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园月色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5-01-07浏览次数:979


浦园月色

    月夜多诗、多幻、亦多梦。才有了太白邀月,东坡吟月,嫦娥奔月,貂蝉拜月……有了朱自清的《荷塘月色》。七月正望,当对着浦园明湖那一池娉娉婷婷,风姿绰约的荷花时,竟萌生了摄一张“荷塘月色”的雅兴,既可体会朱先生美文之意境,又可领略浦园月夜之曼妙。
    夜空是难得的澄明,月色是少见的皎洁。漫步明湖边,但见周遭灯火通明,荷塘上花红叶绿,实在是难辨月色还是灯光,杂色中是万不可取景的。透过湖畔的柳丝望月,丝丝缕缕,自成剪影,映在宝蓝色的天幕上,极富韵致。退后一步,即可拍出一张“月上柳梢头”的快照,如果再找两人摆布个“人约黄昏后”,这样倒成就了一个富有诗意的古老命题。
    信步向校园深处寻去,喷池边矗立的“南大星”,那庞大的骨架怎么也抽象不出星的具象来,只有当明月冠顶时,才觉得赋予了它星的耀眼的特性。圆月倒映在水面上,明晃晃的,别有生趣,上下之间是惹人翩翩的遐思。范仲淹是极富想象力的,没亲临洞庭,居然赋兴《岳阳楼记》,毕竟是大家。其中“静影沉壁”估计是潭底沉月的印象,用在这里倒是十分贴切的。此时袖底生风,口中能述的是沈三白的“月到波心,俗虑尘怀,爽然顿失”。倘若这池中诚然是琼浆玉液,再斗酒百诗,自然有了“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快意。
    沿着餐厅旁的台阶登小山,有亭翼然,明月正落檐角,构成极奇妙的几何图形,清虚缥渺间,不知是天上宫阙,还是人间楼宇。太白诗云“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凤仪亭貂蝉拜月想来正是此时此景,于无人处,告白内心是很符合人物心理的。女人的情总那么痴,为中兴汉室,真难为她“碧海青天夜夜心”了。要说这仅是想象的话,那么电影《清宫秘史》确有这么个镜头,珍妃在月下祷告,手拈线香一柱,袅袅娜娜那一缕青烟早柔绕指间。告白即唱词,因为是金嗓子周璇演的,声音和月亮一样金亮“月圆花好正良霄,对着苍天我把心事祝告……”夜空传此清音,无异天籁。
    身影下,老伴正对镜取景,这辈子真苦了她,于我如影随形,相濡以沫,还有我那无法侍奉身畔的母亲,值此风清月白,怀惴心香一瓣,对天祝告,还是那句千古老话“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沿着草坡又踅回明湖,此时,尽管夜色已浓,但灯火显得更明,灯光映衬在天幕上,衍射出道道虹霓,就连山坡上天文观察塔的穹顶也被笼罩在一片红晕之中。想他们从市区迁至郊外,本想图个“星汉灿烂,若在其里”,却不然,“任是深山更深处,也应无计避灯耀”。
    无奈中,悻悻然只得先回屋歇息。
    路灯不知何时熄灭的,恍惚中如同梦中游走,深深浅浅,踩着两脚夜露,来到湖畔。月已西斜,但月圆如初,洒下一片清辉,把个池塘辉映得一片银白,那一池莲荷恰似洗尽铅华的丽人,更出落得清纯可人。清风习习,荷叶随风轻摆,?O?O?@?@,仿佛情侣间的喁喁私语。荷花全不见白日里的娇艳,含羞半阖中倒是嫣润得很。今年荷季真盛,莲荷密密匝匝铺满了明湖,照例香远益清,应是很易感觉到的,是白天浊气太重还是久而不闻其香??反正有了“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它的香气也就被忽略了。其实花不在妍,而在其香,天底下才有了“兰桂齐芳”的盛赞。现在夜静更深,清幽袭人,方真正领略到了荷的清香,深嗅一口,清心润肺,在这天籁地华的清静世界里,更多了一份隐逸之气。 (邹林大  韦思聪)

 

 

南京大学校友会版权所有 苏ICP备10085945号