兴奋的想象着江那边的“花花世界”,只是当真离开浦口校区,还是有着眷念和不舍吧。
  如今,我离开浦口已有三年。不知怎么,无论高兴还是失意的时候,突然之间总有一股冲动想回去看看,听说浦园教超已经搬了家,六食堂也变了,思源图书馆应该很美吧?在灯火通明的城市夜晚,听着各式车轮声呼啸而过,我总是静静怀念,怀念与浦口有关的那些景物、那些人、那些事。
  谨以此文怀念我们在浦口的青葱岁月。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