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钟沛璋校友一二事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5-10-11浏览次数:262

少年立理想  求索伴终生
――记钟沛璋校友一二事

     钟沛璋,浙江镇海人。1924年出生于上海,1943年就读于南京中央大学,抗战胜利后转入上海交通大学,攻读化学工程,1946年毕业离校。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参加爱国学生运动,曾创办过广播电台、主编《青年知识》半月刊,并创办《学生报》。上海解放后曾任华东《青年报》总编辑、北京《中国青年报》副总编辑兼团中央研究室主任、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局长、新华社香港分社高级研究员、新闻出版署特邀顾问、《中国大百科全书》新闻卷主编、《当代中国丛书》新闻卷主编、《民主与法制》杂志总编辑、中国卓越出版公司总经理、《东方》杂志社长兼总编辑等职。

意气风发一青年


    钟沛璋成长在国难当头的年代,发生在上海的“一?二八”和“八?一三”,经历日本侵略者两次侵略中国,军民浴血抵抗,这是他人生的第一课。因此,他从小就具有强烈的救亡意识,小学毕业那一年他就读了《西行漫记》,知道了延安,向往抗日军政大学,向往共产党。14岁参加了上海地下党的外围组织“学生救亡协会”,15岁就由吴庆德(即吴学谦)介绍参加了共产党,担任了他所在学校的支部书记,后来又担任中学学区委员,领导中学的党组织。
    1943年进了中央大学后,他根据党组织的要求联络大中学生,开展抗日活动。抗战胜利后,他积极参与组织全市大中学生和国民党政府的“甄审”(把沦陷区学生列为“伪学生”,进行所谓甄审)进行了有力的斗争,取得了胜利。国民党被迫承认南京学生的学历,钟沛璋和江泽民等工学院学生转学进了交通大学。
    在上海,他负责党的宣传工作,创办了《学生报》,主编《青年知识》半月刊,还创办了由共产党直接领导的广播电台。钟沛璋在这时认识了比他小4岁的妻子陈敏。陈在电信局做话务员,也是15岁就参加了共产党。钟办电台,地下党把陈敏调来任播音员,从那时算起,他俩相知相伴近60年。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钟沛璋主持创办了全国第一份《青年报》,担任总编辑,发行量达到30多万份。他的成绩很快引起团中央的注意,***把他调到北京,担任《中国青年报》副总编,主持编辑部。与此同时,担任为***起草文件的重任,成为团中央的“大笔杆子”。

新闻政革一尖兵


    经过被错划为“右派”和文化大革命中被下放到干校改造的艰难岁月,“文革”结束后钟沛璋回京后没有工作,他自己找事干,先是到朝阳小区党校讲《毛选》,又到中国社科院编《民国史》。1978年底团中央要召开团代会,又把钟调去起草工作报告,团代会结束,他回到了中国青年报社,仍任副总编。
    1983年,钟沛璋已经58岁,被调到中共中央宣传部新闻局任局长。从15岁就办报,到退休前夕主管全国新闻事业,退休后又自己办杂志刊物,钟可谓做了一辈子的新闻工作。
    80年代,正是改革开放的春天,但旧的观念仍然束缚着中国的新闻界。针对这一情况,钟沛璋上任后就提出了一连串问题:应该怎样看待媒体对社会上方方面面做出的批评?怎样看待新闻媒介发生的不同声音?媒体的功能是什么?是否只是做党的宣传工具?怎样看待各种媒体的自主权?新闻改革的目标是什么?在提出这些问题的同时,他向新闻界提出了变单向流动为双向流动,既要上情下达,也要下情上达;变单功能为多功能,至少包括发布新闻、宣传思想观点、反映民心民意、传播知识、提供娱乐和商业广告六大功能;变指令性为服务性;变灌输方式为交流方式等等新闻改革的观点与措施。他的主张在全国新闻界引起了广泛的反响。
    可惜,钟在新闻局当了4年局长,转瞬已到离任年龄。离任后,他被派去香港新华社担任高级研究员,还兼任新闻出版署特邀顾问。
    壮志未酬,钟沛璋没有闲着。他应“一二?九”运动的老前辈、东方文化研究会会长韩天石同志之请,主持创办了一本以弘扬东方文化,提高民族素质为宗旨的高品位的杂志《东方》。钟沛璋和陈敏夫妇挑起了这副重担。他们喜欢姑母陈学昭的名言:“工作着是美丽的”。钟自己说:我们这些人,不会享清福,生来是劳碌命,精神文明是世界性的,12亿人民没有强大的思想凝聚力,很难不走弯路。应该自觉地担负起天下兴亡的责任。在《东方》杂志社,钟沛璋当了4年社长。
    在钟沛璋夫妇的艰苦奋斗下,《东方》杂志创刊后日益受到社会的重视,发行量猛增,读者有相见恨晚之感。
    如今,钟沛璋同志已经80岁,但他仍然热衷于新闻理论研究,关注政治改革。他的一生,显示了他自我描述的“少年立理想,求索伴终生”的光辉,他为追求理想、为中国的前途,奋斗了一生,立德立功立言,做出了平凡而伟大的贡献。他不愧为一名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实践家,是中央大学的一位杰出校友。(赵玉麟)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